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科学新闻报道中发现错误信息?

作者Marc Zimmer
Mar 26, 2021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Beakers on table

我是一名化学教授,拥有化学博士学位,也在进行着自己的科学研究。但是在阅读科普时,甚至我都经常要问自己:“这是科学吗?”

有许多原因会让科普故事听起来不那么有道理。 一些伪科学人士利用了科学的复杂性,让读者无法从中分辨真伪,而某些政客则通过兜售假科学来支持自己的立场。

如果一些科普文章听起来理想而不真实,或者听起来太古怪而难以实现,或者为有争议的话题提供了具有强烈倾向的支持,那么你可能要思考思考,这些科普内容是否准确真实。

以下我分享了六则技巧,帮助我们检测假科学真伪。

提示1:寻求同行评审(peer review)的认可

科学家依靠期刊论文来分享研究成果。 他们通过期刊发表来让全世界看目前在进行的研究以及研究进度。

当研究人员对他们的结果充满信心时,他们会着手撰写手稿并将其发送给期刊。 编辑将提交的手稿转发给至少两名具有该主题专业知识的外部审稿人来评判。这些审稿人可以建议拒绝稿件、按原样发布或发回科学家进行更多验证实验。该过程称为“同行评审”。

同行评审的期刊上发表的研究已经过专家的严格质量控制。 每年大约有2800本经同行评审的期刊共发表约180万篇科学论文。 科学知识的主体在不断发展和更新,但是我们可以相信这些期刊所描述的科学是可靠的。如果在发布后发现错误,选择撤回将有助于更正记录。

A man in a lab coat types on a computer
“同行评审”是指其他科学专家在发表研究之前对研究进行了核查​​

 

同行评审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为了更快地发布信息,科学家有时将研究论文发布在所谓的预先发布网站(preprint server)。它们的名称中通常带有“ RXiv”(意为“存档”):MedRXiv,BioRXiv等。这些文章尚未经过同行评审,因此未得到其他科学家的验证。预先发布为其他科学家提供了可以更快地评估和利用这项研究作为自己工作基础的机会。

论文能在预先发布网站上停留多长时间?如果距离改论文发布已经过去了几个月,而还没有其他在同行评审的文献中发表过,那十分值得怀疑。提交预先发布论文的科学家是否来自知名机构?在COVID-19疫情间,由于研究人员争先恐后地在了解这种危险的新病毒,并急于开发挽救生命的方法,预先发布网站上充斥着不成熟且未经验证的科学论文。研究人员在此时往往为了速度,牺牲了严格的研究标准

警惕发表在掠夺性期刊(predatory journals)上的研究成果。他们不会发布同行评审稿件,并且会向作者收取出版费用。在看到数千本已知掠夺性期刊上的任何一篇发表的论文时,我们都应抱有强烈的怀疑态度。

[延伸阅读:当报道阴谋和虚假信息时,避免为其增加可信度]

提示2:寻找自己的盲点

当心自己本身所带有的偏见,这些偏见可能会使你容易陷入特定的假科学新闻。

人们对自己的记忆和经历往往太过信任,这使得人们难以接受新的思想和理论。心理学家称这种行为为可用性偏差(availability bias)。当我们需要快速做出决定并且没有时间批判性地分析大量数据时,这是一个有用的内置快捷方式,但这种偏差不能与事实核查混为一谈。

在引人耳目的成都市,耸人听闻的言论往往会击败事实。高估生动事件发生可能性的趋势称为显着偏差(salience bias)。它导致人们错误地相信过度夸大的发现,并选择去信任自信的政客而不是谨慎的科学家。

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 )也可能会从中作梗——人们倾向于信任那些符合他们现有信念的新闻。这种趋势有助于气候变化否认论者和反疫苗倡导者的言论传播。

虚假新闻的传播者熟知这种人类思想的弱点,并试图利用这些心理偏见。一定程度的事实核查训练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并克服自己的认知偏见。

提示3:关联性不一定意味着因果性

仅仅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两件事之间的关联,并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互为因果。

例如说,即使调查发现寿命更长的人喝更多的红酒,但这并不意味着每天沉迷于红酒会延长的寿命。 也有可能是,喝红酒的人可能更富有,并且拥有更好的医疗保健。 注意营养新闻中的这类错误。

A close of up a gloved hand holding a mouse
在啮齿动物中行之有效的方法,也可能根本就无法解决您的问题

提示4:研究对象是谁?

如果一项研究包含了人类受试者,请检查这项研究是否是包含安慰剂对照组。也就是说,实验中,有一些参与者会被随机分配接受治疗;而其他参与者则得到则是他们认为是真实的伪造版本,即安慰剂。通过这种方式,研究人员可以判断他们所看到的效果是否来自所测试的药物。

最好的试验也是双向盲目的:为了消除任何偏见或先入为主的想法,研究人员和志愿者都不知道谁在服用活性药物,谁在服用安慰剂。

实验规模也很重要。当更多的患者入组时,研究人员可以更快地确定安全问题和有益效果,并且亚组之间的差异也更加明显。临床试验可以涉及成千上万科目,但是涉及人的一些科学研究规模要小得多。

科学实验应该要检查是否包含了人类研究。仅仅因为某种药物在实验老鼠中起作用,并不意味着它会对人类也起作用。

[延伸阅读:新闻社集体对巴西宗教新闻进行开展事实核查]

提示5:科学不需要“方面”

尽管政治辩论需要两个相对的方面,但科学共识并不需要。当媒体将客观性解释为相等的时间时,就会破坏科学。

提示6:清晰,诚实的报告可能不是目标

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早间节目和脱口秀节目需要令人兴奋和新颖的内容;准确性可能没有那么重要。许多科学记者都竭尽所能,以准确报道新的研究和发现,但许多科学媒体被归为娱乐性而非教育性。奥兹(Oz)博士,菲尔(Phil)博士和德鲁(Drew)博士不应该成为您的医疗来源。

提防听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医疗产品和程序。持怀疑态度。考虑关键参与者的动机以及谁能赚钱。

如果您仍然怀疑媒体中的某些内容,请通过阅读期刊文章本身,确保所报道的新闻反映出该研究的实际发现。

提示5:科学不需要“另一面”

尽管政治辩论需要考虑两个相对方面,但科学共识并不需要。当媒体将客观性解释为相等性时,就会破坏科学。

提示6:清晰、诚实的报告可能不是目标

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早间节目和脱口秀节目需要令人兴奋和新颖的内容——准确性可能没有那么重要。许多科学记者都竭尽所能,以准确报道新的研究和发现,但许多科学媒体更看重娱乐性而非教育性。奥兹( Dr. Oz)博士,菲尔(Phil)博士和德鲁(Drew)博士不应该成为您的医疗来源。

提防听起来好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医疗产品和程序。保持怀疑态度。考虑关键参与者的动机以及谁是赚钱的一方。

如果您仍然怀疑媒体中的某些内容,请通过阅读期刊文章本身,确保所报道的新闻反映出该研究的实际发现。


马克·齐默(Marc Zimmer)是康涅狄格大学(Connecticut College)的化学教授。

本文是根据知识共享许可从《对话》(The Conversation)转载。 欲阅读原始文章,请订阅《对话》的时事通讯。

图片作者为Hans Reniers,通过Unsplash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