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人权侵犯事件报道建议

作者Senami Kojah
Feb 4, 2021 发表在 专题
Humans in crosswalk

疫情期间,人权侵犯事件在不断上升。尽管记者和研究人员在报道中记录了其中一些事件,例如有关言论自由侵权的这篇文章以及关于仇外心理攻击和歧视的报道,但由于在疫情报道的难度越来越大,因此有许多事件事实上并没有被揭露。

随着世界继续处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对抗之中,记者可以求助于已建立的工具和方法以帮助他们有效地报道侵犯权利和滥用权利的情况。

以下是一些报道建议:

抓住社交软件上的目击者

在疫情期间行动和旅行受到限制的情况下,记者可以利用社交媒体,消息收发应用程序和电话来收集目击者去支持其报道。

“由于在疫情期间,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社交媒体,人们倾向于更多地利用自己的个人空间,例如Twitter,Facebook和Instagram,分享发生在他们周围侵犯人权的故事。 ”尼日利亚大赦国际媒体经理伊萨·桑努西(Isa Sanusi)说道,她在那里报道侵权行为。 “因此,新闻记者应该在社交媒体上去搜索相关新闻。”

记者应关注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等组织的社交媒体页面和网站,这些组织在性暴力、虐待儿童和刑事司法等领域开展着工作,在他们的新闻中找到线索并确定新闻可信度、资料来源、角度和访谈主题。

[延伸阅读:尼日利亚新闻编辑室正在使用这些策略来打击媒体压制 ]

 

尼日利亚记者Fisayo Soyombo表示,出于健康安全原因,借助具备实名认证的目击者帐户,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社交接触是正确的做法。 Soyombo在Twitter上开始了一个受欢迎的主题标签系列#fisayoscovid19series,以聚焦尼日利亚在首次遭受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尼日利亚地区Twitter用户分享侵犯版权的新闻故事。 “重点应放在记录在案的违法证据上,而不是试图实际上举报该事件。 除非绝对必要,否则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采用非正常的方式来报道新闻。”

新闻工作者应监控社交媒体平台的故事,观察人们对侵犯人权行为的反应。记者可以与该帖子的作者联系以获取更多详细信息,并征得用户同意以使用他们的故事。 记者们所借鉴的帐户必须经过严格的验证,以免传播误导性信息。 我们可以使用例如TinEyeGoogle Images之类的工具来确认照片的合法性,这些工具可用于图片搜索和查看元数据。 我们还应该分析用户的个人资料,以确保他们过去没有共享虚假或有害信息的历史。

众包新闻(crowdsourcing)

考虑邀请公众为我们的新闻收集工作做出贡献。 例如,我们可以通过在线民意调查,向公众索要信息的呼唤和问卷调查。 

英国《卫报》(The Guardian)通过在文章中嵌入提问选项来跟踪读者感兴趣的主题。 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尼日利亚的《打孔报纸》(Punch Newspaper )会在文章结尾分享新闻亲历者的来源信息,特别是在故事正在破裂或继续发展的情况下。

CNN最近使用了尼日利亚莱基枪击事件(Lekki shootings)的众包视频片段,然后邀请专家对其进行了分析,以产生爆炸性新闻调查内容,证实了10月和平示威者被杀。

“我认为众包就是这样。互联网流量正在空前高涨,因此记者必须利用它。” “众包资源们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让公众有渠道去接触。” 举报人还可以使用诸如SecureDropWeTransfer之类的工具共享有关侵犯版权的技巧,通过它们共享大型视频文件。

[延伸阅读:野生动物走私调查新闻中如何使用地理制图工具 ?]

使用多媒体

强大的多媒体报告可以通过文本无法实现的方式,来揭示侵犯版权的情况。 图形,视频和音频素材可以增加所需的深度和上下文,以覆盖主管部门对侵犯人权行为的响应。 

Sanusi说,记者应该利用多媒体组件产生更大的影响。 “记者必须强调使用视听节目来强调侵犯人权行为。 我们必须学会以多媒体方式处理故事,这样才可以影响更多人。”

今天的观众已经在消化信息超载问题。 采用多媒体格式将有助于吸引观众,同时保持他们的注意力。 两个成功的例子为《纽约时报》报道的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和艾莫·阿伯里(Ahmaud Arbery)被谋杀的事件,这两个新闻事件报道均包含众包信息和录像。

关注弱势群体

在全球疫情这样的危机中,犯罪者可能会感到自己所犯的任何侵犯人权行为都会受到较少的关注。 记者应特别关注弱势群体,例如,在教养所中的孕妇,与老板隔离的家政工人以及在拘留所中的移民等。 

疫情期间的限制措施也可能意味着,那些生活在偏远社区互联网连接性较低的人们将很少获得信息。 人们去医院的频率正在降低,也不太可能向警察报告违规情况。 对于记者来说,建立替代性的联系方式非常重要,这样就可以逐步升级并适当记录在这些社区中未曾报道的问题。

Soyombo补充说,如果其他人看到新闻中有关侵犯人权的报道,他们也会发表自己所亲身经历的故事。 “如果有一则新闻报导了警察殴打平民,那么其他几名同样遭到殴打的人也可能会分享他们自身的看法和经历。”

注意安全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的非洲高级研究员乔纳森·罗森(Jonathan Rozen)表示,在疫情期间报道侵犯人权行为的任何记者,在身体,心理和数字方面均应保持安全。 

记者应该尽量不去进行物理性接触的报道。 对于记者来说,在进行任何任务之前评估自己的心理健康状况也很重要。 Rozen说:“如果记者们自己在心理不做好调整的话,我们就无法准确报道侵犯人权的情况,即使是针对记者的侵犯人权事件也是如此。”

在数字安全方面,CPJ建议在家工作的记者将其设备更新到最新的操作系统,以减少网络威胁。 我们应该使用安全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例如Signal),并考虑使用专用的工作设备。

某些国家的政府试图控制信息流,数字权利可能会进一步受到阻碍。 对于记者来说,重要的是要学习如何使用规避工具(例如NordVPNPsiphonTor)等在互联网关闭的情况下保持连接状态。


主图作者为Ryoji Iwata,经过Unsplash获得知识共享权

Senami Kojah是Saharareporters.com网站尼日利亚调查记者兼新闻编辑。 她也是2019年气候追踪器在线数据新闻(2019 Climate Tracker Online Data Journalism)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