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在国外报道:一名通讯社记者的生活

作者Clothilde Goujard
Nov 02 发表在 新闻基础
City

 

IJNet将“在国外自由撰稿“”系列扩展,以展示通讯社记者眼中在另一个国家报道的不同的感受。

自从他开始为法新社 (AFP)工作,Danny Kemp已经在全世界的七个城市生活和发回报道了,对于一名通讯社记者而言,这并不罕见。 

法新社在全球151个国家有201个分社,它的记者们常常在全球到处奔波报道新闻。

“你不得不每四五年就搬家一次因为你知道你将不停地规律地搬工作地点,” Kemp说,他最近刚刚搬到了荷兰的海牙担任法新社当地新闻驻点主任。

2004年当第一次申请法新社驻香港的工工作职位时,Kemp住在英国。接受那个职位之后,他很快搬到了伊斯兰堡,接着是曼谷。不久后他又搬回了欧洲,相继在巴黎、伦敦和布鲁塞尔工作。 

“大部分而言,是自愿的。你看到一个感兴趣的职位,就去争取。与此同时,我们在总部的同事对于需要什么人在特定职位也往往心中有数,所以你会被向特定方向往前推动,”他说。

与外交官相似,记者们常常也会得到搬家的支持,尤其是在他们不熟悉当地语言的国家。当和他的家庭一起搬到伊斯兰堡的时候,法新社帮助Kemp找到了住房和一辆车。但是在欧洲,他就需要自己搞定一切。

在搬到一个新的国家之前,记者要通过做功课以及与其他已经在当地的同事联系来进行充分准备。

“你要去找尽可能多的关于这些地方的书籍,” Kemp说。“书会给予你这个地方大概如何的一个图景、你将会报道的故事、以及你到那之后可能将会做的特写的灵感。”

尽管法新社并不提供预先的语言特训,记者们有时会得到通讯社的支持在当地学习。他们常常也会得到该国家新闻驻点的其他当地记者的帮助。

“[在一些地方] 很多报道是由当地记者用当地语言与当地信源交谈后进行的,” Kemp表示。“[作为一名外国记者],你的工作是找到更强的角度,并将之转变为英文的通讯社风格报道。”

记者们会有他们自己的报道项目,时不时在本地报道,尤其是如果他们能够说当地语言的话。过上几年之后,他们的基地报道和编辑工作就会变成非常正规的专业意见,但他们将不得不再搬走,这就会使得情况变得复杂。

“这有点像离婚。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在他们曾经所在的那个国家里还有未完成的工作,” Kemp说。

但往往很快新的所在国家又会发生大新闻,这种兴奋感和工作强度会使得那种离开前一个已经熟悉的国家的怀旧和失望感被取代,Kemp说。

法新社延长了一些职位的时长,但是继续保留了调派记者到处换岗的做法。这个通讯社希望继续给予年轻的新人记者机会,避免资深记者长时间把持一些岗位,Kemp表示。

不断搬地点也使得通讯社记者持续不断地学习、适应以及发现适合国际受众的最佳角度和故事。

“你可能会在到了一个地方五六年之后卡主,看不到新东西,无法做出回应,” Kemp说。

通讯社生活并不适合所有记者。法新社的记者编辑们不得不快节奏工作并且负责所有方面的内容。尽管他们有时也会做一些长篇幅的特写,但他们也不得不做很多短平快电讯稿。

“我认识一些只喜欢些长篇特写稿子 — 报道的内容更多— 观点也更多。如果你想要做这样的事情,你就不应该为一家通讯社工作,”Kemp说。

尽管后来有了国际化的事业转型,但Kemp说,他在一家本地的英文报纸担任记者的起点教会了他在全世界可以通用的工作技能。经过十年从不同地点进行报道的生活之后, Kemp学会迅速调整,并以开明观念进行报道。

“你一定得进入一种情境,但并没有先入为主地想好我将要讲述的故事会是什么样子,”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