那些活跃度持久的新闻社都有哪些共同特点?

作者James Breiner
Nov 17, 2020 发表在 媒体创业
A mobile phone displays top news headlines

这项研究始于我们同事间开始讨论起对于优质媒体未来的担忧。 我们见证了一些传统新闻机构的失败,因为很多传统媒体不能有效地应对数字媒体带来的挑战。

这场讨论发生在两年前,纳瓦拉大学传播学院的每周一次咖啡会议上。 我们两人——我和梅迪纳·梅迪纳·拉韦隆(Mercedes Medina Laveron),决定挑战来自我们的同事——大学校长阿方索·桑切斯·塔贝内罗(Alfonso Sanchez Tabernero)的这种对于优质媒体未来的担忧。 我们想看看我们是否可以找到针对该行业的一些解决方案以及富有前景的道路。

如同很多发生在大学里的讨论那样,我们的成果也发表成了一篇论文。

我们三人最终从四个地区(西欧,东欧,美国和拉丁美洲)确定了20个一直保持高质量产出的新闻机构作为案例。 我们检查了他们的业务模型的要素,以判断是否能从他们身上看到希望的前方。

我们的研究结论可以点此详查。这份结论包含了这20个新闻媒体组织状况的详细图表。为此,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所有这些组织大致都展示了五个共同要素。

[查看更多:如何在全球疫情中保持媒体界活力]

(1)独立性和公信力

案例中所有新闻机构都认为自己独立于当代政治权利和商业权力以外。并且他们时常将这样的独立性与信誉和可信度的联系在一起。他们的新闻价值正是基于这种独立性、独立性带来的高度差异化内容以及对公共服务的明确承诺。

这些新闻机构均以高要求的新闻透明度来支持信誉:机构的所有者、投资者、股东、捐赠者或保荐人等信息均是公开透明的。 大多数新闻机构都详细公布财务状况,包括具体收入和支出。 在编辑人员、业务和技术职能方面也都公开提供相对应的高管和员工资料。 

在这20家新闻机构中,有14家都认为问责新闻或调查新闻是他们所关注的重要内容。这些新闻机构经常描述他们如何收集调查报告信息,以及如何决定呈现信息的方式等资料。

(2) 关注用户

所有案例中的20家新闻机构都认为满足用户需求与解决用户问题是工作重心,其次才是广告商与赞助商,有些机构甚至不在意广告收入——在我们的案例中,有一半的新闻机构都不接受广告投放。

他们专注于为用户创造价值,使得用户们愿意为数字订阅付费。而且案例中一半左右的新闻机构都拥有各种类型的付费平台。因此价值至关重要,因为人们不会为无关信息付费。

[查看更多:COVID-19在津巴布韦新闻间内引发数字化革命]

(3) 数字化优先

所有常具高活跃度的新闻机构都已经迎接了数字化的力量,接受其与传统媒体的区别。 他们使用超链接将用户连接到原始源文档以提供更多信息和原文语境。 他们大多以多媒体的方式讲故事,通过用户偏好的新闻种类和信息渠道,使工作工作变得更社交化和共享化。

(4) 创始人大多为资深记者

常具高活跃度的新闻机构几乎都是由经验丰富的记者创立。这些资深记者通常来自传统媒体,利用自己多年工作经验、行业声誉和信誉,也就是他们的社会资本,去吸引投资者、贡献者和雇员。在我们案例中唯一一个例外是德国的《每日透视报》(Perspective-Daily of Germany),该报由两名科学家创立,专注于解困新闻学。

(5) 鼓励用户参与

用户愿意为数字订阅或会员资格付费,体现用户参与意愿高。 新闻机构鼓励读者与用户参与信息收集的过程—也就是信息众包。他们通过双向交流或与公众互动,来获取新闻建议和提升,并有能力进行集体调查。 

所有新闻机构都确保团队所有成员了解其对公司财务中的重要作用。在这 20家公司中,有7家是非营利组织,但13家是营利性商业模式机构。

本文的建议只是在很多新闻机构保持发展策略中可略带一提的五个关键点。这些关键点也符合我曾报道过的10种高质量新闻新范式


原文初刊于詹姆斯·布雷纳(James Breiner 博客,经本人许可转载于IJNet。 

詹姆斯是ICFJ前奈特新闻学人(ICFJ Knight Fellow),他在瓜达拉哈拉大学(University of Guadalajara发起数字新闻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Journalism )并担任指导。 他网站为“新闻企业家”(News Entrepreneurs )和“伊比利亚美洲企业家新闻学”(Periodismo Emprendedor en Iberoamérica)。 

主图通过Markus Spiske Unsplash达成知识共享版权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