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撰写社论的12条贴士

作者Jennifer Anne
Dec 05 发表在 新闻基础
Thought bubble

社论是传统媒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们的重要性即使在越来越多媒体转向数码作为首要形式的今天仍然保持着重要性。

In an earlier article, IJNet explored the blurring line between fact and opinion online. In the face of these challenges, writing and producing quality editorials is even more important.

IJNet spoke with writers, editors and instructors in four different U.S. cities to collect their tips on writing editorials.

(1) 分享你的知识。

Deborah Douglas是DePauw大学的Pulliam中心的一名新闻学访问教授以及一名《芝加哥太阳时报》社论委员会的成员。 通过她在诸如OpEd项目的工作 — 这是一个旨在使得更多女性和被较低代表的声音写作社论的项目 — 她鼓励人们“在这个世界以更强的方式出现”。她常常通过公共声音奖学金项目与学者互动,并注意到他们倾向于将发声的领域局限在专业知识范围内。现实中,Douglas说,他们还有其他珍贵的知识可以分享。

记者,作为受过教育、了解信息的公民,同样可以从这个提醒中获益:从报道中获得的知识是一笔财富,应该被在诸如社论这样的平台分享。

(2) 集纳多方视角。

当大新闻突发时,Douglas并不会只绑在她熟悉的新闻信源上,她还阅读全国范围的报纸,看看他们对同一件事如何报道。 

她的建议是,从你的舒适区抽身出来,阅读全国性和国际性的报道,以确保你了解所有视角。去倾听,承认,与你的写作相反的立场,以开启一场对话。

(3) 拥抱数码时代。

Douglas还建议记者们使用社交媒体作为报道工具 — 尤其是那些年纪比较大对于社交媒体不太熟悉的人。利用社交媒体提供的接近信息的较便捷渠道,是扩展你的视角、确保你不会漏掉重要信息的另一种方式。

(4) 吸引读者。

Jay Evensen是犹他州《Deseret新闻》的一名资深社论作者,也在Brigham Young大学做社论写作讲师。他马上就要满六十岁,说要理顺数码新闻的新要求可以是一件很吓人的事情。

尽管规则已经发生了变化,吸引读者仍然是写作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和社交媒体推广一并,他建议要有非常过硬的基本元素 — 包括标题和开场白 — 能够吸引读者。具有震撼力的写作同样关键。

(5) 去除掉哗众取宠的东西。

Evensen还强调,社论作者必须“加入一些价值以使得文章被注意” — 并且要清晰地这么做。

他的报纸曾经发表一些他称之为“吮指社论”的内容,这对于读者而言多少是一些暖心的信息。Evensen的团队已经去除了那些耸人听闻的内容以专注在传递新的信息和公众讨论中的新视角。 

(6) 接触你的目标受众。

Evensen给出了一个有力的例子,是一篇他写的能够接触到“很窄但是有力的受众”的社论。犹他州盐湖城郡十年来都在考虑改变政府形式。1997年,Evensen写了一篇使得一位议员最终发起了一个法案改变政府风格的社论。 

Evensen的社论并没有成为爆款,但它毫无疑问发挥了影响。

Evensen建议作者们不要期待他们的文章引起喧嚣,也可能会因为读者的互动而气馁,但他们应该保持耐心,相信当文章进入读者手上的时候他们的理念能够生根。

(7) 考虑更大的局面。

在Evensen看来,社论写作是一家报纸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因为他认为从一种制度性的声音分享记者的见识“对于我们的民主很重要”。他希望,尽管在数码时代有很多变化,强有力的社论写作仍会一直留存。

(8) 开始写就是。

在《丹佛邮报》工作12年之后,Fred Brown现在在丹佛大学担任一名媒体伦理讲师。在写作社论时,他建议,开始写作你的想法就是。直到你累了,他说,然后看看你文章的1/3,你就会找到你的论点。

(9) 去掉那些甜腻。

布朗建议,放弃那些你极其希望在纸媒上看到的词汇和短语。删除它们,看看你的作品是不是变得好了。更多的情况下,的确如此。

(10) 与你的受众互动。

Matthew Hall,《圣地亚哥论坛报》社论与言论编辑,以及全国记者协会财务秘书,将社论作为一种与读者直接对话的渠道。

对他而言,写作和发表这篇文章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你必须要分享社论,询问读者他们是否有问题、评论或者更正。

根据Hall,新闻是“关于建立一个更好的社群并且改善它”。数码新闻的好处就是它允许你实时通过受众互动去做这一点。 

(11) 变得有创造性。

随着人员和经费变少,新闻编辑室吸引读者变得更加艰难。Hall和他的《圣地亚哥论坛报》同事通过发表大胆声言的有创造性的社论成功了,比如一篇四月发表的文章,使用过去19年间校园枪击死难者的名字拼出了“受够了”这个词。这吸引了人们的注意,我们的读者甚至把它框起来挂在了墙上。

“如果人们谈论它,” Hall说,“那就是我们成功最大的表现。”

(12) 记住底线。

Hall还说,他的团队采取了创新举措,原因是“我们需要生存”。新闻机构必须赚钱来持续运作。这些吸引眼球的文章是一种构建受众的方式。

数码订阅者同样关键,Hall的报纸对于什么内容吸引读者密切关注。11月6号大选之前的一周,数码订阅的前25名都是言论文章或者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