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新闻网站重塑新闻商业模式

作者James Breiner
May 4, 2016 发表在 媒体创业

数字媒体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是:页面浏览量和出版物吹捧的独立访客具有误导性——他们夸大了出版物的受众规模和影响。

大多数的访客都是一晃而过:他们仅仅停留几秒钟。即使他们可以待更长时间,绝大部分访客也每月访问1-2次。他们并不是忠于一个品牌的用户。

更有意思的是,对于提供严肃新闻和信息的媒体而言,只有小部分的忠实用户——他们经常访问、回访、并阅读很多页面——愿意为内容和其它产品付费。他们有着强烈的品牌辨识度。

纽约时报创新和策略编辑Kinsey Wilson在国际在线新闻研讨会(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Online Journalism)上响应了这一点:纽约时报数字版90%的收入来自10%的用户。

这是一个重要的数字:纽约时报拥有100万数字用户,20%的用户注册时间超过1年,印刷版订阅量在下降。

很多出版高质量新闻的媒体——也被称为调查或舆论(watchdog)新闻——通过与读者的强大关系吸引着很多收入。美国媒体,例如得州论坛报(Texas Tribune)和MinnPost并没有将媒体卖给赞助商和广告主,而是成为代表公众利益社区的一部分。他们将捐款的用户称为“会员(member)”和“合作伙伴(partner)”,而不是订户,并为他们提供特殊权限。

Wilson对纽约时报的评论,验证了我自己的发现:调查新闻网站可以从一小群用户获得可观的收入,并仍有影响力。

  • 荷兰新闻平台“De Correspondent”于2013年建立,标榜自己是一个没有广告的独立媒体,提供深度报道和分析;它的收入来自于用户66美元的订阅费。有2万人响应了首次众筹,并筹集了170万美元收入,足以雇佣24人。现在媒体拥有40,000万名付费用户,并提供260万美元利润。出版商和联合创始人Ernst-Jan Pfauth称,远离广告可以建立新闻价值,并获得公众信任。
  • 在西班牙,政客和商业利益严重影响新闻中立性,Eldiario.es称自己为独立新闻媒体。首席执行官Ignacio Escolar在2012年建立了这个公司,而记者拥有这家公司。Escolar最近宣布,公司在2015年的收入为260万美元,较去年增长33%,税后利润为23.5万美元。尽管出版物是免费的,仍有14.5万“合作伙伴”每年至少支付66美元,以便比其它读者提前数小时获得新闻,此外还有无广告页面、折扣和活动邀请等活动。这些合作伙伴产生了三分之一的收入;虽然他们只占据600万读者的1%,意味着在线出版物的一小群忠实读者,可以产生出巨大利润。其余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广告。
  • 另外一个媒体创业明星是马来西亚的“Malaysiakini”,它于2015年接受国际媒体援助中心的援助。在1999年由两名创新记者Steven Gan 和 Premesh Chandran建立以来,它经历了多次跌宕起伏、并于政府审查对抗、并于2014年获得了每月900万访客。尽管以4种语言出版——泰米尔语,中国,马来语和英语——只有英语提供付费模式,因为只有英语读者有能力,并愿意掏钱。该媒体付费用户超过1600人,年费为40美元。

除了用户支持,高质量新闻的出版商从付费墙、Blendle的文章付费模式、公众补贴和基金会支持获得了可观的收入。这些数字出版物没有印刷成本和发行费用,也没有传统媒体的债务负担,因此可以从中盈利。

自从过去维系媒体的广告盈利模式崩溃后,大众、出版商、基金会和政府现在在讨论新闻的价格。想要继续生存和发展,媒体需要辨别这些人群,并将他们带到自己的社区。

This post originally appeared on James Breiner's blog News Entrepreneurs and is republished on IJNet with permission.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Jonathan Tagli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