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区域内新闻自由的灯塔,澳大利亚却将提案威胁噤声记者的法案

作者John Power
Feb 9, 2018 发表在 新闻基础

刚刚提案改革的旨在打击政府泄密的澳大利亚国家安全法在这个亚太地区最为开放的民主国家引发了关于新闻自由的恐惧。

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草案2017,在更广范围的针对外国干预和间谍行为的打击浪潮中问世,使得交流或者处理敏感政府信息成为了一项最高可以入刑20年的控罪

随着首相Malcolm Turnbull的中右联盟在12月悄悄揭开这些改变,这项法案将涵盖所有被认为是“本质有害的”或者可能伤害“澳大利亚利益”的未经授权通过政府官员获取的材料。

拓展到传统的国家安全考虑范畴以外,这项法案还将适用于那些可能伤害国际关系或者联邦政府与任何澳大利亚的州或地区间关系的信息。

 

对于爆料者给予更严厉的惩罚

尽管公务员已经被严禁披露敏感信息,这些改革仍然引入了对于包括新闻记者在内的所有人严厉得多、没有豁免的惩罚。

尽管立法包括了对于记者的少量保护,辩护却仅仅当报道被主观判定为“公平和准确”的时候才可能成立。

“过去你真的被置于针对国家的传统罪责——是当叛国、间谍,那些看起来似乎会造成推翻国家的事情——现在,你只需要分享一些会破坏澳大利亚利益的信息时便会身陷其中了。”

民权自由团体严厉地谴责了这种推动不透明的举动,警告这项法律可能会对那些潜在的告密深喉造成恐怖的效应。

“在后斯诺登和维基解密的世界,很明显,仅仅简单把信息标签城‘机密’并不意味着这能够使之远离公众视野,”人权观察组织在一份向国会情报与安全联合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中写道。“在这个法案下,政府官员可能会倾向于以更高的安全级别将信息加密,使之无法被分享。”

澳大利亚媒体也非常强烈地反对这个法案。媒体与艺术联合会,该国的主要记者联合组织,称之为一个“对于新闻自由的危险威胁”。澳大利亚现在被认为拥有亚太区新闻最为自由的环境之一,Freedom House去年将之排名为第5位,仅次于新西兰和几个太平洋小岛国。

尽管如此,在上个月一份向国会提交的材料中,十几个彼此竞争的澳大利亚新闻媒体机构罕见地结成联盟,警告这个法律变化可能很快就会意味着“记者们会因为做他们的本职工作而进监狱。”

自那以后,包括新闻自由基金会和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内的国际新闻自由团体都加入了反对这项变化的合唱之中

 

变革很有可能通过

立法机构在911之后已经追加了五十余个国家安全相关的立法,批评人士说,这使得曝光潜在的不当行为变得愈发困难了。

在2015年,尽管面对新闻自由抗议团体对于相关举措可能暴露爆料人和其他机密线人的顾虑,国会仍然通过了大数据保留法案。

2013年,尽管一个公共利益揭露项目被引入,使得澳大利亚与新加坡、日本和韩国比肩,爆料人保护者们说现在的环境仍然远远未能达到保护好那些希望爆料不当行为的理想状态。公务员中的爆料者,比如前澳大利亚税务官Ron Shamir,详细阐述了向公众剖白他们的顾虑如何影响了他们的生活和他们未来的职业发展。

“现状明显完全无助于此,”Hardy说。“在这个环境中需要很大的勇气把你的名字放在爆料中。”

在委员会三月份开会之后,国会仍然要在参众两院通过法案才行。反对派领袖Bill Shorten这周宣布如果没有更好的保护记者的措施,他的政党将不会支持这个法案,成为了国会中最新的反对声音。

尽管有着这些争议,依然很可能会有很大的改变发生。Turnbull的政府,没有反对党工党的支持,将不得不在参议院混乱中谈判。

在过去20年中,国家安全相关的国会成员中大多数都使之几乎不做改变地成为了法律。

“没有政党希望被称为对恐怖主义软弱,所以他们都是两党同样的,”Hardy说。“几乎没有反恐怖主义法由于参议院反对而修改,最终通过澳大利亚国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