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邮件新闻信的艺术:对话匹斯堡最受欢迎的新闻人

作者Elizabeth Lepro
Sep 19, 2019 发表在 数字新闻
You've got mail

在21世纪的媒体,一个20世纪的平台依然是至关重要的宝藏:邮箱收件箱。

每一家新闻机构,从都市日报到长篇的调查出版物,每家都有一份新闻信,但是很少有人去思考,如何使得读者阅读它们。媒体和MailChimp平台上的公开新闻信平均打开率大约在22%,而点击率更是仅有少于5%。意味着大多数根本不看他们收到的新闻信。

Adam Shuck,匹斯堡地区午餐新闻创始人,却似乎对这个平台如鱼得水。

作为一名前公关沟通专员,Shuck大约九年前从纽约城搬到了匹斯堡,他看到了这里初生的媒体环境,以及在传统报纸以外不同的蓬勃发展的新闻机构。 

这是一个推送通知和永不停歇的社交媒体内容的时代,都在不停歇地增长。同时,Shuck意识到很多他认识的人对于城市和郡县政府的情况仅有“非常模糊的了解”。“一些朋友”,他补充,“连他们的议会成员是谁都不熟悉!” 

他开始“吃那个读这个” (ETRT) 作为给那些获取不足信息和过多信息的人的调剂。

“那种怀旧的新闻信时刻 — 2013, 2014年 — 是对于网络2.0时代的回应,” Shuck说。“这更多是一种有限定的东西。它来到你的收件箱,你可以在需要的时刻去看”。

Shuck收集和引入语境地关注了区域一系列新闻机构的报道,提供了他自己视角的语境背景和分析,还常常加上一些自己的观点。这是一种被广泛认为成功的新闻信模板。

自从2014年启动以来,ETRT成长到了拥有数千订阅者并成为了Shuck的一项全职工作。他能够通过Patreon和广告商资助这封新闻信。去年,ETRT重新整合品牌,转型成为了与后行业媒体合作,并添加了午餐时间播客。现在它名为“匹斯堡记录”, Shuck的新闻信能够抵达9,000读者。

我们与Shuck聊了聊他如何使用新闻信平台支持记者们,向数千人提供信息并赚钱。 

Eat That Read This

IJNet: 我一直很喜欢你的新闻信的一点是它们不是那么花俏 (没有动图GIFs,图片,动画等等)。这种不花俏的设计是创作新闻信时有意为之的吗?

Shuck: 绝对是。我开创ETRT用的工具是TinyLetter,一种文字走向,下拉阅读的电子新闻信平台。作为反对强力营销的新闻信平台,TinyLetter的衡量尺度非常基本。我当然可以保持追踪订户数量,但是没有打开率,这才是重要的。我依赖于第三方平台将URL地址与衡量点击量相连,这是我最终将新闻信向广告开放的想法。 

当你查阅不同媒体的时候,你如何做决定,哪些报道是重要的?

我总是喜欢将“重要”和“有趣”相结合,如果那是个合适的形容的话。也要蔬菜,也要甜点。这也没有什么高端的,当然。

我全天阅读本地新闻内容,然后依靠诸如PocketInoreader这样的工具帮助我工作。

我也会看看匹斯堡subreddit掌握关于互动的一些感觉 — 哪些报道引出了很多回复,为什么?尽管我最近收缩了在脸书和推特的互动,但这些网站也对决定哪些内容进入新闻信,以什么样的角度。

你认为新闻集合在现代媒体图景中扮演什么角色?你将自己定位为新闻分析师吗?

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被日常生活所累;大多数人非常希望依赖于可靠的声音传递信息;大多数人倾向于在设计的半径中操作 — 无论抽象或实体 — 这变得如此熟悉以至于框架本身已经消失了。

你和读者互动有多频繁?

我和读者有许多很酷的互动。当我提及一则一名读者有真知灼见的报道,我有时会收到一封很有价值的邮件。当我把事情搞砸,我会收到我期待的反馈。但是新闻信的格式总是相对保持固定的方向。没有评论区,没有聊天室 — 这些空间都需要密集人力进行软化以保持良好运作。

更多时候,我和本地记者互动,问关于他们报道的问题,传递信息。新闻信对我是一种关于新闻的在实践中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