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2021年,ICFJ骑士研究员对新闻从业者有什么建议?

作者IJNet
Dec 29, 2020 发表在 新闻基础
2021

过去的一年对全球的记者来说都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随着COVID-19疫情席卷全球,媒体专业人士被迫跳出固有思维,将挽救生命的信息带入工作内容中。 

我们之中许多人调整了工作流程,学习了新技能来报道新闻。今天我们请ICFJ骑士研究员回顾2020年,整理了这混乱又艰难一年中的经验。 在此,他们分享了一些经验教训和建议,以供新闻工作者在步入2021年时参考。

达达·林德尔(Dada Lyndell

东欧

今年,我们的许多同事不得不辞职。 幸运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花时间去研究新技能。 

我仍然深信,每个记者都应该学习编码以及使用开放数据。这些技能不仅能支持新闻和调查方面的工作,而且还为任何新闻话题都提供新颖的研究方法。 这场疫情使我们之中许多人有机会去学习新事物,提供了许多可以实践的数据。 

进入新的一年,让我们继续为学习新技能创造空间,并继续发展我们的新闻事业。

[延伸阅读:2020年度故事——全球疫情故事编绘]

雅各布·奥塔维亚尼(Jacopo Ottaviani

非洲撒哈拉以南

在COVID-19疫情之后,公共卫生可能是另一个关键主题。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我们还应该考虑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作用,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无边界的地球仪中(至少其中一部分是无边界的)。如果我们四处旅行,那全球都会相互影响。新闻业应继续尝试开展从2020年开始的新工作。

我认为越来越多的记者应该掌握或熟悉人工智能和自然语言处理的知识,因为它们实际上是可用于验证和事实检查的工具。个人或一个组织不太可能借助人力去调查清楚大量的网络谣言及假信息。

尝试跳出边框去思考。尝试尽可能多学科学习,尽可能与研究人员和技术人员合作。这也是为何我们在组织中需要更多这些过渡角色——可以在新闻工作者、技术人员和设计师之间进行合作的人,来自不同行业但具有共同使命的人。这也是产出高质量新闻的方法,对责任者负责。

塞吉奥·斯帕格诺(Sérgio Spagnuolo

巴西

2020年,很多记者花费了大量时间与精力与报道他们身边的疫情新闻。我认为明年,当生活慢慢恢复正常后,我们应该走出家门,回去关注更多身边以外的新闻。当然,办公室内也能产出好新闻,但是我们都知道,新闻界内真正有价值的新闻报道,是走进现场去带回第一手资料的新闻。

话虽如此,我还是认为2021年,计算机辅助报告将成为一个报道重点。因为新技术的发展,将帮助记者完成从琐碎任务到轻松分析大量数据和文档的工作中取得突破。 我们应密切关注新闻业中的人工智能和自动化。

[延伸阅读:报道新冠疫苗时的注意事项]

法比奥拉·托雷斯(Fabiola Torres

拉丁美洲

2020年,无论大小许多新闻团队都面临着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报道:这一场疫情迫使我们改变了报道策略,寻找更好的方法来对抗错误信息并在困难的条件下进行调查。

其中有一些经验非常宝贵,并教会了我们2021年应考虑的良好做法。 让我们做更多以服务为中心的健康新闻。

  • 今年,由于冠状病毒,许多读者第一次接触了科学和健康新闻界。让我们通过提供最重要的,更实用的相关内容来使读者们走在信息了解的前端,以便读者将这些信息应用到日常生活中。
  • 让我们继续使用数据来加强读者体验。跟上疫情中的数字和疫情趋势的工作量很大。但是,我们知道,最重要的是不仅要用图形显示数据,还要选择能更好的数据去解释现象。读者希望通过至少了解我们面对的现实而感到更加自在,而不是仅仅积累来自未知事物的恐惧。
  • 让我们继续进行合作性新闻报道,这种合作包括读者、科学家以及记者。疫情向我们展示了各种类型的合作和团结。只有共同努力,我们才能在报告中得出更好的结论。
  • 让我们继续尝试更多合作形式。今年是Facebook Live和播客的时代。让我们利用这些空间,以便与观众进行更好的交流。让我们使用新的媒体加强联系,实现我们的主要使命:新闻是一项服务。

珍妮·华纳(Janine Warner

拉丁美洲

投资团队很重要:今年我们都被关在家中,通过Zoom窗口观看彼此,窥见今年彼此的生活——我们的孩子、宠物以及我们的个人责任。 这种疫情所带来的一线希望是,许多组织现在都在探索如何通过提供更灵活的时间表或满足在职父母的需求来更好地为员工提供支持。

 投资者会告诉你,一支优秀的团队比一个好创意更有价值,因为一支优秀的团队甚至可以克服最意外的挑战。 在SembraMedia团队中,我们迈出了第一步:聘请了一名人力资源专家,就如何在这种充满挑战的时刻如何以创新的方式相互支持和相互支持,如何使会议更有效以及如何彼此之间产生更多的同理心进行咨询。

 如果你还没有这样做,那么在今年困难的一年结束时,我最好的建议是考虑如何投资以更好地照顾团队。


主图作者为 Moritz Knöringer,通过 Unsplash 达成知识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