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采访难民问题的新闻技巧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Apr 28 发表在 专题

全球正在面料二战以来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根据联合国报道,约6000万在逃离非洲、亚洲和中东备受战乱困扰的地区,似乎还看不到尽头。

记者是否准备好报道这些21世纪最可怕暴力危机的受害者和幸存者?挑战是巨大的。

记者如何向一个逃离恐惧、震惊和害怕的难民采访他们的经历?是否有最好的方式来采访这些暴力受害者?入侵个人痛处的逻辑是什么?

我在1999年开始考虑这些问题;当时我坐在帐篷中,采访那些逃离塞族士兵抢劫,冒着生命危险翻山越岭的科索沃人。他们在马其顿布拉采安全的跨越边界,并在那里登记注册、获得食品和庇护。

我在苦恼如何采访他们,而且不至于给他们带来二次创伤。我需要提及多少他们经历的残酷现实?如果他们流泪,我是否应该停止?我能提供什么样的安慰?我这遵循这样一个格言,“最重要的是,没有伤害(Most of all, do no harm)。”

两天来,我听说了无数村庄被放火焚毁、当地妇女被奸淫、以及肆意的处决。有时,我和他们一起哭泣,通过提供见过、茶叶和无花果干来宽慰自己的良心。

在布拉采,我甚至看到一个记者走向一群年轻的女性难民,询问“有村民被强奸?”她们开始哭泣并四散开。不好的行为能够带来很大的危害。

下面是来自达特新闻与创伤中心、欧洲记者联合会(EFJ)和其它专家的采访暴力受害者或幸存者的最佳实践。

今年2月,达特中心发布了报道难民危机的技巧,包括来自英国心理学家Katy Robjant的采访技巧,他曾经与人权危机幸存者相处;此外,还有四名经验丰富的记者。

Robjant强调了承认创伤迹象的重要性。

“如果他们开始哭泣、如果呼吸加快、如何你发现他们盯着门或环顾四周,这也许是他们感到不安全的迹象——或是你谈论的东西从负面的方式在唤醒他们的创伤,”Robjant说。“你需要停下来,询问他们是否能继续接受采访,或是你能做什么事让他们感到更安全。”

她敦促记者“竭尽全力”的将采访主动权给予受访人,并澄清他们可以随时终止采访。

在达特的文章中,德国明镜的政治编辑 Raniah Salloum不要将受访者视为“难民”。带着尊重和同情工作,而不是怜悯和恩赐。

在2015年12月的博客中,EFJ强调了在采访中分享人类情感的重要性。通过这种方式,记者可以获得“通过建立信任而获得的高质量信息”。

一本由“Radio for Peacebuilding Africa(和平建设非洲广播)”制作的“报道创伤(Covering Trauma)”指南,提供了了解创伤影响的建议和采访技巧。这里是节选的内容:

  • “创伤通常发生于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负责人的新闻需要确保——在采访和写作的任何阶段——幸存者在自由的给予信息。任何人都不能感到被强迫接受采访。”
  • “不要一来就提出尖锐的问题。在询问敏感问题时,了解受访者的情况、了解他们的生活。如果你在采访大屠杀的幸存者,你可以这样问:‘介绍一下暴力来临前村庄的状况。’这种问题能让他们放轻松。”

最后一个想法:我主持了采访了暴力受害者的研讨会,并参与编写了ICFJ“灾难和危机报道手册(Disaster and Crisis coverage)”。我最有用的建议是:永远不要问“你的感受如何?”永远不要说“我知道你的感受”。

简单的介绍自己,并让他们知道,“我为你的损失很抱歉”或“我为你经历过的事感到遗憾”。重温创伤会付出代价。告诉受害者,你是多感谢他们愿意和你分享他们的故事。

善良或慷慨的举动,提供一瓶水或帮助搬运沉重的包裹,这些都能帮助你在这些弱势群体之间建立信任。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United Nations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