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媒体针对民粹政府的攻击进行防御

作者James Breiner
Aug 19, 2020 发表在 记者安全
Person typing on computer

民粹总统们使用的技俩包括接管独立媒体,削弱记者公信力的喷子军团,对媒体的法律骚扰,对于具体记者的攻击以及有组织的暴力威胁,这场圆桌会议与会者在国际在线新闻组织会议上表示,会议由得克赛斯大学组织。他们还继续探讨了媒体是如何应对这些威胁的。

这场研讨会由《纽约时报》社论版编辑Kathleen Kingsbury主持。

Panelists for ISOJ2020

在线攻击

巴西最大和最重要的独立报纸Folha的Sérgio Dávila说他的媒体有着曝光Jair Bolsonaro及其家庭腐败的历史,即使在其于2018年成为巴西总统之后。因此,Bolsonaro不断在其公开亮相的各种场合攻击Folha。

在记者Patricia Campos Mello揭露Bolsonaro及其支持者如何利用巴西最受欢迎的、拥有1亿用户的社交网络WhatsApp传播关于她的虚假信息,比如修改过的涉性图片。

Folha也成为了推特上400百万攻击信息的对象,其中80%来自总统的保守派盟友们,Dávila说。

获取关于新冠疫情的数据

Bolsonaro针对独立媒体的战争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变得更加值得关注,这期间巴西发生了全球最严重的爆发之一。Bolsonaro不承认病毒的危险并截断了人们对于死亡和传染人数信息的了解渠道。

作为应对,巴西的领军媒体集中合作将各种在地信源的数据编纂统计。这种协作对于高度竞争的该国媒体来说还是第一次,Dávila说。

其他Folha采取的为自身防御的策略还包括:为员工培训如何保护自己以及如何应对威胁,为年轻人建立关于1964-1985军政独裁操作历史的免费课程,以及启动替代流失的广告收入的数码订阅机制。

[Read more: Lessons learned reporting on the pandemic in Brazil]

在匈牙利,媒体被接管

在匈牙利独立媒体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444.hu的Peter Erdelyi 说。在那里,首相Viktor Orban和他的右翼Fidesz政党自从2010年获得政权以来已经逐渐侵蚀了独立媒体。

有权的寡头与该政党在近年来获取了18家独立报纸。政府现在控制着拥有476家报纸、广播和电视媒体的网络。

Erdelyi的媒体启动于2013年,一月份以来拥有每月访问量1400万到2亿。它对于政府批评尖锐,政府的应对是不允许这家媒体接触公共官员和公共资料。

在匈牙利,由政府资助的抹黑行动被“外包”给了水军,媒体的员工收到针对,政府的官方口径是“独立媒体就是诡计”,Erdelyi说。

他的策略是参与一个行动以教导公众独立媒体的作用以及其如何服务公众。有时这意味着必须深入虎穴。他曾在一个有敌意的主持人的节目中与政府成员公开辩论。

“我可能能够说服一些我们共有的受众”,Erdelyi说。

Oligarchs aligned with Hungary’s ruling party have acquired independent newspapers and made them mouthpieces for the government’s positions on immigration and other topics.
Oligarchs aligned with Hungary’s ruling party have acquired independent newspapers and made them mouthpieces for the government’s positions on immigration and other topics.

“民粹主义者更高效”。

Anna Gielewska,波兰记者基金会的副主席,刚刚在斯坦福结束了为期一年的奖学金项目,在那里她学习了全球民粹主义政权如何合作。

“民粹主义者在煽动恐惧、愤怒与操控公众方面更加高效”,她说。他们将社交媒体充斥了冲突性的信息,由此大众不知道该相信媒体中谁的声音。

在她的祖国波兰,Gielewska害怕最近连任的保守派总统Andrzej Duda将会延续匈牙利剧本。政府正在威胁要国有化独立媒体、削减外资持有,尤其削减德国媒体公司的所有权。

她相信媒体应该采取民粹主义者的一个主要手段:采取更多的国际协作。独立媒体应该合作发表在一个国家被压制的新闻以便于真相能够抵达国际社会。她提及的一个清晰的例子是组织性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OCCRP)。

她提及的策略包括有:

  • 为倡导型组织提供法律支持以保护记者和媒体不受诸如诽谤或其他罪责的检控。
  • 建立支持公共利益新闻的全球资助。
  • 建立反宣传和反恶意信息的手册可供记者及媒体使用。
  • 在学者、记者以及公共利益机构间建立跨领域合作关系。

[Read more: Decoding Filipino-American journalist Maria Ressa's complicated legal battles]

在墨西哥,总统的头号敌人:新闻媒体

Juan E. Pardinas,墨西哥报纸Reforma的编辑总监,说当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在2018年以压倒性优势赢得总统大选时,他肃清了政治对手。他由此需要一个新的敌人,那就是他在媒体中发现的。 

在他当权的前20个月,Lopez Obrador (更多被称为AMLO),将Reforma拎出来了200次,Pardinas说。总统将之称为“la prensa golpista”,可以翻译成寻求推翻政府的媒体。 

“AMLO说我们在尝试摧毁民主,”Pardinas说。

墨西哥政府,无论在任何政党之下,都是该国最大的广告收入来源。政府传统而言会将广告交给友好媒体,而从批评性的媒体撤出。去年一家友好媒体获得了1800万美元广告收入,Pardinas说,但没有点名。这个收入流就将那些独立声音都噤声了。

某种程度上,讽刺总统的喜剧演员要比记者更容易成为被针对的靶子,Pardinas说。喜剧演员可以简简单单地嘲笑政府可笑的、误导的、错误的言论。而记者们必须先报道官方说法并且展示为什么这是不实的。到这个时候,人们已经根本没有在听了。

更多的政府规管?

在问答环节,与会者讨论了社交媒体平台诸如WhatsApp,脸书,Instagram和推特应该要为他们发布的内容承担起更大的责任。

这些平台在收割巨额的广告收入,但是大部分内容显而易见是虚假或者诽谤性的。不同于媒体机构,这些平台在大多数国家都没有管理内容的法律责任。

Dávila说WhatsApp在巴西是一个“黑暗的社交媒体”,因为你无法追踪到最终的信源。 

Erdelyi对于将政府置于监管社交媒体上的谎言并不乐观,因为政府本身就是虚假和恶意信息的主要源头。但是他确实青睐对于“不可靠行为”的监管,因为政治人物往往会在虚假身份之后。

Kingsbury试图用积极的调门来结束讨论。与会者要求她认可他们尽管面对攻击,但仍然以值得信任的新闻和信息服务社群的承诺。

Dávila说记者们应该将自己置身于当权者的反对面,但是“我们必须无惧无畏”。他以引用《华盛顿邮报》总编辑Marty Baron的话作为结尾:“我们不是在打仗,我们只是在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