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BuzzFeed裁员对于媒体盈利模式意味着什么

作者Laura Hazard Owen
Jan 25 发表在 数字新闻
BuzzFeed

BuzzFeed正在全球范围裁员15%,大约是220个工作岗位,《华尔街日报》首先报道,其CEOJonah Peretti周三晚上在一份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说

BuzzFeed在2018年的收入“基本上减少了”3亿美元,《华尔街日报》报道,但是Peretti告诉员工们,“自身营收增长在长远来看不足以成功。我们将要进行的结构调整将会降低我们的成本、改善我们的经营模式,因此我们能够发展,并掌控我们自己的命运,而再不需要筹款。”  (他没说的是,再一轮融资 (a) 在投资者对于丰厚获利全身而退已经失去信心的情况下将会很困难 (b) 将必须要求其相较于2016年拿到的17亿美元估值有显著的下跌)。

BuzzFeed也曾在2017年年末裁员100人。去年年末,这家公司为其新闻内容启动了会员制项目 — 一些人将之视为公共广播形式的众筹以及风险投资投资公司的结合体。

在数码广告环境下艰难挣扎的当然不止是BuzzFeed一家。数码媒体公司Vox媒体,Vice,Mashable,以及Refinery 29也都在过去几年间裁员了相当数量的员工,Mic甚至在出售给Bustle数码集团 (现在也是员工突减的Gawker 2.0的持有方)将其整个采编团队解雇

BuzzFeed的裁员甚至都算不上是那个星期三唯一的一起:Verizon媒体集团,雅虎的持有方,AOL,《赫芬顿邮报》以及其他品牌,裁员大约800人。 (哦,并且别忘记那些裁员的旧闻:Gannett达拉斯早新闻以及许多其他小幅的、无法成为行业新闻的裁员。)这些情况每个也令人沮丧,但是,合起来,则让人感觉是灾难性的 — 尤其是在《纽约时报》的Mike Isaac写了他的2019年尼曼实验室预测之后:

最大的负担是大的诸如迪斯尼 (专注与Netflix竞争)这样的大的媒体公司以及NBCUniversal (不清楚他们究竟专注于什么!) 并没有出资购买。四年以前,如果你是BuzzFeed或者Vox,你可能会把NBC当做你的出路。但是现在这个故事没那么迷人了。 

更糟糕的是,如果最有前景的初创企业都被无视,其他小公司怎么办? Mic,Refinery29,Mashable — 这些相同的— 都将不得不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 (并且其中的一些已经这么做了,正如我们看到的)。

(让我们也不要忘记,这正发生在一个失业率仅为3.9%、企业利润上升、经济增长健康的时期。下一次萧条对于国家整体可能温和,但对于新闻产业不会。)

BuzzFeed的裁员还不清晰;Peretti在他发给员工的备忘中说周一就会发出具体细节。媒体的担忧是,BuzzFeed新闻此前在各种困难中较少被影响的调查报道部门可能将会被重创。另一种可能性是国际新闻的削减:BuzzFeed英国分支总编辑Janine Gibson上周宣布她将会离职,英国员工在2017年的裁员之中曾经被不成比例地影响。BuzzFeed确认在新闻和国际部门将会有裁员但没有标明将会如何分配。(BuzzFeed新闻在过去两年都进入了普利策新闻奖国际报道的最终入围名单。)

根据ThinkNum提供的数据,无论是在BuzzFeed还是BuzzFeed新闻,招人在周三的裁员公布之前都已经慢了下来: “在2017年4月,BuzzFeed招聘了185个职位。而截至上周,它仅列出48个。而Buzzfeed新闻则已经完全停止招聘:2017年8月,这个部门是招聘21个空缺的。截至2018年10月,BuzzFeed新闻仅列出了一个空缺。”

如今最令人惊恐的事情是,很难确切指出BuzzFeed究竟做错了什么。是的,似乎它在一种依赖本土广告和社会分成的战略能走多远这个问题上遇到了瓶颈 — 但是这也得到了调整,尝试在项目式广告、商业化,以及会员制方面获取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