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有组织犯罪和新冠疫情:为了报道做卧底

作者Aliza Appelbaum
Sep 9, 2020 发表在 调查性新闻
Sun setting over Bucharest

正在全世界聚焦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时,一些政府正在为记者们报道这场全球疫情制造更多障碍。在罗马尼亚,该国政府严格限制人们对于公共信息的接触,两位记者进行卧底以追踪失效口罩的供应。

这两位记者,Ana Poenariu和Andrei Ciurcanu,与ICFJ社群交流总监Stella Roque交谈以解释他们如何卧底以延续报道。

 

 

“你做卧底的时候必须是个很好的演员,你还得相信你的身份,”Ciurcanu说。“我们是记者,但是我们真的相信自己是商人了”。

Poenariu和Ciurcanu与罗马尼亚崛起项目以及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OCCRP)合作以生产报道。 

他们原本开始关注这个议题是因为Poenariu的一位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发了一张总是坏掉而不能用的口罩和其他保护装备的照片给她。他们追踪这些口罩到了一家土耳其公司,这家公司在与罗马尼亚有组织犯罪集团合作出口问题口罩。

最近对于记者的政府限制使得验证这些信息变得更加困难。

“我们政府做的事情之一是限制信息接触”,Poenariu说。通常,信息需要30天,但疫情以来变成了60天,她补充。

[Read more: Key quotes: Trends in crime and corruption during COVID-19]

 

一旦他们确定了本地参与者,他们就意识到他们之一与首相办公室有联系。另外一个则是著名的罗马尼亚黑帮,有着盗窃、敲诈和绑架的记录。在发表了关于土耳其公司的最初报道之后,几个本地线人联络了他们告知有组织犯罪的关联,Poenariu说。他们决定作为潜在买家进行卧底以得到证据。

这个和罗马尼亚有组织犯罪帮派的会议是在加油站,他们已经建立起了买家的身份,Ciurcanu说。他承认两个人卧底会比单独行动困难一些,但补充说他们做到了,原因是他们合作工作的经验。

“当我们刚到达加油站,我们不知道要和谁谈,”Ciurcanu说。“但是我们具备了所有元素,就像这个行业运作的那样……我们可以说从这个角度我们扮演商人已经刀枪不入。我们知道市场是如何发展的,知道如何谈判,两人卧底也很容易,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所以我们之间有默契。”

[Read more: Dutch startup supports women of color in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Ciurcanu描述了他们如何为这样的会面租昂贵的车。他们也确保了手机地点追踪打开,以便于他们的同事们一直能看得到他们。

两位记者都经常上电视,由于罗马尼亚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他们承认他们有可能被认出来。但现状的一个好处是,出现时戴着口罩很正常,这帮助他们隐藏身份。

Poenariu和Ciurcanu在四月份发表了他们关于问题口罩的第一篇报道。后续的追踪报道,也就是他们卧底进行的报道,是在七月初发表的。之后政府还没有采取官方行动。

“如果你问我,应该是有关政府机构调查这个情况”,Ciurcanu说。“不幸的是,直至今天,我也不知道罗马尼亚官方有进行大的调查以发现这个现象背后的犯罪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