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永恒变化的疫情信息

作者Abby Geluso
Apr 28,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Tube station

三月末,世界卫生组织不鼓励人们在无类似感冒症状时于公共场合戴口罩。不到一个月之后,疾控中心改变了这一建议。

在一月份,当新馆疫情才刚刚在欧洲和美洲出现的时候,最广泛流传的建议是简单洗手20秒钟即可。三个月之后,o全球人口的1/3处于封城隔离之中。

我们目前处于一个如同从乌托邦科幻小说中抽离出的现实之中。人们非常恐惧,寻找答案。关于新冠疫情,还有很多的未知,而这些答案通常都不会马上唾手可得。同时,数据与专家意见又都在频繁变化。

我与来自Vox, Mother Jones和《纽约时报》的记者聊了聊,关于他们如何报道这疫情中永恒变化的事实。 

[Read more: Brazilian favela journalists lead actions to raise awareness about COVID-19]

依赖于实地工作的专家

Vox记者Umair Irfan写了一篇关于几十种抗击病毒的疫苗的文章 —  就在美国成为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的时候。他和两名同事聚在一起,报道来自全国卫生机构流行病准备创新联盟以及全国过敏与传染病机构等研发疫苗的机构的信息。

Irfan发现他与科研工作者、科学家和医护人员的关系对于核实及深化他报道的信息至关重要。当面临截止日期时这就尤为重要。

“他们就和我们一样非常忙碌,如果不是更加忙碌的话,”Irfan说。“但大多数时候,一旦你与信源建构了关系,他们就会更具回应性。快速的事实核查就会变得很方便”。

Mother Jones的数据记者Sinduja Rangarajan也认为由专业人士咨询很重要。

“我非常依赖科学家、流行病学家以及机构的工作和数据,然后我自己进行所有的分析工作,”Rangarajan说。“那是我们有时间去做的”。

[Read more: How journalists are documenting loss during COVID-19]

在截稿期之前进行事实核查,理解一切有可能在你发表后出现变化

围绕新冠疫情的很多报道包含了推测和预计,从死亡数预计到经济何时重启。有这么多变量影响数字,即使看起来很可靠的预测也可能在做出之后很快被颠覆。

“很明显,我尽最大努力尽可能准确,”Rangarajan说,“但是观察数据信源,我能够看到信息更新不够及时,因为变化太快了”。

Rangarajan在她的报道中强调她的数据收集和预测做出的日期,以及报道的日期。她并不会每天更新报道;信息更替得失如此之快,不是那么好操作。最好的做法是在你的报道中明确信息永远可能出现变化,她说。 

对于他的作用,Irfan倾向于不要过分依赖于数字。“我确实会随着信息更替而更新报道,但是由于这个情况变化如此之快,我们学会了除非数据对于报道绝对必要,否则不用确切的数字”,他说。

对你的读者诚实

Rajangarian将她关于疫情报道的第一优先级给予透明度。

比如说,一篇她4月初的报道美国的病床供应之中,现在在文章开头注明:新冠病毒是一个快速发展变化的新闻故事,所以这篇文章中的一些内容可能以及过时。

“如果有一些东西很关键,我会告知读者。但是我想最重要的应该是他们了解他们在看什么。我在哪里获取数据?是今天的吗?信源是什么?并且保持非常,非常透明”,Rajangarian说。

Emma Goldberg,《纽约时报》研究员,表示同意。“我的报道要确保依赖于最知情、最及时的信息。但我想记者们了解我们对于这种快速变化的情况缺乏了解、有局限也很重要”。

简单的语言最有效。“断言纽约被病毒袭击更严重可能言之尚早 — 同样对于加州官员的防疫措施是否有效也是一样,”Goldberg和一位同事曾在一篇3月30日发表、4月14日更新的文章中说到。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一种全球百年不遇的情况。作为记者,我们在一种前所未有的、长时间的不断更新变化的信息阶段中工作。我们以最大透明度报道事实的职责就十分重要。

“我知道这是一段时间内我们都将急需报道的故事,即使在一切都已经受到控制之后,”Rangarajan表示。“现在,我们可以添加的价值就是了解我们周遭的世界,以及它如何变化,并去报道之。但是很明显,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Unsplash via Ben Garra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