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行业“灭绝事件”?ICFJ和托尔中心启动全球新冠疫情问卷调查以助力恢复

作者Julie Posetti and Emily Bell
May 13,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Interview

新冠肺炎的效应已经被称之为一种对新闻行业的“灭绝事件”,造成了数十家新闻机构在全球范围倒闭。数以万计的新闻机构工作岗位已经由于疫情消失或被重塑。

这就是我们启动一个全球问卷调查的原因,以追踪和评估疫情对于全球新闻行业的影响,并帮助重新想象未来。

我们旨在弄清楚保持新闻行业活力的因素:这个行业在短期和长期的支持和培训各需要什么?记者们如何创造性地回应疫情期间报道的挑战?疫情期间需要做些什么帮助保护记者们和捍卫新闻自由?

[Read more: UN-ICFJ research highlights journalism's critical role in fighting COVID-19 disinformation]

一份急需的问卷调查

疫情迅速加速了本已在全世界明显的趋势:移民以及广告的消失;印刷媒体的萎缩和消亡;调查报道能力的减损;以及本地新闻的凋零。它也被威权领导人和独裁者们用于作为掩盖以攻击记者,妖魔化新闻行业和破坏新闻自由

我们的独立调查旨在帮助解答最为急需的领域的问题提供直接回答。这是新闻与疫情项目的第一个作品 - 这是一个国际记者中心(ICFJ)与哥伦比亚大学托尔数码新闻中心的合作研究项目。领导着一支非常有经验的记者和学者队伍,我们的目标是了解这次疫情危机对于新闻行业的影响规模,以便于我们能够协作使之恢复。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全球的新闻机构、记者们、编辑们以及其他媒体工作者们一起积极参与进来。

在这个对于新闻行业转型的时刻,我们对于其对新闻机构、记者、编辑和媒体工作者的影响了解得越多,我们就月能够去评估净损失以及恢复的潜在益处。目前已经有数个来自于慈善组织、商业科技公司和官方的计划正在成长之中,但是我们还没有看到他们各不相同的计划将会如何给这个领域带来变革 - 无论在危机中还是危机后。

[Read more: Impact-driven journalism during the pandemic]

什么岌岌可危?

联合国秘书长本人最近宣布:“在疫情中,没人能取代新闻媒体的地位给公众提供信息和分析,以及抗击谣言和曲解”。Antonio Gutteres明白,准确可靠的关于疫情的信息,以及独立的对于危机应对的批评,真的是事关生死的事情。

与此同时,疫情也传递了一些我们目之所急最珍贵的新闻工作 - 全球的记者每天冒着生命危险给我们从全球灾难的前沿带来报道,m感动我们的报道,帮助我们将事实与虚构区分开的报道,以及将可靠的信源与恶意虚假信息传播者区分开的报道,监督公权力履职的报道,能够m创造不同的报道。

我们希望知道什么?

(1) 新冠病毒如何影响新闻行业的活力以及媒体工作者的工作安全感?

新冠疫情已经对一系列新闻机构带来了致命一击 - 尤其是关键的本地新闻提供者。我们要求参与者详述疫情对于他们的工作带来的影响的细节,以及他们所在新闻机构的可持续性。我们希望了解是否你所在新闻机构被危及或者暂时关闭。我们还想知道个体媒体工作者(包括自由记者)受到了哪些影响,包括从工作的损失到薪酬的降低。

(2) 疫情如何转变了新闻研究、报道以及叙事?

尽管新闻机构面临着多种多样的压力,还存在着许多创新和新创企业的优秀例子。记者们在发展其新技术以进行远距离报道,使用数据和开源调查技巧进行更加清晰和准确的叙事。正如那些受到的限制和削减一样,我们也希望听到这些。

(3) 伴随着新冠病毒的有哪些新的和新生的新闻工作安全挑战?

有多少媒体工作者被作为“必要工作人员”送入现场报道有生命危险的新闻而没有得到妥善保护的装备?脆弱的自由记者们受到了多大的影响?对记者而言,暴露于这样全球规模的人类痛苦和悲伤会对自身和身边人带来怎样的精神健康影响?疫情期间上升的网络暴力给他们带来什么体验?疫情诱发的消耗是否成为了主要问题?并且,随着新闻机构通过第三方软件远程工作,会对安全操作带来哪些影响?

(4) 疫情带来的主要新闻自由威胁是什么?

全球来看,在新馆疫情之下,记者们在受到攻击,法律成为了针对新闻的武器,政府在打压吹哨人,禁止关键的问责报道。我们希望通过在地工作的媒体工作者了解这些发生的程度和这些侵蚀的代价 - 从西方民主遭遇压力,到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盲点。

(5) 记者们如何经历“假信息爆发”并且抗击它?

新闻不仅仅面对着世界卫生组织称之为“信息大爆发”的风险。它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之为“恶意虚假信息风暴”的针对目标。所以,记者们、事实核查员们以及其他媒体工作者们遇到了哪些虚假/恶意信息?“恶意虚假信息风暴”对他们的工作有哪些影响?以及新闻机构如何工作以抗击加重了疫情的信息污染?

(6) 新冠病毒如何影响了内容传播和受众吸引?

作为快速通往数字化的一种,订阅制不断增加的重要性,平台和算法传播的作用都被疫情增益了。全球很多国家的新闻受众都达到了纪录新高,但是新闻机构如何去适应同时增长的兴趣和同时下降的营收?

我们共同面对:这里是你可以帮忙的

我们可以听到你的提问:“谁有时间在危机之中填写问卷啊?”我们理解许多记者和新闻机构在我们所处时代最大的疫情危机报道面前殚精竭虑地抗击,但是如果新闻行业要存活下来,我们需要有质量的研究以帮助了解如何恢复。

我们也认为那些在一线工作的人的声音被倾听和重视至关重要 - 不仅仅存在于劳工数据或者柱状图里。为了换取你的时间和应答,我们也会将基于我们研究的内容定期发表,以提供更完整的图景。

这份问卷目前以英文进行,但是西班牙语、阿拉伯语和中文版也正在翻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