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如何浸润数字新闻行业

作者 Sam Berkhead
Oct 30, 2015 发表在 社交媒体

在如今的新闻环境下,拥有精明的社交媒体能力,与传统的写作和报道技能一样重要。

但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两年前保持读者参与的方式如今可能不再有效,这意味着记者必须始终保持对社交媒体的新鲜感。

在最近由GW Hatchet举办的新闻会议上,三名社交媒体和数字领域的专家介绍了当今记者面对的重大课题和挑战。

用社交媒体讲故事

不可能使用社交媒体来报道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是记者常见的一个误解。Twitter的140个字符的限制看似一个不切实际的约束,但是已经有记者通过这种形式报道的展示了可能性。

Jonathan O'Connell为《华盛顿邮报》完成的关于华盛顿特区的X2公交地铁报道就是一个例子。这个报道利用了来自公交车乘客的24条Twitter信息编织成一个报道,“对城市和居民描绘了一幅美丽的肖像画,”NPR的社交媒体工作人员Wright Bryan说。

“第一眼看Twitter时,看起来什么都没有,因为内容如此的疯狂和分散,Bryan说。“但是这个人(Jonathan O'Connell)将这些东西聚在一起,报道一个惊人的故事。”

Vox.com的教育记者Libby Nelson,认为Twitter的最初惊人的限制可以培养惊人的创造力。

“Twitter上有一些限制,但是也不见得是坏事,”她说。“它们让你更有创意;它们让你去思考重新利用和组织你所拥有的东西。换句话说,这便是带着镣铐跳舞。”

为一个不存在的工作做准备

随着社交媒体和新闻的不断交织,传统新闻编辑部的角色被颠覆了。Vox因为提供Snapchat编辑和制作的职位登上了头条,这在之前闻所未闻——而且Vox在两年前也不存在。

知道了这一点,一名有抱负的记者如何为未来不存在的工作做好准备?

Nelson称没有真正实现的方法,但是学习和理解新闻批判性思维、准确性和道德报道的核心观念,将帮助你为任何工作做好准备。

“了解如何阅读和分析信息,打电话询问问题,从文档中搜集有价值的信息、并将其处理成可消化内容——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技能——永远没有发生变化,”她说。

克服平台焦虑

随着新闻不断向Facebook和Twitter等平台转移,很多媒体记者经历了“平台焦虑感”——放弃对这些平台的控制感。

对于华盛顿邮报的视频记者Brad Horn而言,他对直接向Facebook上传视频感到恐惧——因为Facebook在控制内容,他解释说。在Facebook上发布内容,让新闻机构越来越难保持自己的核心身份;往往是那些满足读者需求的媒体能够生存。

“我知道这是让作品获得关注的最佳工具,”他说。“如果你不在Facebook上发布信息,便不会有人看到;如果在Facebook 上发布,那么会自动获得数十万的关注。因此,社交媒体不仅为媒体业务带来了压力,也为那些希望被关注的媒体人带来了压力。”

无论你在利用新闻的哪种形式,最终,Bryan说,最重要的是展示自己提供新的内容——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

“在社交媒体上展示我们关注的东西,无论是医疗政策、流行文化或是政治,”他说。“目的是促进对话。理解新闻,获得重要的部分,并将其带回对话。我认为社交媒体展示记者是谁,而且当你想进一步发展或寻求职业生涯时特别有用。”

Image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magica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