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用图表呈现的全球新闻消费趋势

作者Damian Radcliffe
Sep 3, 2020 发表在 数字新闻
Using twitter on a mobile phone

对于任何有兴趣了解新闻受众的态度与习惯的人,每年路透新闻研究所为牛津大学的数码新闻报告都是必读的。这里有2020年报告的五大趋势。

今年的研究,当然以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为背景的,报告称这“几乎确定会是更多成本削减、整合、更快的商业模式改变的催化剂”。

但尽管新冠肺炎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这份报告中的很多趋势却是早于这场疫情大流行的。当我们走出疫情时,它的反弹也会继续持续被感受到。由此,这些趋势太过巨大,记者和新闻机构不能忽略。

这里有五个核心趋势 — 基于对40个市场的超过8万个数码新闻消费者的问卷调查得出 — 你需要了解的。 

(1) 挪威时数码新闻付费的全球领军者

在2020年一月获取的数据显示,更多的人在为在线新闻付费,而挪威是一张名片。在挪威每10名受访者中超过4名(42%)在去年中为在线新闻付费。其他市场,包括欧洲的部分、拉丁美洲、亚洲和美国也出现了增长。

与此同时,正如这份报告的作者提醒我们的,“注意到在所有国家中,大多数人依然不会为在线新闻付费,即使有一些媒体报告出现了‘疫情增长’”。

 

Chart 1
Q7a. Have you paid for ONLINE news content, or accessed a paid for ONLINE news service in the last year? Base: Total sample in each market = 2000. 

[Read more: Key quotes: Reinventing the journalism business model]

(2) 在法国和韩国对于新闻媒体的信任程度最低

“随着新冠病毒侵袭,我们注意到自从我们追踪相关数据后,发现对于新闻的所有层级的信任都达到了新低”,报告显示。

全球范围,10人中少于4个(38%)新闻消费者说他们“大多数时间信任大多数新闻提供者”。

这个数字比问及消费者具体在使用的新闻频道要略高 — 而非更广泛的新闻生态系统。但无论如何,少于一半(46%)的数码新闻消费者说他们信任他们自己正在使用的新闻。

尽管对于搜索引擎(32%)和社交媒体(22%)的信任度要更低,这个结论应该记者和新闻制作者一个暂停想一想的契机。

仅有六个国家 — 芬兰(56%),葡萄牙(56%),土耳其(55%),荷兰(52%),巴西(51%)和肯尼亚(50%)— 享有超过50%的信任度。信任水平在台湾(24%)、法国(23%)和韩国(21%)最低。 

Chart 2

(3) 社交媒体是虚假信息的主要来源

即使对于新闻媒体的信任程度很低(尤其是在调查问卷回答者是新闻消费者而非普通大众的前提下),这项研究发现用户们更担忧社交网络成为虚假信息源头,而非新闻媒体。

所有样本中,40%表达了对于社交媒体上发现虚假或者误导性信息的担忧,而20%表达了对于新闻站点和应用的担忧。

反映了全球不同新闻媒体习惯,全球各国中脸书(29%),接着是YouTube(6%)和推特(5%),领军人们对于虚假或误导信息的担忧。

然而,在诸如巴西、智利、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使用WhatsApp显得更高,这个即时通讯服务软件名列担忧程度榜首。

正如研究提醒我们的,“在私人和加密网络中虚假信息更加不可见,难以抗击”。

Chart 3
Which of the following, if any, are you most concerned about online? Please select one. False or misleading information from…Base: Total sample in each market = 2000; Taiwan = 1027.

[Read more: How WhatsApp could collaborate with journalists to spread news — not misinformation]

(4) YouTube、WhatsApp以及Instagram是增长最快的社交新闻源

在超过80,000个全球数码新闻消费者样本中,脸书(63%)和YouTube(61%)保持美洲使用最多的社交网络前两名,WhatsApp (33%)排名第三。推特(23%)第六,在脸书Messenger(28%)和Instagram(36%)之后。数据是一个有用的指标,提醒记者们的社交媒体使用习惯并不一定反映广泛大众的情况。

这样的情绪当检视消费者们如何使用社交网络获取新闻时更加好用。

在12个主要市场中,脸书占据领军(36%)但YouTube(21%)第二,比WhatsApp高五个百分点。这显示了,可能一些新闻机构需要在传播他们的新闻作品时将视频频道作为更重要的优先。

“故事”形式可能是使用社交网络的进一步驱动,比如用Instagram获取新闻。在巴西,Instagram已是最受欢迎(30%)的获取新闻渠道,超过推特(17%)。智利(28%)同样有很高的Instagram获取新闻使用率。

Chart 4
Q: Which, if any, of the following have you used for any purpose in the last week? Please select all that apply. Base: ‘Main’ 12 market average: UK, USA, Germany, France, Spain, Italy, Ireland, Denmark, Finland, Australia, Brazil & Japan (10 market average for 2014 exl Australia & Ireland)

(5) 很少有消费者直接诉诸新闻品牌

新闻品牌,以及为之工作的记者,需要继续使用各种技巧将其内容呈现到受众面前,尤其是对于年轻受众而言。

路透社的样本显示,仅有16%Z世代新闻消费者说直接诉诸新闻品牌是他们接触在线新闻的主要途径。相反的,其他诸如社交媒体和搜索等渠道更加受欢迎。

综合而言,提示推送,手机警示,抓取集合和邮件也组成了超过五分之一(21%)的年轻消费者如何发现新闻。

有72%的新闻消费者说他们不是通过特定新闻网站或者应用发现新闻,这也验证了通过多种不同渠道传播内容的重要性,因为受众越来越对品牌不可知。

Chart 5

2020年数码新闻报告在一个对于记者和新闻行业而言险峻的时刻出炉。我们知道新冠肺炎对于商业模式、新闻实践以及我们更广泛的媒体习惯影响巨大。

然而,新冠病毒使得改变新闻习惯 — 包括“人们接触新闻的方式、低信任、对虚假信息的担忧等方面的改变”被注意到了。

在不同市场的基础上了解不同受众的行为和习惯,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点击这里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