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媒体通过第一人称呈现新闻故事

作者Dena Levitz
Nov 6, 2015 发表在 新闻基础

在全球媒体世界,个人散文的热潮正在快速发展。

从Refinery 29到Vox,再到华盛顿邮报,都再让他们的工作人员和自由撰稿人从第一人称来讲述经验、地点和现象。他们致力于将网站的专栏和特殊编辑来管理这个流行趋势。

很多的个人散文集都一直受到欢迎,让读者了解被疾病侵袭的感觉,或是在不知名领域的工作状态。甚至还有一些作者愿意揭示,具有冲击力价值的文章:禁忌恋情、暴力、犯罪、这种例子不胜枚举。

这些文章都在为不同的价值服务——有些涉及如今更大的新闻价值。在标准新闻和播报中,通常用对旁观者、受害者或卷入事件中的人的采访,形成对事件的部分报道,而在散文中,作者们通过一个更全面的方式来提供自己的故事。另外,一些作家使用实时发生的事件或悲剧,将他们的经历与相似或相近的事件联合起来。

这里是一些与新闻有关的个人文章,以及相关情况:

标题:“The Things They Carry”

译名:“他们携带的物品”

出版:纽约时报“Opinionator”专版;2015年9月24日

从今年夏天应持续到秋季,难民危机毫无疑问是最大的新闻。读者可以看到非常直接的报道,从难民前进的方向,已经他们在途中面料的危险。但是Marie Myung-Ok Lee的这篇文章关注了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让难民放弃所有,前往一个未知的地方;他们这些做时,在想些什么?作者通过描绘她目前在二战后逃离分裂的朝鲜半岛的故事,探索了其中的奥秘。紧接着,她将这些与在叙利亚、伊拉克和其它地区的事件进行比较。

标题:“I’m a teenage Syrian refugee. Here’s why I left my family to reach Germany.”

译名:“我是一名叙利亚难民,这是我离乡前往德国的原因。”

出版:Vox;2015年10月5日

文章的标题揭示了文章的内容。作者只提供了自己的名字,他从更大的意义上,描述了自己如何努力逃离祖国叙利亚;以及时局如何促使了大规模的逃亡。从逃亡实际参与者的口中获得的故事,这比记者的标准报道更有冲击力。Vox还通过这些有意义的散文来提供其它相关内容,其中页解释了欧洲各国努力接收难民和叙利亚危机的根源。

标题:Why I’m Walking 100 Miles to See Pope Francis

译名:我为什么步行100英里去见教皇方济

出版:TIME;2015年9月15日

教皇方济对美国的历史性访问获得了全球的关注。从Popemobile到演讲和聚会的视频,教皇方济占据了所有媒体的头版。这篇文章从一个略微不同的制高点窥视这次访问。文章的内容,是关于一个非常向往去看教皇方济,并为天主教领袖移民提供积极信息的女性。为什么会有人会经历这些麻烦来前来朝圣,这对教皇方济的访问提供了其它方面的信息,并让人体会到现任教皇与前任的不同。

标题:“Being a doctor who performs abortions means you always fear your life is in danger”

译名:作为一名人流医生,意味着你总是担心生命有危险

出版:华盛顿邮报PostEverything栏目;2015年10月29日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升温,堕胎成为了持续辩论的焦点,特别是保守派对Planned Parenthood的挑战。这篇文章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堕胎医生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而他们被认为是政治辩论的焦点。无论政治领导人在哪里讨论堕胎问题,从人工流产执行者的角度看问题,也会让读者眼界大开

Image CC-licensed on Flickr via Magic Madz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