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苗的抗疫原理是什么?

作者 Lydia Antonio-Vila
Mar 24, 2021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Sign reads: "COVID-19 vaccinations" with an arrow

IJNet与我们的上级组织国际新闻工作者中心(ICFJ)合作,通过关于COVID-19的网络研讨会系列,我们将记者与卫生专家和新闻编辑室的领导联系起来。 该系列文章是ICFJ全球健康危机报告论坛的一部分。


在宣布COVID-19为国家紧急状态的一年后,疫苗终于面世。美国目前平均每天注射下200万剂疫苗。 但是疫苗的到来也带来了爆炸性的信息——其中一些信息是不准确的。 MGH,MIT和哈佛大学拉根研究所( Ragon Institute)的医学教授兼小组负责人加利特·阿尔特博士(Dr. Galit Alter)与ICFJ内容和社区副总裁Patrick Butler谈了疫苗。

疫苗如何影响我们的免疫系统?

A pink circle surrounds green lines labeled "mRNA" and is covered in red spikes labeled "Spikes"
A cartoon of a viral particle from a presentation by Dr. Alter

 

“一些疫苗开发商想利用病毒整体去驱动免疫力,而大多数疫苗开发商实际上最终只能专注于病毒的特定部分,即病毒的尖峰,去刺激人体产生免疫力” 阿尔特博士说。

阿尔特博士解释说,这种病毒通过使用刺激蛋白与我们肺细胞表面的一种称为ACE-2受体的蛋白相互作用的能力,产生新型冠状肺炎这一种疾病。

“一旦刺突蛋白与ACE-2相互作用,病毒便得以进入细胞中,使其能够复制、繁殖并开始传播并引起疾病。”

“有趣的是这种特定的ACE-2受体不仅存在于肺细胞表面,它们还存在于肠道、血管壁、心脏细胞壁以及我们呼吸道中的一些细胞中,正是这些细胞使我们能够闻到和品尝到东西。”她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有报告说人们感染病毒后无法品尝或闻到气味。

[延伸阅读:疫苗平等与注射新闻报道关键提示]

疫苗的运作原理是什么?

In an illustration, a group of people splits into three separate groups: No vaccine, BLOCK disease, BLOCK transmission & disease. Number of severe infections falls in group 2, but group 3 has no infections at all.

“某些疫苗可以通过完全阻断感染来发挥作用,” 阿尔特博士解释说。 如上图右侧的组所示,此方法是最有效的。

但是,另一种选择是使用疫苗来限制疾病的严重程度,以使人们远离医院并提高存活率。 “如果我们能将COVID-19变成一场感冒,我认为我们可以忍受,对吧?” 阿尔特博士说。 “那会让我们摆脱口罩,回到与朋友一起烧烤的地方,回到教堂,犹太教堂和清真寺——无论我们想去哪里。”

Slide shows "Vaccine results so far..." It describes that Pfizer, Moderna, Sputnik and Astrazeneca reduce transmission and disease; while Johnson&Johnson and Novavax reduce disease.
Data on current vaccine reduction in disease and transmission.

[延伸阅读:疫苗犹豫人群报道建议]

不同类型的疫苗之间有何不同?

阿尔特博士说,疫苗开发界早些时候就决定在开发疫苗时专注于触发蛋白,因为这是科学家认为“对抗体提供保护,以免受感染最重要的病毒部分”。

以下是用于对抗COVID-19的不同类型疫苗的细分:

Graphic lists categories of vaccines: Genetic, inactivated viral vectors, viral protein plus adjuvant, inactivated SARS-COV-2

mRNA 疫苗:

 

  • 辉瑞和摩德纳生产的疫苗是mRNA疫苗。
  • “ [mRNA疫苗]基本上提供了如何制作触发蛋白的软件代码,” 阿尔特博士说。 “它导致蛋白质的生成,然后这些蛋白质被释放到细胞外。 它们能被免疫系统的细胞吸收,然后告诉那些神奇的B细胞或抗体产生机器制造许多抗体来抵抗这种疾病。”
  • Alter博士说,但是这项技术已经开发了“数十年”,但这是第一次将mRNA疫苗大规模用于抵抗单个病毒感染。

灭活病毒载体疫苗:

  • 例如Sputnik和Johnson&Johnson的疫苗,是腺病毒疫苗。
  • 它们使人体暴露于冠状病毒触发蛋白,这使我们能够以完全自然的方式针对该靶标制备抗体。
  • 这些疫苗可以大规模生产,这使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优于mRNA的优势

灭活的SARS-COV-2疫苗:

  • 目前使用这种方法的一种疫苗是中国国药疫苗。
  • 在这种方法中,免疫系统以完整的形式暴露于整个病毒,但没有引起感染的能力。
    这种疫苗的生产速度稍慢,因为它需要生产大量的病毒。 必须进行重要的化学过程以确保产品可以安全地出去。

普遍疑问:

已经患有新冠肺炎的人,也应该接种疫苗吗?

  • “即使您以前曾感染过COVID-19,也必须接种疫苗,并且应该注射两针疫苗,” 阿尔特博士说。
  • 她补充说:“科学界正在涌现一些数据,这些数据表明,如果您曾经感染COVID-19,则可能只需要注射一次即可。但 问题在于,对COVID-19的天然免疫力确实是异类的——它无时无刻不在变化。”
  • 她说:“如果您可以选择获得COVID疫苗,那就接种它。而且要完成接种疗程,不要犹豫。”

为儿童接种疫苗有多重要,我们何时才能这样做?

  • “如果不将儿童纳入疫苗接种范围,我们就永远不会获得群体免疫。这是全球和疫苗开发商的当务之急。”
  • “儿童试验正在全球范围内开始开展。我们已经在努力将疫苗开发打入青少年群体。很快,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针对儿童的疫苗,甚至可能是婴儿疫苗。”
An illustration uses colored dots to illustrate that herd immunity can be achieved through both 95% effective and 70% effective vaccines (latter will have more infected people, still).
Getting to herd immunity with vaccines that are both 70% and 95% protective

 

观看本次网络研讨会录像,以了解有关每种疫苗如何工作的更多信息,以及来自阿尔特博士的更多建议。


莉迪亚·安东尼奥·维拉(Lydia Antonio-Vila )是ICFJ的计划助理。

图片作者为Renee Elias,通过Unsplash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