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移动创新实验室进行移动端尝试

作者Sam Berkhead
Mar 7, 2016 发表在 移动端新闻

当讨论新闻未来时,不提到移动新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到2020年,全球预计有61亿智能手机用户——一几乎是全球人口的70%。从2015年开始,全球50家媒体中,有39家获得的移动端流量超过台式电脑。

这就是卫报美国分社在11月建立了移动创新实验室(Mobile Innovation Lab)——一个致力于研究移动新闻的试验机构。这个实验室将探索5个核心领域:现场报道、视频、内容传播、内容互动和信息通知。

到目前为止,该项目的试验包括:在共和党大选候选人辩论期间,通过WhatsApp与读者交流;使用Periscope和Facebook Live来报到威斯敏斯特狗展(Westminster Dog Show);此外,还有更多的项目正在制作中。

我们和编辑Sasha Koren讨论了移动创新实验室的工作,以及推动创新的计划:

IJNet:这个实验室的试验大概是什么样?

Koren:我们在建立原型,进行比较测试——我们可以在一部分卫报读者中进行测试。一旦获得开发者,我们会更好的了解试验将引向何方。

例如,我们可以向一小群卫报读者发送通知,接着再进行A/B测试。我们以常规方式向一半读者推送关于现场活动信息,然后向另外一半读者发送完全不同的信息——无论从语气、形式或不同的方式。我们可以从中了解到读者的一些有趣反应、哪些信息有用,哪些没有用。

这个实验被设计为梳理从读者如何做出反应、了解什么内容能够引起读者关注,而不是从我们的专业角度出发。我认为如果实验成功,我们可能会做一些没有用、读者不会反应的工作;换句话说,成功就是失败。我们希望拨开边缘看到发展的空间,而这些也会给我们展示出没有发展空间的领域。

一个没有类似BuzzFeed资源的媒体,如何复制创新模式?

我们在思考移动和本地新闻。我的一部分家庭成员来自佛蒙特州一个小镇;该镇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地方报纸,它也有活跃的网络存在。这是否意味着媒体可以到达真正投入的读者,但是没有资源简历类似于BuzzFeed的平台。这是新闻行业的两个极端:小镇报纸和全球性新闻机构。

我认为如何能够为我们想出一些轻巧、易于实施的解决方案,那么将会是整个新闻的胜利。例如,珊瑚项目(Coral Project)真正在制作开源、与平台无关的解决方案,以便任何大小、形态和资源层次的媒体,不用付出太多精力就能使用这套方案。

当年面对资源的约束时,它总是一个挑战。我们希望做一些能够继续推动新闻发展的事,无论是全球知名媒体,还是大小型媒体机构。

你有衡量成功的指标吗?

我们没有确切的指标。这并不是说我们有宽泛的授权,例如建立一个app并使用18个月。如果我们认为一些内容将有助于回答行业问题或发展的方向,我们会进行尝试。但是我们没有一套具体指标。

我们打算做的另外一件事,是召集关于移动和新闻的对话,将对这些感兴趣的人聚集起来并进行讨论。我们按照卫报的传统,喜欢公开的工作态度。我们希望让读者了解我们的决定、方向、经验和态度。我们一直在努力确保自己的工作不只是公开,而且要让读者乐于看到。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Japanexperterna.se. Secondary image is a screenshot from The Guardian U.S.' coverage of the Westminster Dog Show via Facebook 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