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采访创伤受害者:新闻热情与谨慎态度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Nov 15, 2016 发表在 专题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采访了很多生活被创伤破坏的人。每一次,我都为报道引发的影响感到痛苦。

我的新闻团队是否有理由探讨他们的私人痛苦?我是否为了获得细节太过激进?我是否恰当的表示同情和尊重?他们的报道中有什么积极的事?

在采访中,我学到了一个有价值的教训:当创伤受害者成为报道的一部分时,记者需要在如何治疗创伤者有更多的洞察力。

大多数的受害者和幸存者在事件后都经历着巨大悲伤。我们如何和他们交流时不引起更多痛苦?记者应该避免什么?

“永远不要说‘我知道你的感受’,因为你不知道,即便是你自己经历了悲剧,”媒体专家Steve Buttry说。“这是记者报道受害者时犯的最大错误。最好的方式是,‘我想讲述你的故事。’这个语言意味着报道是他们的故事,给予受访者控制感。”

当谈到逃离家乡经历的暴力时,Buttry将小心推进个人经历的报道。

“一些创伤受害者发现在谈论经历时有解放和治疗的感觉,”Buttry说。“如果他们说不,这说明恢复是远远不够的。尊重他们的苦痛,了解你的问题可能造成更多的伤害。”

Buttry为报道创伤受害者提供出如下建议:

不要假设受访者会拒绝

“这是我们的主要新闻规则之一,你通常会假设(而且经常是正确的)灾难幸存者或悲伤的母亲不会接受你的采访。但是这是她的故事,不是你的。告诉你你会讲述她的故事。如果表示同意,表示她对你的尊重,请很好的报道她的故事。如果说不,请尊重这个决定,并告诉她如果改变主意可以随时接受采访。”

关心受访者,而不只是发生的事

“我通常开始询问他们的日常生活。我希望了解这些人的生活,不只是闲谈,而是让我更加深入了解他们,为报道提供背景。我会谈论家庭、学校、工作等内容。通常这些人了解采访的目的,当他们准备好后我就将开始采访。”

利用第三方

“有些人不会直接对采访要求作出回应。但你可能先接触到一个家庭成员、牧师、殡仪馆负责人、邻居或同事来帮助你安排采访。我曾经花费10个月时间来策划采访一个家庭虐待的幸存者,最后采访得以实现。”

Buttry是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的曼彻斯特大众传播学院的学生媒体主任。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多技巧。

美国达特新闻和创伤中心是另外一个不错的资源。强烈推荐一个名为“Getting it right – ethical reporting on people affected by trauma(正确报道:对创伤受害者地道德报道)”。幸存者和受害者在报告中讲述媒体如何对待他们。

在巴基斯坦、南苏丹和其他冲突地区进行媒体培训时,我使用了角色扮演来培训如何采访创伤受害者。我结合了达特中心和自己的经验。这里是不变的规则:

  • 当接近受害者时,在提问前尽可能有礼貌的表明记者身份。告诉他们采访会发表。
  • 尊重每一个人
  • 在自我介绍时,简单说:“我为你的经历感到抱歉”或“我很抱歉发生了这些事”。让他们知道你很在乎。
  • 给受害者控制的感觉。问他们想在哪里接受采访,是否希望有人陪伴采访。

我的底线:不要造成伤害。

Main image CC-licensed by Flickr via jsawk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