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自由记者Carolyn Thompson总在寻求使用数据的新途径

作者Lydia Antonio-Vila
Feb 13, 2020 发表在 数据新闻
Controlling the Ebola outbreak

Carolyn Thompson曾在加拿大就职于一家咨询公司,但她很快意识到她对于自己的工作并没有热情,于是决定尝试一些新鲜事物。2009年,她被选拔到南非完成一份新闻实习 – 而她的世界从此完全改变了。

“我去了南非六周,在一家报社工作。很幸运被安排与一名引导我进入新闻行业的出色特稿编辑合作,”她说。“那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新闻从业经历”。

当实习结束,Thompson返回了加拿大,她在渥太华读了一个新闻专业的硕士学位。在这期间,她返回了非洲,到卢旺达、布隆迪和刚果实习,作为Carleton新闻传播学院卢旺达国立大学的合作项目。这个项目,起始于2006年,之后结束,是一个为师生提供许多互动机会的教学和培训合作项目。 

在培训结束之后,Thompson返回了加拿大为一份报纸工作,但是很快决定再到南苏丹为一个类似计划担任培训师,在那里她还可以抽出1/4的时间进行自由记者工作。然而,在该国的媒体打压使得她不得不搬到了邻国肯尼亚,她2017年后就一直在那里工作。

Thompson是一名数据自由记者,主要报道政治、人权和移民。她的作品出现在CBC, Al Jazeera, 华盛顿邮报等等。她在2019年的沉浸式叙事项目控制埃博拉爆发,为读者梳理了埃博拉病毒爆发的复杂情况,帮助他们在选择的不同路径之间做出选择。

今年,Thompson又被选拔为为期三个月的国际记者中心的新闻集团媒体奖学金获得者。我们在她因为一个培训项目短暂停留华盛顿的时候与她联系上了。

Thompson与IJNet聊了聊她的工作,她如何运作大型数据项目以及对于年轻记者的建议。

IJNet: 从加拿大到东非的工作转换困难吗?

Thompson: 我想到一个新环境总是困难的,尤其是到一个你不会说当地语言,不熟悉当地报道环境的地方。这非常具有挑战性。

起初,我是一名培训师,仅仅做一点自由记者工作,我有很多人脉是来自这个区域,非常有经验的一起工作的人。现在,我做的项目中大多数是协作式的,对我而言是更有效,能确保我考虑进去并为我的数据新闻工作提供价值的。

我们进行的很多项目是较大规模的数据新闻项目,我负责提供数据。我与肯尼亚或者苏丹记者合作,尝试确保更丰富大家的报道经验。

做数据新闻你是如何起步的?

在成为记者之前,我曾为一家咨询工作担任财务工作。通过那份工作我了解了会计,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很喜欢数字和数学。当我读硕士的时候,有一门研究与报道方法课程,教授者是加拿大很有信誉的调查记者,他们讲授的单元之一就是关于数据。我意识到这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因为我真的很喜欢报道,那种基于证据、切实的深度报道,并能提供细节。

你如何获取你需要的数据库? 

在我所工作的区域,尤其是南苏丹,有很多数据,但是由于它们不是总即使更新的所以可能不精确或者记者难以接触,所以存在挑战。我们依赖于国际机构来收集数据 –– 比如统计关于特定主题的联合国部门或者非政府组织 –– 但是我们也处理自我收集的数据。

进行控制埃博拉爆发这个叙事项目有什么启示?

埃博拉是一个很难报道的话题,因为很复杂。有很多因素 – 政治的,社会的,医疗的 – 这使得它十分复杂。这是一个很大很可怕的议题,但真实存在而且影响很多人。有很多围绕之的恶意虚假信息。

你对有抱负的记者有什么建议?

通往成功之路,尤其作为一名自由记者,往往是找到叙事的新途径和思考你的报道的意义的独特途径。找到合适的位置或者兴趣所在。对我来说,数据新闻就是和大多数人制作新闻不同的提供价值的途径,意味着我能够找到他人可能不会报道的故事,或者以不同的方式思考,因为我有不同的研究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