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J奈特研究员提供了2020年给记者的关键贴士

作者IJNet
Dec 30, 2019 发表在 新闻基础
2020

你为新年做好准备了吗 — 以及新十年?随着我们走进2020年,新闻行业将毫无疑问地继续经历变化。你将如何向前探索?

我们找到了现在和过去ICFJ的奈特获奖人,询问他们对于新的一年有什么建议。

Janine Warner, ICFJ拉丁美洲奈特研究员和Sembra媒体行政总监。

不要仅仅因为别人都在追逐最新潮流就随波逐流。

每年都有一些热点潮流,似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在对于数百家数码媒体公司什么有效(以及什么无效)进行了密集研究之后,我越来越相信尝试“热点新事物”往往是个错误。

随着你考虑怎样更好地投资你的下一年,超越最新潮流,考虑你是否能够将你正在做的事情更好地打磨和改善吧。如果你决定尝试一种新的技术,商业模式或者最佳实践,先问问自己这三个问题:这对于我的受众是否正确?我的团队有这样的经验(和时间)成功做到吗?并且,这个新理念符合我们的核心使命,能给我们已经做的工作增加新价值吗?如果答案都是是的,那就去做吧!

Pedro BurgosInsper新闻项目协调员,Vortex Media顾问和前ICFJ奈特研究员。

在考虑新的“新闻产品”之前了解你所在社群的信息需求。

去参加一个新闻会议就是去听一个问题的无限变化“我们如何使得更多的人为了我们的产品付费?”这个回答可能包含围绕订户或会员吸引和保留的策略。

然而,另一个问题在这个之前:“为什么人们要为我们的工作付费?”我的建议是问一个更困难的问题 — 也更频繁些 — 问那些被你的工作所吸引的人,问那些对你的报道感兴趣的人,问那些因为你的服务生活会变得更好的人。

如今在很多地方,现实世界中有哪些问题和需求使我们的“新闻产品”(播客、新闻信、网站或者即使是报道)在尝试解决的。在发布一个新的之前,尝试以开放的思维接触你的社群,所以你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们的信息需求是什么。你可能会感到惊讶,你也会对于拿出什么更有用和有价值的产品有更好的想法。

Catherine Gicheru, ICFJ肯尼亚奈特研究员,肯尼亚编码工作人员。

为了和受众构建信任,关于他们的工作,记者们需要更加透明。

对于技术破坏性的应用导致了内容不断增加的量以及速度,包括使得受众对于媒体的信任打折扣的虚假信息。为了应对这样的不信任,记者们不得不改善他们与受众的关系。他们可以通过更好地解释他们报道的事件的背景及历史、以及对于受众更加透明来做到这一点。

记者们需要在他们如何工作、如何做决定、如何区分事实与观点以及广告效果和政治利益方面对于新闻的影响等方面教育受众。这将会帮助应对那些将新闻机构和记者个体污名化的付费喷子。

James Breiner,数码媒体顾问和前ICFJ奈特研究员 

获胜商业策略建立在与受众的关系上而非规模上。

寻求以独有用户为衡量的大众受众和页面浏览量为衡量的大众广告失败的策略导致了许多媒体以更耸动的关于名人、运动员、轻浮的政客和性丑闻追逐点击量。那些网站将持续被搜索和社交平台夺去营收和受众,以及公信力和信任度。

如果你与受众构建了关系,他们会更倾向于变得忠诚,信任你的工作,推荐你的作品,请愿付费支持你的使命。总受众人数变小了,愿意付费的可能只是个位数,但是公共服务,关注用户的策略会长期构建信任和公信力。例子包括有法国Mediapart ,西班牙eldiario.es,墨西哥 动物政治以及美国的德克萨斯论坛报

这里有一个贴士:建立你的邮件订户列表。这样你就会与用户建立起关系,你也可以避免搜索和社交平台作为中介。为这些邮件依据利益和兴趣订户度身定制邮件。其他关系构建方法的例子包括众包报道,面对面和在线活动,读者问卷,众包以及WhatsApp和Telegram群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