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研究将探索针对女性记者的在线暴力

作者Julie Posetti
Sep 25, 2020 发表在 记者安全
Text on image reads: Take our global survey on online violence against women journalists

 

在新闻安全上现在有一个新的前线 – 女记者们处于风险的震中。女记者面对的数码、心理和人身安全威胁互相重叠、交汇和不可分。当它们交叉时,它们可以是可怕和致命的。

这些风险从在线骚扰攻击到性暴力威胁。越来越多的,也包括有数码隐私和安全侵犯,以及恶意信息招数。

这些相结合的威胁可以被称为“针对性别的在线暴力”。侵犯者从厌女的个人和组织化的恶霸,到官方默许、旨在削弱新闻自由的恶意信息传播者。

那就是国际记者中心(ICFJ)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合作进行一个关于针对女性记者在线暴力的发生与影响、以及有效抗击问题的举措的全球问卷调查的原因。这项问卷,本周启动,将会帮助我们理解2020年针对性别的在线暴力的发生。

能够描述和理解问题仅仅是第一步。要有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知道有哪些举措正在被尝试和实施,它们是否奏效,以及女性记者最为需要的是什么。

[Read more: Mental health tips and resources for journalists]

女记者如何经历在线暴力? 

在线暴力威胁全球的女记者,跨越各种平台和数码社群。从新闻网站到社交媒体频道,女性新闻工作者每天都会面对在线暴力,从工作到家庭,侵入她们的职业和私人领域。这些欺凌可能不断增加并感觉无休无止。这可以施加心理伤害,造成职业伤害,迫使女性离开新闻行业甚至造成人身暴力。

许多经历了这些攻击的女性使用人身战争之类相关词汇来描述他们的在线暴力经历。“女性在网络战争中被针对,正如在真正的战争中那样”,芬兰记者Jessikka Aro

当针对性别的在线暴力最初出现,往往会被媒体雇主和社交媒体公司忽视,认为时作为与受众的在线互动的必然后果接受。频繁地,管控这个问题的责任就被放到了受到针对的女性自己的身上,她们被告知在线攻击并不是真正的忧患。

然而,大范围的报道研究公民社会呼吁带来了这个问题以及其影响被国际认可,还有几个协作式项目在被开发以支持这些受到针对的人。与此同时,在线暴力越来越复杂和广泛,使得抗击它的努力面对显著的挑战。

最具有寒蝉效应的在线暴力例子之一是2013年英国的Caroline Criado Perez的例子。这是在她建议文学泰斗 Jane Austen的头像应该出现在钞票上之后她遭遇的暴力

有威胁切掉我的生殖器的,威胁割断我的喉咙的,炸掉我的房子,用枪托砸我,活活烧死我。我被告知会被棍子插入下体,阴茎插入喉咙。我被告知我会苦苦求饶去死,会有男人对我的眼球射精。接着他们开始在网络上发和我有关的地址,我被围猎,我吓坏了。

A collection of images depicting online violence against women journalists

三个威胁种类

当下共有三种女记者面对的在线威胁:

(1) 厌女骚扰和欺凌

这包括有针对性地、性侵和骚扰,包括针对女性记者(以及她们的女儿,姐妹和母亲等)暴力威胁(比如性侵、强奸和谋杀)。也包括针对性别的辱骂和针对她们外表、性取向与职业的侮辱,设计来消除她们的信心,玷污她们的名誉。这些欺凌可能来自个人,有组织的“堆积”,或者网络化攻击。  

(2) 精心策划的恶意信息战役传播厌女论调

女性记者是恶意数码信息战役常见的针对目标,包括策划的努力与官方相关者相连。这些攻击的典型特点是错误指责她们是职业失职,传播关于她们人格的抹黑以破坏她们的个人信誉,传播色情的视觉元素诸如伪造色情视频,攻击性的网络用语,篡改的图片等等。目标是削弱记者的可信度,骚扰她们撤回,并噤声批评性的新闻。

(3) 数码隐私和安全威胁增加人身风险

旨在破坏女记者在线隐私、安全的攻击方式包括恶意软件、黑客、人肉讥讽。这会增大女记者面临的人身威胁,因为这些行为包括曝光她们的住址和工作地址,以及她们的行动模式。

[Read more: Using community to combat online violence against women]

在线暴力的特征 

针对女记者的在线暴力以多种方式呈现,但有一些共同特点。

  1. 网络化:在线暴力往往是组织性和策划好的。 
  2. 辐射化:针对女记者的在线暴力会辐射到女性的家庭、信源和受众。
  3. 私密化:威胁是针对个人的。

在线暴力和线下攻击之间的联系

一种新的模式出现了,将在线暴力与线下攻击相连接,正是全球女记者面对的不断升级的威胁。

在2017年10月,调查记者Daphne Caruana Galizia被杀,当时一枚炸弹被放置在她的车里并在她马尼拉的家附近被引爆。她正在调查与政府相关的腐败。在她被谋杀之前,Caruana Galizia受到了频繁的在线威胁和骚扰,其中有清晰的性别因素。与她的死相关的在线暴力类型与菲律宾的编辑和创始人Maria Ressa的经历如此相似,以至于Caruana Galizia的孩子发布了公开声明表达他们对于Ressa同样面临谋杀风险的担忧。 

“这种有针对性的骚扰,与发生在Ressa身上的恐怖地相似,为Daphne的谋杀创造了条件,”他们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