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TrollBusters: 女记者在线骚扰防控指南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Feb 23 发表在 记者安全

十年前,TrollBusters网站的创始人Michelle Ferrier面临一个令人苦恼的抉择。

有两年,这个女记者被充斥着威胁和种族主义辱骂的信件所困。随着这些信息变得愈发恶意,Ferrier选择辞去了她在佛罗里达地报社专栏作者的职位,搬家到了另一个州。

在那个时候,她的折磨者使用美国的邮政服务来寄那些满是恶毒谩骂的信。尽管方法变了,骚扰依然是女记者的梦魇。如今,在线网络喷子是那些“仇恨洪流”的罪魁祸首,Ferrier这样描述。

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 (CPJ), 网络骚扰正在成为新闻行业中越来越严重的恶意行为。在推特和其他社交媒体上进行的网络攻击“在几乎每一个网络普及的国家都在发生。”

“如果你有声音和平台,你就会成为一个目标。这是新的围猎场,”Ferrier说,她由于自己的伤痛经历受到启发决定采取措施。

在2015年1月,这位俄亥俄大学新闻学教授创立了TrollBusters,一个自我定位为为遭受网络骚扰的女记者提供救助服务的网站。她和一组国际女记者合作以帮助开发工具、提供服务,帮助在网络骚扰发生时进行干预。

网站提供了各种工具,包括社交媒体监控系统,数码卫生课程以及描绘各种威胁情景的图标。Ferrier解释了TrollBusters的虚拟求救团队是如何工作的。

“当一个在线骚扰的目标联系我们,我们会得到他们的首肯,并且发出一个警示。这会使得网络喷子知道我们正在监控情况。接下来,我们会创造一个保护的藩篱,向他们的网络对话中发出正面信息以从感情上为他们打气并显示支持。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独这一点非常重要,”她说。

去年,TrollBusters向超过300名记者提供了关于数码安全的培训,其中80%是女记者,还监控了超过150名媒体专业人士以帮助制止在线霸凌。他们的数码卫生课程和图标被下载了超过3000次。

Ferrier说,对于记者的攻击倾向于与那些普通大众的经历有所不同。它们是匿名的,高度协作的,通常有超过一个人参与其中。他们迅速出现,并且经久存在。她提到这些“聪明的流氓”同样也针对媒体。

一篇《纽约时报》报道描述了这样一个聪明的流氓是一群“个人组织的向一窝蜂密封或者鸽子一样操作的人。”他们使用手机和即时通讯“与其他群居动物一样行为,”形成对于一种情况的集体反应。根据《纽约时报》,聪明的流氓可能会产生很严重的效果。

TrollBusters在推广一种主动进取的姿态。网站宣称,“当你锁定在线威胁、网络骚扰或者其他针对女性记者的行为,发一个SOS,我们会是第一个在线响应的,发给你,或者任何正在遭受攻击的人,正面积极的信息,虚拟的拥抱或者提供恢复名誉的服务。” 

一旦一个正在被骚扰的对象寻求帮助,TrollBusters就会“扫描推特、脸书以及其他社交媒体渠道,寻找提及你的帖子。当我们发现一个威胁,我们会提供资源和信息,减低在线骚扰的效果,帮助你留在网络上。”

表示自己寻求帮助的方法包括发出一个短的,安全表格,以开始监控和支持这个过程。

数码卫生课程聚焦于在骚扰开始前进行预防。下面是一个课程内容的样本。每一个提示都与提供附加信息和资源的课程相关:

对于Ferrier, 创立TrollBusters是一个痛快淋漓的过程,一个向看不见的恶魔还击的方式。 

当她成为Daytona海滩新闻周刊的第一位女性黑人专栏作者的时候,她开始收到仇恨邮件。这些邮件在整个2005 – 2007年持续到达。随着对于自己和家庭的恐惧增长,她在家里安装了一个安全系统,戴上伪装,并且学习射击。最终,她对她的编辑说,“我没法再这样生活下去了,”然后辞职了。Ferrier很快知道了威胁是来自于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

在2017年10月, 国际女记者基金会 (IWMF) 收到了一笔资金来进行对于女记者遭受在线骚扰的研究。拥有中佛罗里达大学博士学位的Ferrier, 是这个项目的主要调查员。

“我们通常会听到美国女记者正在经历在线骚扰回潮的轶事和证词。这些通过这一项研究采集的数据将使得我们能够真正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和程度,“Elisa Munoz, IWMF的执行总监表示。

“我们把这个视为一个对于言论自由和记者安全真正的威胁。尽管这项调查是聚焦美国媒体,我们希望能够将相关努力向全球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