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公投:媒体需要更加平衡和谨慎的新闻

作者Farah Mohammed
Jul 11, 2016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作为曾经在英国居住过的人,在6月23日,我每隔15分钟就会刷新浏览器,了解英国脱离欧盟全民公决的结果——就在半夜,我不敢相信脱欧已经成为了现实。

作为一名记者,我不由自住的想:媒体多少都有过错。

尽管大家都在哀叹新闻业的现状,但它在民主中仍发挥着重要作用。虽然媒体形象受到了影响,但它仍然是获取信息最方便的方式,也是塑造公众舆论的关键。

在全民公决前的研究显示,英国媒体的报道有着“严重脱欧的倾向(heavily skewed in favor of Brexit)”。在这个历史性的全民公决后,英国人开始在谷歌上疯狂搜索“什么是欧盟?(What is the European Union?)”——这是对新闻在真正重要历史时刻所发挥的作用是一种谴责和嘲讽。

为了报道公决,一些英国媒体犯了明显非英国的错误,成为了歇斯底里的牺牲品;其它媒体犯了英国精英主义的错误——思想上的社会断层只会造成更严重的政治动荡。

英国重要的报纸——太阳报、每日邮报和每日镜报——因对欧洲难民问题的报道而受到了公开抨击。报纸头版充斥着恐慌气氛,以及对移民问题危险的警告。太阳报专栏作家Katie Hopkins将移民比喻为“散布病毒”的“蟑螂”。这份声明受到了联合国的批评,这种迹象标志着英国报纸采用了令人不安的敌对语言。

在争端的另一端,精英主义几乎没有对这种种族主义情绪进行对话或表态。

另外一个最受痛恨推动公投言论,是来自司法大臣Michael Gove的表态:公众对“专家感到厌倦”。这是一个嘲讽的言论;但是,它反映出的不是愚蠢的态度,而是疏离感。

每日电讯报的一篇文章与Gove的言论不谋而合,毫不掩饰,并居高临下地对待任何持反对意见的人,开篇便称:“这篇文章可以安全地阅读,没有包含任何‘专家言论’。我也试图将这种所谓的‘现实’保持到最低限度。”

作为记者,在报道危机或政治动荡时,很容易在工作中带上我们的看法。我们对自己报道的事带有强烈的情感,撰写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并将其当作“公共服务”,并不真正关心移民问题是否导致经济崩溃,或是对专家意见厌倦的人对国家利益持是否持反对态度。

即使有了几乎准确的报道,脱离和留在欧洲的宣传活动数量都有所下滑。尽管有人试图验证来自BBC,或是像Open Europe 和 Full Fact 之类独立媒体的报道,很多读者并没有去验真那些所谓经过“验证”的报道。

这不是媒体的唯一问题,但这些存在的问题造成了脱欧的结果。

解决方法

不可否认的是——是人的因素直接导致了脱欧结果,而不是媒体。作为记者,我们不能指望根除排外心理或有意的无知。但我们可以审视自己的个人偏见,让我们的报道到达更高的新闻标准。幸运的是,有很多新闻团队正努力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加容易。

数据可视化项目Unfiltered.news通过非常简单的方式在展示我们阅读的新闻中存在的偏见。通过点击不同的地区,我们可以看到未被关注的主题;通过搜索话题或人物,我们可以看到地球另一端的人在如何讨论这个话题,以及他们的想法。

这虽然不是灵丹妙药,但可以发现我们的偏见,并尽可能确保以新闻本来的面貌进行报道,而不是我们(记者)看到的样子。

HackPack是一个自由撰稿平台,编辑可以在这里找到在当地进行报道的、并通过验证的记者,这样允许新闻更细致更负责塑造整个世界的人和事。

我们是否有生活并工作在工薪阶级的记者能够探索“反专家”言论背后的原因?我们是否可以听到那些没有自己媒体的索马里或者叙利亚人的声音,来讲诉他们背景离乡的真正原因?

这需要让公众具有信仰——相信对世界更好的了解能够带来更好的结果。无论媒体如何宣称自己公正和无偏见,总会有对统计结果、调查和预测等不为所动的“少数人”。我们知道:暴力引发伤害,但是语言能够引发革命。作为记者,我们必须小心自己的言行。

Farahnaz Mohammed is a journalist and current Knight-VICE fellow in New York City.

Main image and third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Ed Evere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