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培训和课程帮助记者为危险环境做好准备

作者Brooke Stanley
Aug 23 发表在 记者安全
Ambulance

去年,54名记者被杀害,250名记者被投入监狱,还有无数其他人为了做报道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工作是危险的,而记者们需要为了最坏的情境做好准备。 

当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IWMF) 2014年第一次开始把奖学金获奖者送去报道冲突和后冲突地区时,他们知道为记者们以安全培训武装起来非常必要。机构开始要求获奖者们参加敌意环境与紧急医疗救助培训,或者HEFAT。这个三到五天的课程教授安全、自我防御以及情境意识,方法是通过课堂教学以及采访的危险实景模拟。

“它帮助你产生出肌肉记忆,你就会理解你的反应”,IWMF的副总监Nadine Hoffman说。“你就能够想清楚你能够做的一些最佳的实践”。

IWMF将每一次的HEFAT课程都按照获奖者前往的国家和将遇到的情景量身定制。比如说,报道墨西哥的获奖记者们要学习如何应对诸如绑架这样的集团式犯罪威胁,Hoffman说。其他的技能还包括急救,枪击应对以及个人安全。

尽管HEFAT课程并不总是聚焦自我防御,IWMF依然在记者们越来越高的需求之后增加了这些基础课。参与者会学习到一些帮助防御攻击者的基本动作,无论他们体格如何。“我想,尤其对女性而言,这很重要,”Hoffman说。 

Aliya Bashir是一个驻点在印管克什米尔的独立记者,也是IWMF为女性记者专设的Howard G. Buffett Fund资助获奖者。2016年,她在报道克什米尔区域冲突叛军遗孀之前参加了HEFAT培训。

自那以后,她在培训中学习到的技能就成为了她记者生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现在,她每赶赴一个任务,就会考虑为了使之安全需要做哪些预先警示 — 从支持采访和拍照到让一名好友了解她何时会进入重军事区域。

“作为一名女性,我需要一个强大的精神力量并足够自信,”Bashir说。“至少我可以用一些基本常识保护自己”。

Notes from a HEFAT training
Anita Pouchard Serra, another IWMF fellow, shares her notes from a HEFAT training.

 

HEFAT是由诸如位于华盛顿的全球记者安全组织,英国的蓝山集团等机构提供的。一些新闻媒体和项目向自己的员工和研究员提供这些培训,但是对于自费参加的记者们,培训可能显得相当昂贵 — 通常需要花费1000到3000美元。一些诸如Rory Peck基金安全联盟文化组织之类的机构会提供资助奖励,但是那些也很难获得。

然而,HEFAT不是记者们自我保护的唯一途径。记者们还可以找到本地武打艺术学校学习自我防御和环境意识技巧,比如巴西的Jiu-Jitsu,菲律宾的的Kali,以及以色列的Krav Maga。

Michael Cummings是一名搏击中心的教练,这是一家位于弗吉尼亚的自我防御功夫学校,提供关于Krav Maga,Kali以及巴西Jiu-Jitsu的课程教学。当下他们培训250名学生,是这个区域众多类似学校中的一所。

“我们看到这里有很多警察,很多政府工作人员,外国服务机构,DSS [防御安全服务机构] — 就是那些你在无法控制的情境下会见到的人,接着糟糕的事情就会发生了,” 2004年在美国军队创始对抗性训练的Cummings表示。 

专注于基于现实的自卫或者保持身材的课程,不同年龄段和竞技程度的学生们都在一起接受培训。

诸如搏击中心这样的在美国的自卫学校会员资格需花费每月100-200美元。尽管价格不菲,它能提供对于基本自卫技能感兴趣的记者们另一个选择。

不论培训的种类,Bashir相信记者们应该不断教育自身如何在地保持安全。在完成IWMF的第一个HEFAT培训之后,她完成了另一个普利策中心的课程,并开始常态式地指导年轻记者进行类似的培训。

“没有任何报道值得花上生命,” Bashir说。“如果你不预先计划,很大机会你会处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