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盛顿的虚假信息峰会上,参会者们就抗击WhatsApp上的虚假信息进行了头脑风暴

作者Connie Moon Sehat Credibility Coalition
Sep 9, 2018 发表在 事实核查和验证

WhatsApp,Signal,微信,Telegram,Line以及其他封闭即时通讯软件的使用在快速上升。根据牛津大学路透研究所发布的2018数据新闻报告,受访者(来自37个国家的74000名在线新闻消费者)由于各种目的在过去四年内使用通讯软件更多people surveyed (44%),并且使用它们了解新闻的情况翻倍达到了16%。

 

这种变化的原因极为简单:不断提高的隐私需求,也正是这些使用未能被充分理解的原因。相关对话的数据只有参与者才能看到,其中包括一个人到几百人的群。

我们被WhatsApp最近的倡议所启发,他们鼓励进行更多相关调查。我们也想要关注两件事:探索这个问题的好方法何在?有哪些道德伦理问题,毕竟这些平台都关乎相当私密的隐私空间?

我们很幸运,与来自国际记者中心的Oren Levine共同主办了一场工作坊。他强调了这个问题的迫切性,因为 WhatsApp被作为主要渠道记录和分享新闻变得越来越普遍。我们分成小组,进行了积极讨论,得出了一些想法。

 


From “The Rise of Messaging Apps for News,” Digital News Report, Reuter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Journalism, 2018.
 

1. 我们需要就什么样的内容被分享、谁分享了它手机更多的信息。

由于这些平台是私密的,要了解它们就需要那些使用私密即时通讯软件的人的参与。很容易想象可以为那些有意愿和感兴趣者设计一个问卷,作为最简单的获取更多关于他们如何使用私密聊天软件、他们是谁以及他们是否会对于持续的研究感兴趣的信息。

一份问卷可能会包括以下问题,对于包括关于虚假信息在内的信息样本的宽泛调查。

  • 这条信息是什么语言?

  • 选择你找到这条信息的群组的规模:2个人,3-5个人,5-100个人,超过100个人

  • 描述群组的关注点,如果适用:家庭,朋友,机构,某原因

  • 你有能够提供的信息截图吗?

  • 信息共享的数据

  • 贡献者联络方式:邮件或者whatsapp好吗,以回答问题

  • 是否愿意回答更多问题?是/否 

 

如果提交者愿意,我们可以向参与者询问更多一点,作为了解这些人的一种方式。

比如,他们可以填写另一份关于贡献者的问卷,以匿名方式但提供一些关于人口信息以及用户体验的数据:

  • 年龄范围
  • 性别

  • 国家

  • 政治光谱

  • 经济光谱

  • 种族

  • 你使用WhatsApp多少年了?少于1年,1年,几年

  • 你什么时候使用WhatsApp?

最终,在跨国和跨语言的背景下收集和比较信息能够提供我们对于这些平台发生什么的更好理解。

2. 在进行问卷调查或其他研究之前,考虑可以被可靠收集的信息边界

除了通过调查问卷获取的描述性信息,我们还可以设立一些像是事实核查“热线”或者“爆料线”(比如最近在墨西哥,即将到来的在巴西,以及长时间在台湾)  —  一个人们可以通过他们的私人信息软件转发内容的电话号码  —  为了研究。在这种情况下,问题信息以及其他一些相关背景能够进一步帮助我们对于这些平台的理解。

然而,尽管有一些通过私密平台获取的资源问卷,从一开始,这些回答可能并不可靠的疑虑就一直相伴。换句话说,可能人们会提供假的信息,仅仅因为他们可以这么做。这说明了,参与者越少匿名,结果就越可信。可能在研究者和被研究者之间的连接越强,也意味着越好的信息。

尽管这意味着短期内我们关于这些平台的了解并不会大规模拓展。基于受信任的平台,也暂时很难理解生产出非常多样化的参与:难以想象进行非法话题讨论,或者,反民主的信息群组会参与。


An example of collective ideas gathered on this topic using our favorite “workshop with (big) stickies” model.

3. 基于背景,伦理底线可能需要比平时更高一些。

尝试通过可信参与链提高质量也同样提高了伦理底线。比如说,我们可能使用自己的人脉网,但那会立即增加我们的朋友和家人的责任义务。

我们也必须考虑对于数据去身份化和匿名化(这篇最近的《卫报》文章提供了关于未被恰当处理的情况的很好的例子)。

那么我们采访的这些人呢 — 多大程度上他们对于被研究、分析、存储的内容,在事实之外能有发言权呢?

另外,我们不得不最低限度地公布我们的意图、隐私策略,并尝试找到外部审查者帮助确保我们的过程准确,那么谁能做到呢?

最后,研究者的角色是什么,尤其如果她或者他正在积极打开这些私密平台?当然,是已经超越了简单的观察和任何相关观察效果的。并且,那些记者和研究者的安全考虑又如何保证?

我们同样还需要理解同意意味着 (1) 这个提交了内容的个人可能并不代表整个群组 (2) 亮明记者身份可能造成被踢出群租或者遭遇骚扰。

在任何情况下,这些是一些我们到华盛顿时的想法,并且我们非常希望多听取关于这个内容的想法,并继续头脑风暴。在我们的下一篇文章中,我们会探讨关于新闻的营养标签的工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