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们如何记录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死亡

作者Emily Neil
Apr 15,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Candles

这篇文章是我们的报道新冠肺炎疫情报道的一部分。了解更新资源,点击这里

全球已有超过12万人死于新冠肺炎。记者们不仅仅在努力赶上新信息、新规定和疫情的影响的速度 — 他们也被许多社群哀悼的生命逝去所淹没。

如今,告别是需要隔着距离表达的,而葬礼会被延期。“只剩下通过语言表达祝福的可能了,”意大利国家报纸Corriere della Serra的记者Giusi Fasano说。“在这个故事中,语言成了最基石的”。

在纪念那些逝去生命的讣告中可以找到许多最关键的语言,讣告这种报道和写作的体裁与新闻记者这个职业本身一样久远,在一场疫情之中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关键。 

[Read more: Brazilian favela journalists lead actions to raise awareness about COVID-19]

在一个意大利举国哀悼,全球各国也在遭遇抗击疫情的时刻,记录生命逝去的任务就落在了记者们的肩头。在一篇3月21日由Fasano和其同事Donatella Tiraboschi的文章中,他们写到了这个时期文字的力量:

"病毒带走了呼吸和向所爱的人告别的人道。因此文字变得很有力量,即使是遗腹之言。它们变成了那些由于最后的日子孤独在新冠病房度过而无法得到的拥抱、亲吻和关爱。文字成了唯一可能的告别。”

Fasano人在伦巴第大区的首府米兰,那里是意大利疫情中心。对她而言,在各种悲剧的数据统计之中,这场疫情带来的生命逝去实在太过明显。

“我们已经看到了医护人员脸上留下的印子,还有他们的疲惫和泪水。”她说。

Fasano说她不得不采访许多提及因为疫情逝去至亲而又无法告别的人,他们边说边哭。医护人员告诉她,晚上医院里回响着逝去的病人或者在重症监护室的病人的电话声,这些病人的物品被存放在一个通常用来放置吗啡的保险箱里。 

这场悲剧在影响所有人,后果无处不在。“所有的葬礼都消失了,”Fasano说。“逝去的人被用军事卡车拉走,再在其他城市被火化”。

[Read more: How to report on climate change during a pandemic]

L’Eco di Bergamo,伦巴第大区中心区的报纸,从2月初发表一页讣告到3月中变成了十页。尽管死因并没有在讣告中列明,《华盛顿邮报》报道,L’Eco di Bergamo的编辑估计大约90%的记录死亡与疫情相关。

在意大利的全球新闻Corriere della Serra上,每天也在发表越来越多的讣告。记者们在有人打电话告知有亲人逝去之后就会写作讣告。

而在美国,纽约城成了全国受影响最大的地区。死亡人数上升到了突破10,000,现在新的数据将在家中和在医院死去的人都统计在内。

在三月底,《纽约时报》将其讣告中专门设立了一块版面纪念死于疫情的人。标题叫做“那些我们失去的”,上方包含有一个 链接,邀请读者提交其亲人逝去的故事。在死于疫情的纽约人之外,记者们也会写由于新冠病毒并发症而死去的知名全国国际人士。

 

她的主要引导建议:

  1. “对于故事的人性一面永远保持同理心和温情,”Fasano说。她建议当你采访一个人的时候,你需要体贴和为他人着想。

  1. 要对你的问题、请求回忆可以到什么程度心中有数。对于采访对象的边界要尊重。

  1. 理解不是所有人都想跟媒体交谈,或者让他们所爱的人被公开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