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在公开信中,自由记者要求更公平的报酬和更好的对待

作者Cristiana Bedei
Feb 8, 2019 发表在 自由撰稿
Freelancer

目前大约已有800名记者签署了一封要求结束不公平和缓慢的、对于自由记者的生活质量有损的付酬情况的公开信。这封信由自由记者Anna Coudrea-Rado在2月5日发起,引发情况是上个月有BuzzFeed《赫芬顿邮报》 VICE的2,100个媒体工作机会被裁减,以及一家英国的女性在线杂志The Pool被关闭。

“这是我已经考虑了好几个月的事情,自由记者的薪酬很不合理,也使得从事这项工作变得很困难,” Codrea-Rado说。“但是The Pool被关闭使得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紧迫,原因是非常多的自由记者,而他们有大量被拖欠的薪酬。”

随着印刷和电子媒体的从业者人数持续缩减,自由记者成为了媒体赖以运作的日间重要的源泉。在2008到2017年间,美国新闻媒体工作岗位锐减了23%,而根据一项估算,2014年以来各行业自由记者人数却增加了370万。而在英国,一项国家统计局2016的问卷调查显示,2016年自我认同为记者的84,000人之中,有34,000是自雇人士,2015年这一数字是18,000。

“我想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的自由记者。这将会是必然性和自主选择的综合结果,” Codrea-Rado说,她在2017年被VICE裁员之后成为了自由记者。随着时间推进,她相信更多的自由记者将会协同工作,形成共同体,一道为更好的权益和认可而努力。

Codrea-Rado并不是唯一转而寻求共同行动的人。跨越国际,自由记者们纷纷开始组织起来。在一月末,瑞典自由记者们从几家报纸获得了一份协议,承诺涨薪。在法国,一组自由媒体从业人签署了一份公开信反对低薪酬和迟薪酬,就在同一天Codrea-Rado在英国发起了她的行动倡议。

在她的信中,Codrea-Rado向英国媒体提出了三个可行性的解决方案: 

  • 结束“发表才付酬”政策,也就是自由记者只有当作品获得发表之后才会被付酬,往往是在工作完成几个月后。“我们呼吁媒体机构在提交选题时先预支一半费用,待到其他部分完成后再付全款”,公开信写道。
  • 遵从滞纳金。如果媒体机构不在30天的法定期限内付酬,这是1998年商业债务(利息)法规定的,这封公开信建议他们应该被追责。
  • 对于不够完善、未能较好处理自由记者薪酬的付酬系统进行升级。

“我想,这封信里所有的诉求都是现实的。那是我们的目标,看新闻媒体是否会实施,” Codrea-Rado说。她补充说明显的下一步会是直接与新闻机构接触展开关于这个议题的对话。

"Anna的行动非常急需,并且会改变这个不公平的体系,”驻点伦敦的特稿写作者Amelia Tait表示。“最使我惊讶的事情是当我成为一名自由记者的时候我甚至比之前担任编辑的一个月收入还高,但不知为什么最终拿到的却更少。”她解释说这是因为需要等待60天,有时候甚至是90天才能为之前的工作拿到报酬。

Angela Hui,在2017年被裁员之后全职成为自由记者,也签署了这封公开信。“自由记者被当做门垫子已经太久了,那些媒体机构和负责人踩着我们走,那些糟糕的付酬体系和拖欠滞纳金的糟糕借口,”她说。

Hui回忆起曾与一家付酬政策是发表后45天付酬的公司工作,但实际上还是会再晚上三个月,并拒绝支付滞纳金。然而,她依然毫无办法,只能继续与他们合作。“我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她说。“我还依赖那些钱来付房租和吃饭,毕竟要生存啊。” 

在竞争极为激烈且资金匮乏紧张的新闻行业,许多自由记者发现自己无法与媒体机构谈判,或者拒绝掉不公平的工作和付酬安排。对于Codrea-Rado这样的自由记者,以及许多其他的已经签署这封公开信的记者而言,集体行动提供了一种可能使得新闻媒体机构能为其掌握那些以为他们工作而谋生的职业工作者的权力负责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