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如何给已发表的文章做更正

作者Cristiana Bedei
Sep 12, 2019 发表在 新闻基础
Dropped ice cream cone

发表错误的内容是记者最糟糕的噩梦,这是事实。错误会吞噬媒体的公信力,对于个人和组织产生严重后果,并且损害记者提供准确和真实信息的使命。但是仍然,犯错是人们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尤其是在快节奏的新闻编辑室,而发布恰当的更正能够止损。

错误可能是形式的,包括拼写错误,误导用词,诽谤侵犯名誉言论,遗漏以及事实错漏。在2012年,一份伦敦城市大学论文报道,在美国,在过去70年里40%到60%的报纸文章都包括某种类型的错误。 

尽管缺乏清晰的普适标准,大多数主流媒体机构现在都有更正和投诉政策。这变得日渐普及,尤其是在线版本,可以看到错误在评论中,在社交媒体上或者专门通过邮件或者网站来更改和报告。

过去几个月最为具有争议性的案例包括Poynter戏称为“所有更正之母”的例子,这是一份579个单词长度的涵盖了《华盛顿邮报》一篇7月发表的文章中15处错误或者不准确之处的更正。另一个例子则是《纽约时报》在收获读者、记者和政客们的批评后发出的头版头条的修改

目标是防止所有错误的出现,然而,那又是不现实的。因此,记者和编辑们需要批判性地思考,如何通过恰当使用更正而提升公信度和透明度。

以下是记者们分享的一些处理错误并制作更正的战略和经验。

设置一个体系

Laura Helmuth是一个《华盛顿邮报》的健康与科学编辑,她解释了该报的更正策略:“我们有帮助读者报告错误的渠道,这个系统能够产生出一分报告,会发送给该篇文章的编辑,他/她就需要负责查证是否确定存在错误”。

如果那确实是一个错误,记者就会发起一个更正请求,之后这个请求将通过数层批准,最终发表。“我们会将更正标记于在线报道,并在印刷报纸上发布一个更正小方块”,她说。

Helmuth在过去几年没有处理过非常重大的错误,但是她遇到了“一个拼错的名字,一个写错的动物名,一个由于摄影师或者图片编辑失误造成的定向错误”。

调查和讨论

Jem Collins,记者资源的创始人和主编,同时作为一名作者和编辑参与了编辑发表的文章。她的第一条贴士是不要惊慌,尤其是对于在线内容,因为有很多进行负责任的修正的机会。

在上一家媒体花了很多时间与团队做出一项投诉政策,她将投诉分成了两种类型。一种是不需要讨论太多即可修正的小错误。另一种是涉及报道本身的问题。“当我们都坐下作为一个团队一起认真讨论,包括作者、编辑以及任何可以贡献一些真知灼见的同事”。

在这样的情况下,团队会一步步过一遍报道,审视证据:使用的信源、采访速记等等。因为这个原因,记者们保留所有记录,包括数据、录音、笔记以及其他故事中用到的内容就很关键。

“上一次是一篇我们的长篇报道,”Collins回忆。“最终我们认为报道立得住,所以我们确保以完整说理回复投诉”。

如果更正是必要的,就会标示清楚,甚至另发一篇专门的更正文章。无论哪种情况,所有参与采编过程的人都会得到通知,社交网络上也会进行更正。

如果一名读者要求一名自由记者改变什么,Collins建议保持短小并与编辑沟通“不要直接发邮件,花时间挖掘事实,这样你不会多次要求更改。一封短小邮件‘抱歉,我有个小修改’会好得多”。

发布道歉声明并追踪虚假信息

去年二月,《福特沃斯星报》专栏作家Bud Kennedy批评了德克萨斯州长,但依据是另一家报纸上的错误信息。他发现了错误,原始帖文已被删除,Kennedy随后发布了一篇致歉专栏,请求读者们帮助转发。

“在我30年职业生涯中我一定会这么做,当你获得错误信息,你需要向读者解释并道歉,”他说,并说这是本能的决定。这是他作为一名专栏作者与读者之间关系中最自然的一部分。

“我必须保持读者的信任,”他补充。“当我犯错,我必须如实地说出”。

一旦新专栏发表,星报读者团队就会建议直接给转发过原始专栏的人发送,Kennedy解释。这是大胆的举动,但在数码时代影响很大。

Dan Gillmor在尼曼实验室解释了“我们信任的新闻透明度实验有巨大潜力的催化剂:将更正信息沿着原始文章在社交媒体传播的路径再传播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