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2019年,新闻编辑室将聚焦影响力衡量

作者Patrick Butler
Dec 19 发表在 专题
Water droplet impact

新闻媒体在衡量诸如印象、到达、互动等方面非常擅长。我们也非常擅长确定谁正在阅读我们的内容,花了多长时间,如何分享。

我们做得不那么好的,是衡量为什么我们的内容重要。一条报道做到帮助任何人进行更好的医疗保险决策,联络城市议员,或者更智慧地花钱了吗?做到使得官员们解决一个危险交通枢纽的问题,改善对于无家可归者的服务或者收紧可能滋生腐败的政策了吗?换言之,它做到使得能够帮助我们的受众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实质成果出台了吗?

在2019年,新闻媒体将会加强衡量他们对于社会影响力的努力,不仅仅因为这会使我们感觉更好。我们正在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媒体公信力危机。一种重获受众信任的方式 — 以及那些潜在受众 — 就是向他们展示,新闻能够在帮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个层面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比如说,McClatchy新闻编辑室,在通过#ReadLocal活动发起关注公信力。这个活动强调重要的调查报道以及能够为读者生活带来切实改变的报道。这项行动比那些通过社交媒体、直播活动以及其他非新闻编辑室传统工作的活动与受众互动的模式又前进了一步。

调查报道中心,ProPublica,以及Gannett是另外一些将追踪报道影响力作为优先事项的媒体集团。Gannett这项工作的领军者是Anjanette Delgado,她是底特律自由媒体的数码资深新闻总监。她先是帮助新闻媒体集团刊物研发了影响力追踪器,这也是Gannett集团的一部分。这一支调查团队认为传统的受众衡量标尺不能够捕捉他们的报道所催生的主要变化。现在,整个Gannett今日美国网都可以使用新工具来确定哪些故事影响力最大。

这种趋势的触及范围超过了美国的疆界。ICFJ奈特研究员Pedro Burgos在巴西领军了一个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工具,使用动画来发现新闻创造正向改变的案例。他的工具被叫做Impacto,在巴西的六名媒体合伙人使用它来抓取公共文档、社交媒体、学术研究以揭示报道带来改变的时刻。Impacto能够探测出一条新闻是否被具有影响力的人引用了 — 比如说议员在法案之中或者城市官员引用之作为清理一个垃圾场的理据。

这种前提是通过追踪影响力案例并将之与受众分享,受众对于媒体的信任将会提升。比如说,有一家报社使用Impacto,记录了每一个关于影响力的例子,因此当一名读者打电话要求取消订阅的时候,员工可以查阅相关记录,然后向致电者展示这份报纸在他所在位置如何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品质。

Pedro所做的项目,是由谷歌新闻实验室支持的,其中并不仅仅是研发和测试Impacto。它是要使得新闻机构对于衡量影响力的重要性提升认识度,用任何工具都可以。他在南北美洲的峰会发言探讨相关内容,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来自五个国家的新闻编辑室对话。反馈通常都是很热情的:“是的!我们应该怎么做?”

在2019年和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新闻编辑室可以使用的工具。呈现影响力将成为为了可靠、准确的信息保持和拓展受众的关键途径。我相信我们的未来依赖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