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Content supported by

超越脸书,BuzzFeed拥抱新的盈利模式

作者Ricardo Bilton
Dec 15, 2017 发表在 媒体创业

BuzzFeed, 跟其他许多媒体公司一样, 搭上了脸书崛起的便车, 并最终葬身轮下。星期三,公司公布了退出计划。

在一份今早公布的备忘录中, BuzzFeed的CEO Jonah Peretti并不掩饰BuzzFeed和其他一些媒体公司面临的挑战,他还非常直接地点出了行业敌人的名字:谷歌和脸书。他写道,这些公司,“正在拿走大部分利润,而只付给内容提供者远远低于他们提供给读者的价值的回报”。这种权力不平等正是行业此刻面临的许多问题的核心所在,尤其是那些不断刷新底线的数码时代内容,以及那些同温层泡泡在政治话语中所扮演的巨大角色,Peretti写道。

从一位依靠大平台算法惠及盈利的公司CEO能说出这种批评相当震撼。但是Peretti的备忘录显示如今的双巨头垄断问题严重到连BuzzFeed这样规模的公司也会受到伤害。Peretti的备忘录是在《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发表后一个月公布的,在那篇报道中提到它的盈利目标今年将有15-20%的缺口完不成。同时,根据eMarketer,谷歌和脸书预计今年加起来控制了美国数码广告支出的63%。

Peretti说BuzzFeed计划从两个方式对抗谷歌和脸书的统治地位:一个是构建更加多元的商业模式,减少直接广告,更多在商业项目式推广、工作室发展、平台式盈利上下功夫。他说,到2019年,非直营收入将占比 BuzzFeed总收入的一半,今年这一数字是25%。

BuzzFeed的媒体品牌,目前包括美食网站Tasty,健康网站Goodful,以及家居网站Nifty,这也将是这家公司的未来。对于Peretti而言,Tasty的成功尤其显示在构建非政治、服务导向性生活媒体品牌方面机会无限,因为这可以凝聚具有相同志趣的人。(Tasty在备忘录中被提及9次,BuzzFeed新闻只有两次,尽管Peretti的“九个盒子”图表显示新闻报道仍然将是他们的核心业务。)这种生活方式和服务导向的策略与《纽约时报》的很相似,比如,收购Wirecutter并启动专注于冥想和跑步的。这种概念正在走红。

这个新的品牌策略,就是那些老牌公司,诸如Meredith, Time Inc., Condé Nast, 以及Hearst等等的“遗产”,都是基于一些已建立的、有意义的新闻和生活方式品牌。同样的,拥有超过一个的收入模式也从来都是所有行业中建立健康业务的核心所在。

Peretti的结论非常直接:“我们在成长”,他写道。公司的新策略再大的程度上是其控制的产物,但是:

我们已经成长超越了将我们的业务建立在单一收入模式的阶段。我们正向一个拥有不同受众的支持多元业务的综合新闻和娱乐品牌转型。我们都需要拥抱变化,并且保护和加强这种实验性的、新奇的、有趣的、多元的、通向成功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