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全球疫情中搭建个人新闻事业:与科瑞·马修斯对谈

作者Taylor Mulcahey
Mar 10, 2021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Matthews poses for a photo, smiling in front of a building

本文是记录黑人记者在各媒体上的闪光时刻系列的首篇文章。 我们本计划从2月黑人历史月系列展开讨论,但是意识到为黑人记者发声的价值远远超过这一个月所能创造的家长。 我们正开启该系列文章来保持对话。 如您想分享自己作为黑人记者的经历,请发送电子邮件至tmulcahey@icfj.org。


过去一年对记者来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在线办公、裁员和削减预算等现象在行业中司空见惯。但是在这场危机中,年轻的新闻工作者正在对这个行业产生大胆的影响。 CNBC News的新闻助理科瑞·马修斯(Korey Matthews)便是其中一位。

马修斯自1月份开始在CNBC从事全职工作,通过提取图表或图表,编辑视频并检查嘉宾提要来支持电视制作。尽管他尚未开始编写或制作自己的视频片段,但他希望能尽快开始这类工作。

马修斯说:“我之所以对[新闻学]感兴趣,是因为我想对很多事情有所了解,对所有事情都能产生一点感觉。新闻学使我能够探索不同的事物并研究不同的事物,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喜欢学习,弄清事物运作原理以及理解事物发生原因的人。”

他还喜欢与人交谈,这又吸引了他进行田野采访。但是今年,这类情况并没有像往年那样发生——马修斯在没有进入实体新闻编辑室的情况下开始了他在新闻界的职业生涯。

在摩根州立大学完成本科学位之后,马修斯于2019年秋天在纽约城市大学的克雷格·纽马克新闻学研究生院开始学习,并于今年12月毕业。受到疫情影响,他在研究生院期间,一半以上都在远程上课。但无论如何,马修斯还是坚持了下来。

马修斯说:“这是一个挑战。而且这并不是我所说的理想生活。但是我很感激我从中吸取了一些教训。”

马修斯于2019年参加了我们IJNet新闻编辑室黑人实习生计划( IJNet Back in the Newsroom)。他贡献了文章并帮助我们启动了播客IJNotes。现在,我们有机会就他在疫情中的职业发展,黑人记者面临的挑战,对其他新兴记者的建议以及新闻编辑室雇用年轻人等话题与他进行对谈。

[延伸阅读:对疫情中处于职业早期的记者一些建议]

IJNet: 在新闻编辑室中,有什么是吸引你,并让你感到自己深深处在新闻之中的?新闻编辑室应该意识到年轻记者目前有什么样的需求?

马修斯:新闻社应该意识到,在当今时代里,社交媒体很重要。因为年轻的记者考虑如何与行业保持相关性,并保持自身能力不断进步。新闻社的确是在乎社交媒体的。不仅如此,了解社交媒体的传播原理,理解社交媒体上的人们如何消费内容,这些是很重要的。当年轻的记者看到这一点时,他们不仅会看到公司在那儿放置一名实习生并说出“发篇文章”或进行类似的事情,但实际上他们如果能在在[新闻编辑室]了解什么是社交媒体以及其运作原理的,那就是重要的事情。

我喜欢看到的,同时也是年轻记者希望看到新闻社能做到的,就是新闻社真正迎合了观众的需求。有时新闻编辑部会看不到观众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推出与新闻社想要获得的年轻受众真正相关的调查和其他形式的受众参与,并保持我们可能拥有更年长一些的受众,我认为这就是年轻记者希望看到的。这是我个人特别希望看到的内容,因为表明我们的新闻编辑室一直在不断创新和改进,而不仅是固步自封,也不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一些,而是一直在努力发展。

A side photo of Matthews smiling

你是如何在疫情中毕业并开始工作的?期间克服了哪些困难? 

最大挑战是无法与人们面对面交谈。 这是我为什么会喜欢ICFJ,我们能够去办公室。,能够面对面见到人,走到同事的办公桌旁,与同事聊天并享用午餐,这很有趣。 在CNBC目前不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难。

我总是害怕人们会误解为说话的内容和语气,但是大家本身也很难在电子邮件中判断语气。 因此,我始终谨言慎行。当我们面对面聊天时就不用担心这些。但是在电子邮件里,就会觉得“哦,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像你想的那样!”

但是,远程工作使我对某些事情有了感激之情,并且确实给了我一种新的方法来弄清楚工作方式,这是我认为大流行结束后我将要利用起来的一些方式。

[延伸阅读:记者如何处理压力与信息过载问题]

作为一名年轻的黑人记者,有因为这个身份遇到过任何特殊的挑战吗?你对其他刚进入新闻行业的黑人记者有什么建议吗?

有时候,至少对于我来说,我想对自己讲的一些故事会保持警惕。因为我不想被人误解,似乎我总是想谈论种族,或者总是想谈论文化或其他事情。这会让我有点不敢推荐某些新闻故事。尽管我们要谨慎一些,但也不必为此担心,因为好故事就是好故事,它与其他因素都没关系。在我的职业生涯中,这是我必须权衡的,并且我也与导师讨论过。

我也觉得,作为这个时期的黑人记者,我感到有些幸运,因为最近几年来,与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和“黑人的生命也很宝贵”(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一直非常关注种族。我觉得这为一些公司打开了大门,因为公司确实一直在寻找机会,并试图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推动多元化上。我觉得这是黑人记者,尤其是我自己,可以使用并真正利用的东西,因为它能突出我们正在做的一些工作。

我给其他黑人记者的建议:不要因为“我是黑人,所以我要去做这份工作。”实际上正是要利用您作为黑人记者可能拥有的独特经验。

您是否有任何实践可以帮助您解决职业倦怠以及工作与生活之间界限的模糊化?

实话实说,这是我仍然需要改进的地方。妈妈总是告诉我的一件小事就是出门走走。我每天至少要出门一次。尤其在十一月份的时候,我正忙着完成学业,非常忙于实习,所以我可以关在房间里忙上一整天。我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出门,我认为这很不健康。我试着锻炼身体,去健身房锻炼身体,因为我认为这是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我会尝试在特定时间关闭工作电子邮件,特别是如果我知道我不应该再收到任何重要的电子邮件。因为我认为这很重要。我(也)试图平衡我对新闻的消费。我仍然很关注新闻,但我尽量不要看太多新闻,尤其是在深夜睡觉前,因为我喜欢那时让自己的思想自由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只知道今天的工作内容已经结束了,而我会在早上满血复活。

这些是帮助我避免倦怠的三件事,但我还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最后你还有什么建议吗?

我想还有一条建议是:不要害怕您过去的经历,不要为这些经历感到羞耻。 在过去的几年中,我在疫情中也学到了一件事,每个拥有自己独特经历的人,都会带来一个只有他们才能带来的独特领悟。

说起来轻松,但是当您真正开始考虑它时,这确实是很特别的事情,因为你可能会发现:“我可能是唯一可以成立这家公司,创建该新闻媒体或创建该新闻通讯的人,因为我是唯一一个可以这样做的人。 我有我的经验。” 当人们真正拥抱过去的经历,并且当他们真正考虑它的独特性时,它可以引导人们产生一些令人惊奇的东西。

本次采访有做删减


泰勒·穆尔凯(Taylor Mulcahey)为IJNet的执行编辑。

所有图片由马修斯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