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在虚假信息时代了解新闻报道的作用

作者Korey Matthews
May 07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Newsroom

媒体上虚假信息和恶意谣言的挑战已经成为了当今世界读者和记者面临的主要忧虑,但是全球很多人依然并没有理解。各种机构和奖学金纷纷涌现,旨在帮助不同程度和层级的媒体从业者更好地理解虚假信息,其历史以及机制,从而能够抗击之。

在2018年5月,我与来自美国和德国的记者们旅行到华盛顿、弗吉尼亚Charlottesville以及纽约,这是 Cultural Vistas机构组织的虚假信息时代的新闻奖学金项目的一部分。我们参访了不同的新闻机构,包括《纽约时报》和美联社,与媒体专家交谈关于记者该如何使用真实公正的报道以抗击被虚假信息和恶意谣言浸透的社会 — 以及这些勤奋的努力在过去成效如何。

根据历史学家和作家Cindy Gueli博士的说法,她在华盛顿与我们交谈,如今新闻行业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期政治性虚假信息的最有效例子来自于拿破仑三世。

“他向公众发布的公告板包含了夸大其词甚至常常虚假的推销他职业成功和个人权威的内容,” Gueli告诉IJNet。

Gueli也提到了许多那时的人相信这些信息,原因在于这能够加强他们本就抱持的想法 — 这种现象在现代的许多研究中被一再证实。

“即使许多人质疑拿破仑的那些声称的真实性,他们也往往愿意忽视它,因为其与他们的期待相符,或者有利于他们自己的目的,” Gueli说。

如今致力于抗击虚假信息的记者们无需回看拿破仑,可以关注一个更临近的例子寻求启发。在尼克松总统的水门事件丑闻期间,记者们使用事实,将公权力进行约束,以达到将真相带给公众的目的。

“扎实的调查基本功和挑战权威的勇气使得新闻传媒在揭露尼克松政府的层层叠叠的谎言与掩盖过程中如此重要,也成为记者们最好的自我辩护基础,” Gueli说。

许多全国性的机构正在采取措施抗击如今的机构层级的信息危机。比如说,美联社就将记者和编辑调配到全球不同地点以多生产制作原创内容。这使得她们能够尽量依赖自己的报道,而非吸纳来自外部的内容。他们目前在全国263个地点有设站,全球范围则有超过一半的人口每天收看他们的内容。美联社致力于迅速和有效地更正错误,他们也在网站和社交网络发表更正以期更加透明。

尽管坚持这些新闻的基本原则在抗击虚假信息方面至关重要,这些努力仍然有赖于媒体自身有效对抗信息危机。有一些机构不认为好的新闻就足够了,而在教育受众应该如何更合适地消费新闻。NewseumED就是其中之一,提供关乎媒介素养的课程计划帮助教育者在课堂使用。另一个则是加拿大的MediaSmarts,发展公众意识提升计划,比如说“媒介素养周”,以提升媒体知识的重要性。 

全国媒介素养教育协会 (NAMLE) 在其网站上将媒介素养定义为“使用所有形式的传播沟通接触、分析、评估、创造以及行动的能力”。根据NAMLE的行政总监Michelle Ciulla Lipkin — 我们奖学金之旅的另一位讲者 — 在评估媒体的时候不同形式的媒介必须纳入考虑范畴。

“之谈论基础素养已经不够,比如印刷,写作和消费,”Lipkin在PBS的新闻一小时的一次采访中表示。“当然那是基础,但是我们需要超越,确保所有的媒体都被包含进了我们关于媒介素养的探讨范围之中。”

通过像是“虚假信息时代奖学金”这样的项目,记者们学习到了新的抗击虚假信息的方法,并同时得以构建遍布全球的从事相似事业的同事人脉网。ICFJ的真相之声奖学金(TruthBuzz Fellowship)以及斯坦福的John S. Knight新闻奖学金则是其他能够帮助记者们发现抗击虚假信息方法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