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者们分享了来自疫情前沿的经验

作者Dale Willman
May 11,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Photographer

将疫情与战争相提并论,是过去一个月不少报道做的,但因为很多原因,这并不属实 —  其中包括可能造成的扭曲话语体系。美国总统特朗普自称是一名战时总统,不仅仅因为他正与一个远距离敌人鏖战,更多则是因为在危机之中领导人们通常都会获得突增的支持,而那正是他立即需要利用的。特朗普不是一个人 — 安德鲁.科莫,纽约州的民主党州长,也常常把医护人员们成为“战士”,可能会增加其瞄准总统大位的一种夸大。

新闻机构们将之称为“历史性的战役”,“面对新冠病毒的战斗”,以及至少一篇半岛电视台的评论文章使用了标题,《对于西方世界来说,战争在敲门了》。

以战争比喻公众健康问题已经持续过几代人了,正如Susan Sontag1978年在纽约书评中所写的那样。这样的语言可能有着她所说的“扭曲效果”,要求人们聚集在一起打败敌人,尽管专家们说“正如厌倦了战斗的军官们陷入没完没了的殖民战争”。Sontag探讨的是终结癌症的努力,但是面对流行病,这样的类比也同样清晰。

问题在于,比喻可能缩窄我们看问题的视野,面对疫情,这可能加深党派撕裂,而人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团结。可能记者们需要更努力工作以拓展探讨细微差别和复杂性的途径。

[Read more: COVID-19: Uncharted territory for freelance photojournalists]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因为在最近一次在线研讨会中我与几名知名摄影记者交谈,聊新冠疫情,要把他们的工作与战地摄影记者比较太容易了。但是至少存在着一个主要区别:在战争中,你不会把敌人带回家。当报道一次流行疫情的时候你会 — 疫情会无差别地杀戮。我们讨论了这个话题,研讨会由“坚韧媒体项目”主办,这是关于传播和可持续性的地球机构计划的一部分。

 

 

所以病毒挑战着报道这个新闻的记者们,以找到渠道报道的同时保持自身的安全。在广播中,当记者们以长录音杆赶赴现场去延长其麦克风以采访一位采访对象。电视新闻,用Skype或者其他在线视频平台出镜而非主播台已经成为常态。但对于摄影记者而言,无论是静态图片还是动态视频,远距离都很难完成工作。摄影通常都需要建立相机与拍摄对象之间的联系。个人的联系需要近距离和时间。现在,通常就是摄影师仅仅因为工作而更加危险。

但是为什么他们还在那里,在街上,冒着感染的风险为我们拍摄?Bryan Woolston是一名路透社、美联社和Getty图片社摄影记者以及国家新闻摄影协会成员。“这是一中为了受到这个疫情影响的人们产生变化和付诸行动的方式,使得人们形成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什么是真什么是假的观念,唯一我们去做到这一点的方法就是讲出故事”。

对于Newsha TavakolianMagnum Photos的摄影师而言,在她的祖国伊朗报道疫情非常重要。那也意味着挑战,尤其是因为她的健康状况。“我的肺很弱,我有哮喘。所以我要很注意不要感染病毒”。在疫情初期于伊朗摄影也很困难,出去摄影几乎不可能。但是Newsha说讲述疫情如何影响她的祖国至关重要 — 对她,也对他人。“我决定做一篇关于自我隔离的报道,因为我想,可能迟一点,很多国家将经历我们正在经历的”。她希望她的图片在那些国家开始抗击病毒的时候可以引导他们。这篇文章发表于国家地理

[Read more: Interview with Iranian photojournalist Farhad Babaei on photographing COVID-19]

并不是所有的记者都在外拍照。事实上,很多人,如果不是大多数人,都留在家里。Thomas Dworzak是一名在巴黎的Magnum摄影师。 他说他起初确实是在街头拍照,但很快这使得他感到不舒服。“早先我觉得当我在外,那是出于我的自我表现欲。在街头很棒,到处都空荡荡。我到处骑车逛,拍摄人们带着口罩的奇怪照片。但是我感到这并没真正做什么也没增加什么价值。因此,我觉得我应该转变,我决定留在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