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菲律宾裔美籍记者Maria Ressa的复杂法律诉讼

作者Taylor Mulcahey
Jul 20, 2020 发表在 记者安全
Filipino-American journalist Maria Ressa

6月15日,一家菲律宾法庭宣判知名的菲律宾裔美籍记者Maria Ressa和她的前同事Reynaldo Santos, Jr.网络诽谤罪名成立。

这项判决,来自马尼拉下城的一个小型法庭,遭到了全球记者、政客和机构的谴责。他们将之称为是政治驱动的以及意图在该国噤声批评性独立新闻报道的行为。共有多达78国际机构组成了#保持底线(HoldTheLine Coalition),超过1万人签署了请愿书呼吁菲律宾撤销对于Ressa的诉讼。

“这就是在21世纪民主是如何消亡的”,《大西洋月刊》的Sheila Coronel关注了这次裁决。“没有暗夜夺权,没有坦克上街,没有穿着制服的警察抢占电视台。就是不变的对于民主规则的蚕食,机构的腐败,以及决策者在法庭和国会懦夫般的妥协”。

这是菲律宾针对新闻自由的最新一击,杜特尔特自从2016年当权以后就开始如此行事了。

如同其他的民粹主义领导人一样,杜特尔特使用“假新闻”这一招来削弱独立新闻报道的公信力。在2016年的一次评论中他说,“仅仅因为你是一个记者,你并不会被豁免于杀戮”。

这个月早些时候,菲律宾的众议院,其中充斥着杜特尔特的盟友,强制这个国家最大的广电媒体ABS-CBN永久关停,方法是不续签他们的许可证。之前两年,杜特尔特政府提起针对《菲律宾每日问讯报》所有人的诉讼,这是该国最大的日报,迫使他们宣布将会出售报纸。

杜特尔特被报道攻击Ressa和Rappler,这是她在2012年创立的菲律宾新闻机构,现在她本人担任CEO和行政总编。这家媒体紧密报道杜特尔特法外杀戮和血腥禁毒,也报道了支持杜特尔特的网络水军们收费操控公共舆论。作为回应,杜特尔特指责这家媒体是由CIA资助,支持针对Ressa的在线攻击,并且禁止Rappler的政治记者参加总统活动。在其2017年的国情咨文演讲之中,杜特尔特错误地声称Rappler被美国人“全资持有的”,这是一项宪法罪行。

[Read more: Maria Ressa of Rappler warns of threats to independent journalism in the Philippines]

 

自2017年以来,杜特尔特政府已针对Ressa和Rappler提起了12项诉讼,其中的8宗至今依然有效。

“他们在尝试通过折腾我们的领导者、恐吓我们以及经济惩罚来钳制我们”,Rappler联合创始人和管理编辑Glenda Gloria在一个与IJNet的采访中表示。

在7月22日,Ressa将会再次出现在法庭上应对一桩税务的有罪指控。无论你只是刚刚听说这个故事还是已经多年关注,要跟上都会有些困难。为了帮助你更好追踪Rappler的案子,我们将你需要了解的信息整理如下。

法律案件

针对Ressa和Rappler已有非法外国持有权、诽谤和逃税等指控。在所有这些案件中,牵涉的各方都不认罪或者积极抗辩。

外国持有案件

  • 2018年以来3起
  • 全部有效,两起刑事和一起行政

在2018年1月,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收回了Rappler的运营许可。 

SEC判决Rappler违反了关于外资拥有媒体机构的宪法,原因是一家位于美国的网络的投资。该委员会声称,这笔投资的实质便是外资所有权,是对大众媒体相关监管规定的违反。 

根据Rappler及其法律回应的说法,这项投资的机制 — 通过菲律宾存储收据保险(PDRs) — 也被该国其他媒体公司使用,不允许持有者在管理层拥有话语权,或进行日常操作。本质上,他们不能行使所有权。

Rappler不服上诉了。上诉法庭下令SEC重新评估其早前决定。案件至今停留在SEC处,何时将做出决策不得而知。

2019年3月,Ressa和Rappler的董事会成员们被控违反证券规管要求以及反作假法案,与上述SEC案件相关。再一次,外国所有权成为问题所在。两桩针对Ressa的案件最终出现。这两个官司遣送给检控方,都暂停了法庭程序。

Ressa在2019年3月末由于这些指控在从旧金山返回的飞机下机时被捕。 

[Read more: Rappler’s Maria Ressa fights back against social media’s dark side]

诽谤诉讼

  • 2017年以来3起诉讼
  • 2个有效,都是刑事

上个月的网络诽谤定罪围绕着一篇Rappler于2012年发表的文章的一个笔误。记者Reynaldo Santos Jr的报道曝光了商人Wilfredo Keng和前菲律宾司法负责主管Renato Corona的被声称的腐败案。 

2017年,在文章发表五年之后Keng发起了针对Rappler的网络诽谤诉讼。值得注意的是,网络诽谤法案是在该文章发表四个月之后才生效的。检控官陈述,2014年该文章的更正 — “evation” 改为“evasion” — 意味着它又被发表了一次。

有关部门第一次逮捕Ressa是在2019年2月,与这个官司有关。Ressa和Santos在有罪判决之后现在取保候审,等待上诉。这个官司可以被一路上诉直至最高法院。

尽管Keng起初的行动针对是Rappler,司法部全国调查调查局却把这起投诉变成了针对Ressa个人的刑事诉讼。 

第二起针对Ressa的诽谤诉讼同样由Keng发起,刚刚生效。它是关于她在2019年发出的一条推特。Ressa被要求在2020年7月30日出现在控方办公室,对该投诉进行回应。 

第三起诽谤诉讼要追溯到2017年,并在2019年被驳回。菲律宾的前内政部次长John Castriciones,指责Ressa和Rappler的记者Rambo Talabong诽谤。

逃税官司

  • 2018年以来6起案件
  • 3起有效,两宗刑事和一宗行政

现在还有三宗针对Ressa和Rappler的税务相关诉讼。全部都是由SEC自主调查引发。 

检控宣称PDR外资引发Rappler在其缴税中未披露的收益,Ressa和Rappler公司避税并在其税务中不实陈述。

所有的税务事项都是基于当局改变Rappler公司的类别 — 为“证券交易商”,而其并不是,它是一家新闻机构的持股公司。

行政投诉是内部收入局接收的投诉。

两宗刑事诉讼之一是在税务上诉法庭审理的,是由一宗逃税和三宗未提供正确信息组成的。

第二宗刑事诉讼则是在Pasig区域审理法庭进行,原因是相关金钱标的低于税务法庭的最低门槛。

当这个案件的逮捕令发放时,她在2018年12月自首 — 仅仅在前述提及的其他税务指控拘捕前一周。

Ressa在2020年7月22日第一次因这个案件在Pasig区域审判法庭受审。

在那之前的一份公告中,#保持底线组织委员会称之为“无依据”的税务和外资持有指控,并应该被撤销。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因为上个月的网络诽谤刑事有罪判决,Ressa和Santos面对着最长多达六年的牢狱之灾。而整个现今还有效八宗诉讼加起来,Ressa面对着将近一百年的监禁。 

“我们在菲律宾所看到的情况是,对于法律条文的武器化 — 包括网络诽谤、外资持有和避税 — 以针对独立的调查新闻报道和新闻自由”,Ressa的国际法律团队联合领军人Caoilfhionn Gallagher说。“新闻报道不是犯罪,但在菲律宾,一名记者被一堆法条和诉讼当作了罪犯对待”。

尽管Rappler面对很多司法挑战,这家媒体仍然继续增长和拓张着。就在上周他们启动了一个新的平台,Lighthouse,他们希望能使用之来激发变革,并为社会事业找到捐赠者和组织。 

面对这些司法攻击和最近ABS-CBN的关停,Rappler员工很疲惫、难过、士气低落,Gloria说。他们依然有动力继续他们的工作,“许多将Rappler视为不仅仅是在保持底线,”她说,“而是在抗击应该被抗击的”。

这条信息在全球都有共鸣,全世界都在看着Ressa和Rappler。正如Ressa的律师Amal Clooney在《华盛顿邮报》所写的,“如果Maria因为她的工作被定罪并监禁,对于其他记者和独立声音传达的信息就很清晰了:闭嘴,否则你将会是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