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2020美国大选的关键建议

作者Héloïse Hakimi Le Grand
Oct 16, 2020 发表在 专题
Masks and mail-in ballots

报道选举各个情况可能大不相同。但是一场全球疫情,不断增加的两极化以及虚假信息的泛滥使得2020美国总统大选变成了对于记者准备前所未有困难的一件事。从难以差旅到对他们职业的每天攻击,记者们不得不面临调整。

在一个IJNet-Muck Rack合作的在线研讨会中,Politico杂志编辑Carrie Budoff Brown,以及墨西哥MVS Noticias的白宫记者Bricio Segovia,深入探讨了记者们在这次大选所面对的挑战。他们深挖了为外国受众报道的困难,报道已经白热化的故事时选取独特角度的重要性,以及抗击虚假信息的最佳做法。

 

 

这里是一些主要的建议:

关于从过往的大选中学习 

与会者同意扩展你的信源网是从2016年大选学习的关键一课。

Segovia强调与来自不同背景、拥有不同观点和经历、能够代表这个国家真实情况的人交谈的重要性。“华盛顿是一个气泡,不代表整个国家,所以尽可能地差旅,与不同的人交谈,这样你可以找到不同的观点,并对你的受众解释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事情”,他说。 

Brown,报道了2008年奥巴马的总统竞选之旅,之前是Politico的白宫记者,建议记者们总是保持怀疑,并且不要去报道那些他们判断可能会应验的结果。“我总是告诫我的记者们要检验你们的判断”,她说。

Brown补充说记者们培养一系列联系人以为其报道输液很关键。“你需要一个多元化信源网络 — 地理上的,职业上的,种族上的,”她说。这一定会帮助你的报道信息充分并远离不经意的盲点。“当你接近故事,你要布下一张够宽的网确保你没有被困在回音室之中。确认偏差会像这次一样偷偷溜进一场全国性大选”。 

[Read more: Election reporting lessons from the Dominican Republic and Haiti]

关于为主体非美国的受众报道一场美国大选

作为一位曾经从超过30个国家报道的获奖国际主持人,Segovia说外国记者需要能够翻译关键语言和关键概念。“新闻和担任一名驻外记者的基本元素是尝试解释很难理解的东西,尽量解释得简单”,他说。 

这个任务在特朗普治下尤其困难。“当总统发推特,他会使用很多俚语,很多双关,非常难翻译给西班牙语受众。信息的核心可能会被丢失”,他说。

Segovia还指出,作为一个单打独斗的“队伍”,他对于自己报道的故事能够有更多的掌控。然而,这也会带来其自己的挑战。比如他常常无法按照大选阵营路径报道,因为他不得不在华盛顿报道总统。单单是这一点就使得要报道两方变得更具挑战了。

关于选取独特的角度 

Brown花费了几年在几个摇摆州构建Politico的报道能力。这家新闻机构现在在7个州拥有官方办公室,在另外十几个还有派驻记者。她在大选期间利用这种独特优势。Politico一半的全国政治记者都是驻点在佛罗里达、密歇根、伊利诺伊、北卡、宾州以及跨新英格兰地区的。 

“这些记者在这些州有很深的人脉。这不是我们从华盛顿随便抽调了一些派到一些随机的州,而是整个职业生涯都深耕这些州的”,她说。“几十年来,全国媒体没有在这些州份派驻人员,我想未来这种情况会得到改变”。

Brown要求所有记者追求其他人没有关注到的故事。“这个任务就是如果这个已经被报道了,我们就不要再写了,让我们找一些新的东西来说或者等等。我想将你自己与非常拥挤的媒体生态坏境区分开,这点很重要”,她说。 

Bricio Segovia补充,“我总是说一个记者的价值就取决于他们联系人列表的价值”。构建你的信源网络对于找到独特故事很重要,他说。

[Read more: Local journalists play a critical role during the pandemic]

关于确保报道能够比虚假信息更多流传

Brown强调不站党派对于抗击虚假信息很重要。“如果我们以事实为先,我们就能抗击任何东西”,她补充。“我们都拥有作为记者与受众对话、要求信源提供回答的这种特权。我们如何保持公信力以便于贡献于我们的工作甚至可能去成为弄潮儿呢?可能那太乐观,但我们自己所能做的就是这份最棒的工作 — 基于事实并将之带给世界”。

现今,虚假信息常常来自于白宫,Segovia说。“存在着专门削弱批评这届政府媒体公信力的战役,把他们叫做‘假新闻’”,他说。

他解释尽管围绕事实核查有着很多杂音,记者们总是事实核查员。然而,在过去四年里他们不得不做前所未有多的事实核查。“我们没办法帮总统决定新闻议程”,Segovia说。“我们的工作是决定白宫在新闻议程中推出的内容是否重要。如果不重要,就不去报道”。

研讨会同意媒介素养是抗击虚假信息的关键一步。“我们需要教育新生代的新闻消费者。记者的角色是什么?为什么新闻很重要?核实多个信源为什么很重要?”Segovia说。Brown补充,“我不认为媒介素养提升已经太晚了,但我确实同意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Segovia,说他在美国报道期间已经被数次攻击,指出公众对于媒体愈演愈烈的不信任带来了安全隐忧。但他仍然充满希望。“我们需要记住很多人信任我们,也相信我们在社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关于新冠疫情对于大选报道的影响

“三月份之前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报道大选阵营的模式已经不复存在了”,Brown说。差旅被限制,与选民的接触也被限制。把记者派驻全美,尤其是摇摆州,是一种弥合这些变化的办法。“我们更多地依赖于那些州份里的记者密集报道发生的情况,以便于了解这场比拼在向什么方向去”。 

Segovia说新冠疫情严重改变了他作为一名驻外记者的工作,从白宫开始。与政府官员和其他记者的互动受到了限制,接触总统的权限往往仅提供给白宫记者团,在白宫内工作也已不可能。 

因为Segovia单打独斗,差旅曾经是他在其他州报道大选相关进展的唯一选择。但疫情期间,他主要依靠社交媒体联络选民和其他信源。“社交媒体成为了记者们接触成百万人的窗口”,Segovia说。“你可以通过社交媒体找到好故事,无论你人在哪”。

Brown警示使用社交媒体可以导致偏见,因为你只会与那些倾向冲浪社交媒体的人交谈。“如果你在小镇或者农村怎么办,我会尝试去找依然有人聚集的地方找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