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性别平等是新闻伦理的关键元素

作者Hannah Storm
Apr 29 发表在 多元化
Gender equity

女性大约占比全球人口的一半。但是看看新闻报道的新闻编辑室构成吧,你可能会以为这个数字错了。

新闻伦理扎根于人性,建立于透明性Ethical journalism is rooted in humanity, built on transparency and advances work that is accountable.

除非性别以一种公平并敏感的方式被列入新闻编辑室日常时间的日程,比如我们招募、保留以及提拔的人,比如我们只做的作品,那么我们就无法真正拥有新闻伦理。

性别并不仅仅是女性的议题。我们都会从对于有害刻板印象、陈词滥调以及偏见的拒绝中获益。

我们也都会从更好的平衡和背景之中,从为传统受到边缘化的弱势群体发声的过程之中获益。

在我于新闻伦理网络的工作中,我希望我们能够支持全球的合作者将对于性别的伦理思考整合进他们的新闻报道和新闻机构之中,并认可他们能够正面积极构建公共讨论话语的作用。

改变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是它需要比以往发生得快一些。

在2015年,全球媒体监控项目警告“新闻机构里迈向男女平等的进展基本上停滞了”。

GMMP每五年进行一次。

在上一次调查所分析的114个国家,女性在报纸、电视和广播中被听到、读到或看到的人之中占比24%。这个数字从2010年之后就没有变过。在网络媒体中情况略微好一点,女性占比互联网新闻报道和新闻推帖的26%。

报道新闻的女性则占比不到40%:与2005年一样。

如果看到2020年的数据有变化将会很有意思。#MeToo运动已经提升了人们对于性别敏感度的意识,但我认为还没有发生足够的变化。

国际女性媒体基金会有一系列支持女性记者的项目。也有几个专注于性别议题的机构产生,比如法国24台的51%。

BBC的外来信源确保了其至少50%的专家是女性,通过自我监督来确认。在波兰,Newsmavens核对来自全欧洲的新闻并且以女记者的视角重新构架。

在2017年年末,《华尔街日报》宣布其在报社抗击性别不平等的努力。几年前彭博社启动了一项策略包含一些家庭友好型策略,一项辅导计划,针对各行业女性高管媒体培训,以及一项为超过100家公司衡量性别平等状况的指数

但尽管有了这些 – 以及其他一些 – 努力,过时的刻板印象依然大行其道,往往聚焦在一名女性的外表或者社交,而非她的能力或成果。

当女性在男性占统治的行业中到达了有影响力的职位时,情况就更加严重。

在2015年8月,美联社噶不了一条推特,链接到一篇关于在埃及的半岛电视台记者的庭审的文章,写道: “Amal Clooney,明星的妻子,代理被指控与极端分子有关联的半岛电视台埃及记者。”推特不久后被删除,但是已经暗指了一名全球最成功的人权律师之一仅仅因为她的丈夫才有了新闻价值。

在一月份,南西佩洛西,美国历史上最高位阶的当选女性政治人物,再次就任众议院议长。《纽约时报》发布了一张推特图片,配文“南西佩洛西,穿着性感的粉红连衣裙,登上了大理石讲坛。”不久后这条推特被删除,报纸称之“表述糟糕”。

不仅仅是外表与人脉暗示着一些女性的成就仅仅是偶然现象。读到有性别含义的贬低语言也很常见,比如“歇斯底里”、“好斗的”、“颐指气使的”、“怨诉的”。对于有色人种女性,情况更糟。刻板印象语言也针对男性,也会强化刻板印象,尤其是有色人种男性。

这种语言、标签、依靠修辞和刻板印象是一种懒惰的新闻,在最坏的情况下,这可能会对公众和个体心态产生显著影响。这在报道基于性别的暴力时尤其如此。

作为一名性侵存活者,我曾致力于帮助记者理解刻板印象造成的伤害,比如由于缺乏背景,由于不合适语言和图片。我希望能够在EJN把这项工作发扬光大。

往往,媒体会把事情叙述得好像性侵是受影响个体的错。存活者们会被接近,确定身份,描述并且采访,而不考虑具体类型,性暴力的背景。往往,语言会把侵害者表述为一个野兽而非犯罪的人,并会把侵害委婉描述为双方自愿的性行为而非力量滥用。往往会有关于为什么受害者多年沉默的问题,如果她们足够勇敢也会遭到物化和不信任。

作为记者我们要知道如何符合伦理地报道这样一个重要而又敏感的议题,比如性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