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数据新闻的新趋势

作者Marianne Bouchart
Feb 15, 2019 发表在 数据新闻
Data

从创新以及全球大规模数据新闻合作的角度来说,2018是很棒的一年。

机器学习、传感器、自动化以及新的数据资源正变得更加受欢迎。多亏了我们的专家,我们得以衡量这个领域的状况:

所有讨论者都同意在过去这一年里,全球的数据新闻团队超越了自己。“产生了许多有趣的作品,从天堂文件剑桥分析再到关于缅甸的卫星图像作品,等等,”Chua表示。

数据新闻是一个不断增长的领域

Simon Rogers,谷歌的数据编辑以及数据新闻奖竞赛项目总监 (截止日期:2019年4月7日),探讨了我们走过的漫长道路:

“我们不再是盲目摸索。曾经有一个阶段是‘让我们回答这个不重要的问题,只不过是用数据回答’。我想这个阶段已经结束了  — 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太多太多。我感到数据新闻终于成为了主流并在全世界广泛传播。”

那么这一年里的顶尖创新是什么?应该是已在全球很多国家变得更频繁普及的机器学习技巧的应用。其他的创新叙事技巧也在这一年里浮现。自动化,或者使用机器人以帮助大规模项目实行的艺术,也是其中之一。Segnini看到了自动化和新的数据资源正变得更加受欢迎。 

Bayerischer Rundfunk和德国媒体SPIEGEL的一个例子:

Discrimination in the rental housing market
Discrimination in the rental housing market

 

为了证明在德国租房市场上歧视的存在,数据新闻记者们以自动化方式向大约7000个公寓广告发出了超过20,000份申请,并借此评估回收到的回应。结果得出了一份数据驱动新闻报道的优秀作品。你可以在这篇文章中读到这个项目。

协同式数据新闻项目正在崛起

我们的专家观察到的第二个趋势是,现在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大规模协同式合作。这并不仅仅发生在西方国家,也包括亚洲、南美以及非洲的团队。

ICIJ发起过移植文件项目,是与来自36个国家和250名记者合作,调查未得到充分检测或者干脆从未得到检测的医疗设备引发的伤害。

还有一个项目是西非泄露,调查非洲的精英是如何将其数以十亿计的资产离岸藏匿的。

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 (OCCRP) 则继续其在欧洲、非洲、亚洲、中东、拉美以及美国的调查工作,ProPublica 通常会通过其发布平台合伙人网络发表协同工作的成果。

同样在美国,本地大新闻项目  —  斯坦福新闻及民主计划的一部分  —  旨在收集、处理和分享难以获取及分析的政府数据。计划是数据新闻行业内部进行协同合作的极好范例,它也将与本地和全国新闻机构合作,使用数据以检视监督新闻对于包括犯罪与公义、住房、医疗、教育等的一系列广泛话题。

数据新闻是一个仍在全球范围内增长的领域

对于那些仍然认为数据新闻只是西方东西的人,这里有一些信息能证明你们错了。

Kuek Ser Kuang Keng分享了一些台湾记者的案例,在那里数据被几乎是系统性地用于他们最近的中期选举之中。几乎所有的在线新闻网站都使用了选举数据和地图来增强其报道和分析。

Taiwan article
This project by Business Weekly in Taiwan looks at parliament funding, and through interactive infographics, invites its readers to know their MPs better.

 

文章“台湾的媒体在2018地方选举中做得如何?”是由台北Hacks/Hackers整合台湾的不同新闻机构所进行的数据驱动报道而写出的。

新闻团队使用数据也在古巴增长着。“数据解放正在发生”,Yudivian Almeida Cruz说。“这很有意思,因为我们正在制定新的宪法,而很多的媒体使用数据驱动的方法来报道这个过程。我们多多少少正在经历着数据解放,人们对于数据更加感兴趣,也有更多使用互联网的渠道。而政府官员也在社交网络上更多地露面了。”

Postdata.club在过去一年是古巴数据新闻传播的驱动性力量,报道了古巴的新宪法、同性婚姻以及女性权力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