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发展中国家的声音: 全球媒体研究所的新闻模式

作者Jenny Manrique
Mar 30 发表在 新闻基础

主流媒体全球缺少关注地区的报道忽视当地的声音、缺少背景信息、重复刻板成见、在主要报道结束后很少进行跟进。为了帮助本地女性成为专业记者,并带着解决方案,Cristi Hegranes在十年前建立了“全球媒体研究所(Global Press Institute)”。

“与驻外记者空降到灾难现场进行报道的新闻相比,我们更多的阅读到当地独特的新闻”,Hegranes在旧金山举行的GPI成立10周年活动中称。这次活动包括60名GPI女性记者的肖像画、以及3个全新新闻分社完成的项目:刚果民主共和国、墨西哥和尼泊尔。

“我们从社区饿角度来看报道,”Hegranes说。“通过深入社区和使用当地语言,我们的记者获得了卓越的故事想法和资源”。

自建立以来,GPI已经培训并雇用了了来自26个国家的超过160名女性。它包括了又24个板块组成的介绍课程,内容包括采访技术、新闻摄影报道技术、视频和社交媒体等。

“我们教授新闻道德,以产生出公正和准确的报道,”Hegranes说。“我们有五个层级的事实检查过程,而且指导报道被验证正确后才会发表。在过去10年,我们发表了14个更正。”

超越刻板印象

来自一些国家的记者,例如危地马拉的巴纳哈契、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布卡武、印度的勒克瑙,建立了新闻编辑部,而且每周能获得1000美元的收益。这些文章都发表在“全球媒体期刊(Global Press Journal)”上,这个多语种的杂志集录了来自100多个国家、13种不同语言的文章。

“这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这些记者从开始学习基本技术,例如微软的Word,直到现在可以报道你在美国主流媒体从未见过的故事,”Ivonne Jeannot Laens说——这名来自阿根廷的记者最近被提名为GPI全球培训协调员。

根据内部研究,不超过2%的全球媒体资源是母语为非英语的女性记者。作为培训的一部分,女性可以获得相机和录音机来捕捉这些这媒体上闻所未闻的报道。

“在阿根廷,进入棚户区是一件可怕的事。救护车前往那里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我们有本地的声音来告诉我们当地的真实生活状况,”Jeannot Laens补充说。

如果世界上有一个地方会重复报道,那里是非洲,GPI地区编辑Wairimu Michengi说。例如刚果(金),通常被媒体描述成世界强奸之城、或是被暴力和政治混乱消耗的地方。

“这些是媒体犯错的地方,”Michengi说。“即使是我们想要在数字化革命中获得快速和有激情的报道,我们仍然需要关注新闻的正确性,因为不准确造成的伤害有时难以愈合。”

Michengi的工作地在肯尼亚内罗毕;在那里,她建立了一个使用相同母语的可信赖网络,且并没有将其视为“外国人”。

“我们拥有社会和政治资源来了解他们的状况,更重要的是人性,”她说。Michengi完成了很多调查新闻报道,例如肯尼亚蛇头帮助非法移民进入欧洲,以及一名教会神职人员欢迎LGBT人士进入教堂。

“新闻是一项艰巨的工作”

为了应对恶劣的媒体环境,记者参加安全培训课程,并打造风险管理计划。然而,记者面料的另外一个挑战是公民新闻的热潮。

“我们知道公民新闻通常来自维权者的角度,因为很多报道并没有平衡性的观点,”在斯里兰卡的亚洲编辑Manori Wijesekera说。“因为我们报道的类型,我们对公民新闻说不。这就像是说赤脚医生:并不是所有人都将进入手术室。新闻是艰巨的工作,你必须学习。”

Wijesekera回忆一段事实检查经历:一名公民记者称超过700万印度女孩被强迫劳动。这篇文章引用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5年的报告,通过处理,让数据看似2015年的数据;事实上,真是数据来自2002年的国际劳工组织研究。“有时一些看似有力的信息也需要获得实地的验证,”她解释说。

“亚洲是一个复杂和充满挑战的地方,我们关注的全球其它地区同样如此,”她补充说。“我们的故事到达全球读者,甚至在于性别的道德抗争——这就是我们存在的价值。”

Main image and secondary image taken by Jenny Manr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