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Content supported by

调查网站专注“伦敦泡泡”之外的工薪阶层千禧世代

作者Charlotte Tobbit
Dec 04 发表在 调查性新闻
Street in Leeds, U.K.

一家英国利兹驻点、以工薪阶层千禧世代人群为对象的调查新闻网站的创始人说,她进行了符合自己良知的努力,以不从其中“赚大钱”。

“我们不是在试图变成百万富翁,” Robyn Vinter,网站超越(Overtake)的主编告诉Press Gazette。“我们在尝试做调查新闻,你不可能两者兼顾,我觉得不可能。”

Vinter的家乡,利兹,是一座位于北英格兰的充满多样化的城市。在毕业之后,她从那里搬到了伦敦以追求新闻事业,为Buzzfeed英国和《卫报》撰稿。

在这段时间里,她发现在利兹家乡她和朋友们、家人们讨论的事情在伦敦泡泡的记者们并不会报道。

就是那时候,她产生了做一个“有公信力的调查新闻网站,但是针对千禧世代”的念头。

“我知道现在有很多好的内容,尤其是Buzzfeed报道得很棒,但是我想要专注于千禧世代工薪阶层,还有那些在伦敦泡泡以外的人们,”她说。

“我常常发现,当我回到利兹时和朋友们谈论的事情是一些作为媒体我们应该报道但却没有做的。而这仅仅是因为这些事并不会影响到生活在伦敦的人,或者即使能够影响到生活在伦敦的人,但影响不到在媒体工作的人。”

在2016年搬回到利兹之后,去年10月13日,Vinter发起了 “超越”网站。她说每周网站能够汇聚将近50,000的独特访客。 

尽管Vinter说她被提醒过在网上不该发表长篇幅文章,因为“年轻人不读长文”,但她发现事实是相反的。

“当我们看这些数据,这些18到24岁的人在每个网页上花最长的时间,也更倾向于阅读完整。我想年轻人不读长文的印象是来自没有什么人为年轻人写长文这个事实。”

使得Vinter坚信这个网站有必要的原因之一是,住房危机及其对于年轻人的影响,使得一些人直到30多岁才能搬出父母家。

其他的故事聚焦在薪资和不平等。Vinter也是与调查记者协会一起报道针对难民的家庭暴力的记者之一。

Vinter在今年春天的编辑新闻协会大奖中在数码创新方面因为构建这个网站的努力而进入最终入围名单。

“我们不是试图成为百万富翁。我们在尝试做调查新闻,而你不可能二者兼得。” — Robyn Vinter, The Overtake

但钱还是最大的忧虑,尽管Vinter说:“我知道做这个并不会赚大钱。”

资金来自广告,赞助内容 — Vinter会支付作者50%的佣金 — 来自支持者的资金和捐赠。

尽管超越Overtake被设立为一个有限公司,它是被作为非营利机构管理的,并且可能很快成为一家社群利益公司,Vinter说。

“确实有办法可以从这其中赚大钱,但我们不想这么做,”她说。“我们不想在网站上放满膏药广告。我们不想让人免费工作,对于拿到薪水不抱希望。现在有这么多的人极度想进入新闻行业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甚至不需要给自由记者付钱。一些有经验的记者有的时候也会无偿写作。但这就不是好事情。对于我们机构感觉也不对。”

Vinter补充说有一些广告公司会提供“见不得光的”交易给他们写文章,她也抗拒了钓鱼点击的诱惑,尽管那可能对于增加社交媒体流量有好处。 

通过向一家非营利机构租办公室,成本被控制得很低,尽管团队被迫要向支持者募款;他们之前的办公室甚至连可饮用水龙头都没有。

Vinter自己不从网站支取薪水 — 尽管她希望明年可以 — 在约克的圣约翰大学任教之余还在担任自由记者以谋生。

The Overtake team
Editor Robyn Vinter (bottom right) and her team at The Overtake.

 

从一个四人兼职编辑团队,两个人将会成为实习记者得到收入,同时他们拿到了谢菲尔德大学的新闻从业证明(NCTJ diplomas) 。而另外的两人没有收入。

自由记者每篇文章得到50英镑稿酬,还有大约20人在办公室志愿工作以获取工作经验,大多数频率是一周一天。

Vinter说:“我开始接受这些希望增长经验的人是因为我清楚在伦敦想得到新闻经验有多么难。我知道这个行业有非常大的不付费使用实习生的问题所以起初我说最多15天。然后有个人干了15天,然后说‘能不能让我留下,因为这是我整一周想做的事情’。我想大概因为当时我也不拿薪水所以不觉得这是剥削 — 这不像是我在从他们身上搜刮价值。”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超越”启动了一个播客,内容从调查报道工作到更轻松的聊天系列。

Vinter希望今年网站能与更多慈善组织和机构合作,变得更加可持续,也能因为其调查工作更受到认可。

“幸运的是,因为我们有一只很坚强的队伍,并且我们很有动力,也对于工作充满热情,这使得事情变得容易了一些,但是依然艰难,”她说。“它感觉是可持续的,事情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但是你仍然会在有的时候感到事情并不是向着预期进展。这样的日子少一些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