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强化本地新闻:给新闻机构的10条贴士

作者Damian Radcliffe
Feb 26, 2020 发表在 本地新闻
Reporter

仅有13%的美国人“十分”信任媒体,而28% “比较”信任,盖洛普民调去年发现,69%的民主党人,15%的共和党人和36%的独立人士说他们“信任媒体”。

在大选年这样的政治极化只会进一步恶化。 

但是,证据 — 比如说Poynter的2018媒体公信力调查问卷,以及最近的奈特基金会- 盖洛普报告 — 都显示了本地新闻所获得的较高程度的信任。

然而,这仍然只有少于一半的美国人 (45%) 说他们“十分”或者“比较”信任来自本地新闻机构的报道,(相较于全国新闻机构的31%),这说明需要改进的工作仍然任重道远。

[Read more: Shrinking local newspapers affect community politics, study finds]

 

记得这一点,这里有10条给本地新闻机构的构建公信力、抗击偏见和新闻盈利方面的建议。

构建信任

一路成长的历程中,似乎我每去一个公共活动都会见到一个记者(还有一个个摄影师)。

当然了,这可能并不是常态,但是随着2008年以来新闻机构招聘在美国缩减25%,如今的孩子们可能不会再成长过程中见证同样的情况。

无论如何,吸引受众的机会都前所未有的大。

(1) 可见 – 在线或者在现实生活中

记者们需要探索通过公开编辑会议祝福会议以及社交媒体提供的机会来进行面对面互动,比如脸书直播和Reddit模式问答 (被称为AMA或者“询问我任何问题”)。

与此同时,播客提供了一个给新闻机构的机会来在发表前一天预览内容后把声音放入署名栏,或者解释报纸内容 — 以及原因。

(2) 允许受众一窥内情

过去,我们认为我们的职业受到信任是理所当然的。现在我们必须去赢得。最明显的途径是清晰解释我们所做的事情。

报道是如何采集的?我们如何决定什么内容放在首页,使用哪些引语,删掉哪些?

播客是一种分享“故事背后的故事”的非常好的形式。诸如Instagram故事这样的工具可以同样有效地进入幕后,展示记者们如何进行他们的工作。

提升新闻素养至关重要,如果我们能够构建理解正在进行的工作的受众 — 并由此愿意为新闻支付。

(3) 解释你的术语

研究显示受众并不一定理解新闻是如何制作,或者记者们使用的描述术语。

去年一个路透/Ipsos的调查问卷显示,60%的回答者认为记者们“有时或经常”会从他们的信源那里得到酬劳。

Joy Mayer信任新闻项目总监,告诉我当记者谈论“匿名信源”的时候,许多人假设记者也不知道信源是谁。

不仅仅记者们需要分享他们的过程,他们也需要注意他们使用的术语和标签,在新闻编辑室之外很少会被理解。

解决偏见

我们住在一个我们的媒体和政治近年来愈来愈两极化和党派化的时代。 

此外,正如CNN的Brian Stelter指出的,当今的媒体行业模式更加重了这种两极化。

这种“他们vs.我们”的文化在本地层级没那么显著,但是正如奈特的研究显示的,“这样的信任比以前我们理解的更加脆弱 — 面对那种威胁全国媒体的信心的党派偏见更加脆弱”。

(4) 放手一些控制权给你的受众

历史性而言,记者们决定受众接收什么新闻。然而,如果希望重构信任,这一点需要改变。

Jennifer Brandel,Hearken组织的CEO,以及Mónica Guzmán,Evergrey的联合创始人和总编辑在一篇尼曼实验室的文章中探讨说,记者们应该问一问,“我们如今可以帮助公众了解一些什么?”

“我们不会以我们的想法开始,”他们建议,“我们会以公众显示出的信息鸿沟开始,专注于努力填补信息鸿沟”。

使得受众提交问题,并且倾听他们的需求,这可以引出其他情况下记者可能不会注意到的新闻报道

[Read more: A new approach to engagement: Q&A with Hearken's Jennifer Brandel]

(5) 和不同的人交谈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研究,白人,年长,受更多教育的美国人相较其他人群更倾向于与本地新闻记者倾谈。大多数的美国人 (79%)从未和一名本地记者聊过。

这很重要,因为本地新闻记者往往是人们遇到过的唯一的记者。结果,他们成为了广泛的整个行业的代表,并且成为了抗击“假新闻”说法的前线。

可视 — 这包括你为了你的报道所交谈的人 — 很重要,不仅仅是在本地层面,也是广泛的行业的观念。

(6) 一个更具代表性的新闻编辑室

新闻有一个阶层问题。新闻编辑室也需要更多女性,有色人种以及更广泛光谱的政治立场和教育背景。

新闻编辑室人群 – 以及世界观 – 必须更紧密地与公众结盟。没有这个,太容易质疑新闻编辑室有偏见以及不接地气

使之付费

根据路透学院,在美国的数码新闻消费者之中,仅有16%会通过订阅、会员费或者捐赠为新闻付费。“大多数美国人,” (71%)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认为他们的本地新闻媒体在财务方面情况还不错”。 

财务事实并不相同,并且超过1,800分报纸在2004年后关闭了。超过1,300个社群缺乏原创本地报道,其他区域也面临加入这一行列的风险。这对于本地新闻的未来发展和本地社群的信息需求至关重要。

(7) 要极为本地

在内容增殖的时代,受众前所未有地拥有访问更多媒体的渠道(大多数是免费的),商务上很有必要既做到有特色又要有意义。 

除非你提供有价值的内容,否则人们不会为之付费。少于2/3 (61%)的问卷回答者告诉奈特/盖洛普研究者本地新闻机构在报道本地新闻方面做了“很棒”或者“不错”的工作。

(8) 使之适用于手机

相似的,有了受众越来越倾向于在线或通过手机消费新闻(包括本地),新闻机构需要改进他们的数码内容。

很常见的是,用户体验糟糕。

所有层面的新闻机构 — 尤其是本地的 — 都需要改善其网站和在线内容的外观和感觉,所以使之没有那么乱(这意味着更少的分散注意力的广告),也更易使用

[Read more: Incorporating mobile journalism into local newsrooms]

(9) 别对于展示影响感到害羞

来自奈特/盖洛普研究的最为震撼的统计数据之一显示“美国人没有被完全说服本地新闻能监督有权者和机构”。

60%的回答者感到在监督层面本地新闻只是做到了“还可以”或者“糟糕”的工作。差不多2/3提及了对于诸如药物成瘾、K12教育和计划公共工作等议题更多的报道。

本地新闻机构需要倾听这些。他们不仅需要做更好的本职工作,也需要在强调影响力和成功方面做得更好。

(10) 提供一种广泛的故事汇合

尽管监督报道是新闻的中流砥柱,但数量太多也会使得受众应接不暇。避免新闻是非常真实的担忧,而对抗性的新闻又常常使人沮丧,新闻的本质常常使很多人走开。

担任对有权者的监督之外,受众想要本地新闻机构成为“好邻居”。轻松的,社群导向的新闻很重要,报道对于问题潜在的解决方法也很重要。 

“你需要斗牛犬也需要贵宾犬,”我的朋友Kevin Anderson曾经这样告诉我,在提及关于本地新闻机构需要技巧、人才和内容的混合时。 

向前看

通常而言,正如皮尤和奈特/盖洛普的研究所显示的,美国人相信本地新闻工作做得不错,比如在准确、可信与关怀方面。

这是在其上构建的珍贵基础,不仅仅因为没有了活跃的本地新闻行业,研究显示较少的人会竞选公职,市民也会变得对大选没那么有兴趣

尤其,证明的效果,诸如本地新闻消费与公民行动之间的联系,本地新闻对于当权者监督的能力,创建了一个了解信息的公民群体,或者增强了社群感,同样也面临失去的风险。

本地新闻可能比全国新闻更令人信赖,但是它不能躺在功劳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