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实力能击败虚假信息吗?

作者Rasmus Kleis Nielsen
Mar 19, 2018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在过去几年,在许多国家,政治议程和政治凝聚力受到了各种不同形式的虚假信息的威胁,有时候会被误导性或者不当性地称之为“假新闻”。在英国脱欧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过程中,受到政治目的推动以及为了盈利为目的的虚假信息受到谴责。

虚假信息有很多形式,也受到很多因素的驱动。有时一些外国国家会尝试颠覆其他国家的政治议程。人们发表虚假和捏造的信息,假扮成新闻来赚钱。国内政客对他们的人们撒谎 — 而有些时候这些谎言会被新闻媒体、党派特性很强的活动者放大,或者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

这些不同的问题都很严肃 — 许多都会导致官方机构介入来打击。问题就在于如何做到?我们在线遇到的情况中,只有很小一部分能够简单被归类为真实或者虚假,而大多数普通民众认为是“假新闻”的内容其实只是新闻业务层面糟糕或者党派倾向严重的政治辩论。在我们对于许多重要议题深度存在分歧的多元化社会,虚假信息很难被清晰客观定义。因此,政府回应就很难精准定位。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达成了内容规范 — 尝试封禁“假新闻”。其他人则选择诉诸执法 — 甚至军队或者安全部门 — 以对抗虚假信息。这些是“硬实力”的应对方式 — 基于国家统领和直接应对的能力。然而这些也常常会是有问题的应对方式,尤其是当对象模糊不清的时候。

内容规则 — 可能有问题,也可能令人不舒服 — 常常是关乎审查的政治辩论,而与言论自由相左。要求政府行政分支直接干预言论是与公民自由接收和发送他们所希望的信息不受政府干涉的基本权利相抵触的。要求技术公司在他们的平台上干预言论而不清晰定义他们应该如何做到这一点—公民们又该向谁申诉—是简单地私有化了这一问题。

在许多的应对之中,风险在于,解药可能比疾病本身毒性更大。

实力: 硬与软

幸运的是,“硬实力”应对方法的替代方案并非碌碌无为—即使在美国,也没几个人相信仅仅依靠市场就能解决问题。很明白,我们应该采取措施保护我们的开放社会和自由多样化的媒体环境,对抗那些希望滥用或者破坏它的人。粗暴硬实力的替代方案就是软实力

词汇 “软实力” 被刻铸在美国国际关系学者Joseph Nye对于实力的描述之中,旨在创造出一个情境,一系列的不同的影响者合作表述一个问题,往往是通过多层面的行动。这与旧形式的直接单边诉诸的“硬实力”截然相反。 

在外交事务中,软实力就是建立联盟以遏止伊朗发展核武器。枯燥而又复杂,是的,但是目前很成功。而硬实力是入侵伊朗。对于那些认为“必须要做些什么”的人,更加戏剧性和立竿见影 — 但是整体的危害更高,而且并不一定能够成功。

硬实力会迫使各种角色做(或者不做)一些特定的事情。软实力则以建设性的合作奖励他们。正如Nye指出的那样,在一个以越来越大的独立性为特征的永远错综复杂的社会里面,软实力对于我们如何解决我们的时代里最重要的问题显得日渐核心:气候变化,移民,核武器增加。

如今,欧洲有一个机会展示软实力同样可以提供有效的应对虚假信息的方法。尝试定义—以及禁止—“虚假信息”可能是有问题的。一个更好的办法是欧洲理事会和欧盟成员国鼓励和支持不同的受到虚假信息问题困扰的各方进行联盟。这将从言论自由和接收以及发出多样化的自由信息与观点的联合承诺开始。

一起来

如果公民社会组织,新闻媒体,研究者,以及科技公司一起工作,我们可以通过投资媒体和信息素养、增加可靠信息的供应来提升对于虚假信息的抵抗能力,更好地理解近在咫尺的威胁,限制网络有害信息的传播,帮助人们找到高质量的新闻。

与此同时,比如欧洲理事会这样的政府和机构在软实力展现中所扮演的角色,应该是鼓励和支持应对虚假信息、增强抵抗力的合作— 而不是尝试使用硬实力直接应对一个定义模糊或不必要的模糊问题。

正如许多软实力策略一样,这听起来显得复杂,而且并不一定能够催生诸如国会1.2亿美元抗击俄罗斯宣传的单边行动的新闻头条,或者政府能够进行他们自己的事实核查。

软实力抗击虚假信息如果要奏效,所有的利益分享者要共同合作至关重要 — 而官方首要必须聚焦于奖励这样的合作。这就是最近发表的EC报告中对于抗击虚假信息所召唤的。

如果策略失败了,更严酷的对应方法或许就成为了唯一出路。但是让我们心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