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犯罪故事在法国报刊亭一售而空

作者Aina de Lapparent
Nov 6, 2020 发表在 调查性新闻
报刊亭正在贩卖的杂志

于法国杂志业来说,2020是无疑是沮丧的一年。Presstalis 是法国负责印刷发行的两家公司之一 ,其在本年不仅发行量减少,而且还面临债务延期偿付以及内部罢工的多重困扰。这一系列困扰也阻断了读者获得印刷出版物的途径和杂志的收入渠道。 

即使面临这些挑战,法国双月刊《社会》(Society)仍然发表了该刊记者进行的为期五年的调查。这个故事分上下两部分,探究了德利戈涅斯( Xavier Dupont de Ligonès)在杀死妻子,四个孩子和两只狗后于2011年失踪的原因。该刊记者揭露出许多有关德利戈涅斯案件的新细节:德利戈涅斯与妻子的关系恶劣,他欠债累累的历史以及德利戈涅斯的失踪如何影响到他两位好友的生活。

德利戈涅斯的故事在法国长期以来都备受读者关注。有关他的故事已出版许多书籍,故事和虚构电影。《社会》杂志知道德利戈涅斯的报道将会受到欢迎,因此他们预计本次专题报道将售出约70,000册,这已是平均销售量的两倍。

在今年7月23日和8月6日,《法国》杂志共发布长达77页调查报告。最后杂志的销量远超出所有人预料,达到40万本。考虑到读者们热衷于分享阅读夏刊杂志,《社会》杂志所有人法兰克·安内瑟(Franck Annese)估计约有四到五百万人读过这个故事。

[更多阅读:6项调查记者必须了解的技巧]

理想时机

今年夏天时,法国读者们都已对铺天盖地的冠状病毒报道产生了厌倦心态。法国国家视听学院3月份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在八周的时间里,法国频道中74%的广播时间都在专门报道COVID-19的相关新闻。

在9月的第一周,法国语音研究所(Viavoice Institute)针对法国观众对COVID-19新闻感受度进行了一次调查。在观众们对法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新闻感受描述中,频率最高的三个形容词分别是“令人担忧”(56%),“报道过度”(45%)和“灾难性的”(28%)。对这类报道感到“有用”的感受度仅排在第四位。

读者正在渴望看到不同的新闻。真实犯罪故事往往有着传奇的人物,小说式的行文,正中读者下怀。《社会》杂志最初计划4月份在COVID-19新闻报道的最高潮中发布该专题故事。但报道发布一直推迟到夏天,当然他们的等待也得到了回报。

故事宣发

《社会》杂志自2014年首次发行以来,报道内容常常涉及真实的犯罪故事。在这类故事发表之前,《社会》杂志会先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预告信息,但往往并不透露新闻调查的主题。

 

 

同时,《协会》杂志还依靠忠实的读者来阅读和分享他们的故事。但今年春季,当《社会》杂志的的印刷发行行Presstalis自身也难保时,《社会》杂志便遇到了一些问题。面对读者的流失,《社会》杂志暂时开放了免费邮件订阅来吸引新读者,并与粉丝重新建立联系。这种策略有助于在杂志不得不放弃调查故事报道的情况下,建立并维护忠实的读者群。

当出版德利戈涅斯故事的第一辑时,《社会》杂志在社交网络上创建了由德利戈涅斯名字缩写组成的话题:#XDDL。在2011年德利戈涅斯消失时,代表他名字的缩写XDDL曾红极一时。

《社会》杂志一售而空,法国各地都出现了一些对杂志供不应求的报刊亭。该话题的成功使得《社会》杂志出版人员们为此兴奋不已。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在努力应对突然出现的巨大需求。

 

[更多阅读:疫情之下的犯罪与腐败趋势]

处理短缺

读者开始以499欧元的价格在eBay上转售真实犯罪故事的旧刊,这远远超过了每册3.90欧元的零售价。

为了方便读者购买,杂志社建立了一张谷歌文档,来记录各地仍有该刊杂志销售的报刊亭。据安内瑟说,每天大约有500到1,000人前来咨询这份文档的链接,以查找还在销售该刊物的报亭。

随着该杂志的销售一空,#寻找《社会》杂志 (#LookingForSociety)成为Twitter上的热门话题。用户开玩笑说:“报道德利戈涅斯的《社会》杂志比德利戈涅斯本人更难找到。

安内瑟说,我们当初低估了这个故事所能带来的成果影响,在某一方面上这也帮助了我们。杂志的供不应求引发了社会讨论,新闻销售商也因此更渴望找到这本杂志。不过他仍然也有觉得遗憾的地方:如果当初他们对销量的预测更准确些,他们此次就能卖出更多本杂志了。

真实的犯罪故事

在杂志获得成功后,一些读者认为这样的资源应该用于探讨更为严肃的话题,减少对于夺人眼球话题报道的篇幅。

埃尔维·布鲁西尼(Hervé Brusini)是一名法国记者,同时也是阿尔伯特·隆德雷斯奖(Albert Londres Prize)的导演,他则不同意这种观点。 “如果一个话题能引起关注,我们为什么要忽略它?”他说。

布鲁西尼说,自一个世纪前的法国大众媒体出现以来,真实的犯罪故事就一直很有市场。但是,报道犯罪的做法并不总是合乎道德的,为了写出引人入胜的故事,记者往往会编纂“犯罪行为”。

布鲁西尼补充说:“我们必须从新闻标准的角度出发,尊重新闻基本标准,然后直面批评。”他建议新闻工作者要谨慎,在报道犯罪新闻时将道德放在自身行为的中心位置。

成功的影响

爆红的模式往往难以再次与维持。然而,《社会》杂志的纸质音乐用户与数字版本售量自夏季以来一直在增长。发行《社会》杂志的手机应用软件已经成为法国国内新闻应用下载量第二名。在这背后,真实犯罪故事的市场成功功不可没。

安内瑟同时也认为,这次犯罪故事对于读者与印刷新闻之间的关系也带来了影响。“我们让读者与新闻销售商直接产生了联络。这让人们意识到新闻销售商的存在,”他说。“我们试图打破壁垒,重新点燃读者与新闻销售商之间渐趋消失的直接联系。”


Aina de Lapparent 是巴黎一名法语-加泰罗尼亚语自由记者,目前正在Sciences Po. 进修新闻硕士学位。她同时也是Inside Newsroom撰稿人。Inside the Newsroom是国际新闻通讯和播客,每周撰写中东新闻摘要。 她的兴趣方向时媒体创新,解决方案新闻,民间社会和中东话题。

主图通过Charisse Kenion与 Unsplash达成知识共享版权许可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