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用纪录片关注全球环境问题

作者Sam Berkhead
Apr 10, 2016 发表在 专题

“我原本关注的并不是环境新闻,”摄影记者Larry C. Price在华盛顿特区“环境电影节(Environmental Film Festival)”的“全球环境报道”环节中称。

Price原本的职责是报道金矿开采问题,现在将注意力转向了金矿开采中,汞的使用代价——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他与制片人P.J. Tobia合作,为PBS NewsHour制作了一个短片,展示印尼小型金矿开采过程中汞对环境的破坏。

“我对金矿开采过程中汞的使用越来越感兴趣,”他说。“我曾4、5次前往亚洲进行报道,我吃惊的发现大量的儿童在这些重金属污染环境下生活,这些元素非常普遍而且有剧毒。”

“全球环境报道(Global Environmental Storytelling)”由普利策危机报道中心(Pulitzer Center on Crisis Reporting)共同组织,展示了3个在全球各地制作的短片。每个故事都通过一个共同点:通过强有力的人性角度来报道重要环境问题。

在“Pumped Dry: The Global Crisis of Vanishing Groundwater(抽干地下水:全球地下水消失危机)”报道中,记者Ian JamesSteve Elfers报道全球各地地下水位下降的危机。James曾经参与报道加利福利亚太阳沙漠的干旱问题,他通过展示全球地下水短缺的问题,将本地问题和全球性问题联系在一起。

“这个项目关注了全球多个农业集约化和含水层下降的地区,其中原因是什么,以及对人民生活有什么影响,”他说。

对于每个电影制片人而言,建立与人的信任感在报道这些问题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这对多媒体记者Sharron Lovell尤为如此,他的影片关注了中国庞大的南水北调工程。Lovell称,很多潜在的受访者因为害怕政府迫害,拒绝上镜和分享对项目的看法。

“我唯一能够提供的,是透明的告知报道的目的,由受访人决定是否交流,”她说。“有很多人不愿意和我交流,这非常遗憾。特别是在去年,在中国的报道变得更加苦难。律师不愿和我说话,NGO也不会和我交流。”

到最后,有人觉得他们需要勇敢的说出来,而不是害怕负面影响。

“当进行报道时,有人会告诉我‘我知道会因为采访惹麻烦,但是我需要说出来’,”她说。

在Price的报道中,找到受汞影响的社区所面临的挑战,和取得信任人们的信任一样困难,尤其是很多社区地处偏远地区。

“从很多方面来说,这可能是我做过的最难的报道之一,但是我知道自己能做的是深入社区、进行拍摄、制作出电影、并让人们信任我,”他说。“我看到当地人为报道受到关注而感到由衷高兴。”

点击这里观看纪录片。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Aa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