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科学怀疑论的实用建议

Dec 15, 2021 发表在 COVID-19 报导
Scientist filling test tubes

虽然疫苗怀疑论者气候怀疑论者和其他类似反科学言论之出现早于这场疫情大流行,但这些声音在 COVID-19 危机期间的曝光率可谓到另一高峰。 今天,从德国的 “Querdenker (或称 “横向思维” 运动)到美国相当大比例的气候变化怀疑论者,都体现了这股对主流科学共识强烈抵制的潮流。

“科学怀疑论” 泛指对专家和可靠的科学发现的不信任。随着这股力量受到的报导日增,我们更应注意记者该如何报导以防止误读实况,及了解这些言论背后的助力。

以下是记者可以改善相关报导的一些方法:

[延伸阅读:报导疫苗、犹豫与失实信息的实用建议]

时刻提供更多背景信息

“科学怀疑论” 一词可能具有误导性;记者需要在提及它时提供适当的背景以助理解。

例如,儘管对 COVID-19 疫苗的不信任与否定气候变化的论调或有着明显的重叠,但抱持这两种怀疑观点的人并不总是一样的;对 COVID-19 疫苗有质疑的个别人士可能相信气候变化的现实理据甚或支持环保,反之亦然。澄清一个团体或运动对什麽科学专业持怀疑态度很重要,不该一概而论。

同样需要注意的是,科学怀疑论者并不视自己为反科学,他们经常会透过援引失信或较边缘的专家和科学家的说法,以支持自己的主张。例如,一场否定气候变化的运动可能会引用罕见的科学论点为自己的立场说项,纵使这些论点反对全球 99.9% 科学家的共识——即气候变化是人为的结果。

这些科学怀疑论者质疑的是主流科学。他们的不信任往往基于反智主义,或者是对专家和知识份子的普遍不信任,而不是科学方法本身——尤其是在涉及气候变化和疫情等高度政治化的议题时。

莫把科学怀疑论与右翼政治一概而谈

部份右翼政治与科学怀疑论者关係密切。在美国,共和党选民更倾向不接种 COVID-19 疫苗,或更倾向不相信气候变化乃人为;在德国,极右翼的德国另类选择党 (AfD) 曾公开以反对接种 COVID-19 疫苗作为其政纲的一部份。

然而,科学怀疑论本质上与右翼政治观点并不一定相符。例如,德国的 COVID-19 怀疑论推手 Querdenker 就吸引了不信任疫苗接种和封城措施的极右翼和政治左翼成员;在法国,政治左翼和极右翼领导人也普遍反对接种疫苗。

否定气候变化、疫苗犹豫和 COVID-19 怀疑论不属于同一政治阵容,谨记这一点将有助你避免过度简化和误导读者。

[订阅 IJNet 每周新闻通信,紧贴专为记者而设的机会和实用信息]

谨记大众仍普遍信任科学

在整场疫情大流行期间,反疫苗示威经常获得媒体广泛报导。持续高调聚焦这些大型活动可能会过份放大了科学怀疑论的实际影响力。在报导这些活动时,应当呈现更多语境,帮助读者在更宏观、信任科学的框架内理解这种现象。

事实上,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数据,在这场全球公共卫生危机期间,世界各地大多数人 “对科学家做对的事情有着一定的信任”。在同一项民意调查中,大半数 (58%) 还认为他们的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行动不足。

科学怀疑论有着实际的影响力——它们能左右地方、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层面的政策,例如令疫苗怀疑论者为主的社区调低疫控和隔离规定的标准。不过,我们仍需要令读者意识到这些论调并不反映大多数人的观点。

记者不一定要有科学或健康专门知识才能报导这议题。透过避免这些潜在的报导陷阱,记者能确保他们的读者更准确、更细緻地了解大众对科学的信任程度,以及这些信任(或其匮乏)是如何影响其所处社区以至世界其他地方。


图片来源:Julia Koblitz on 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