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数据展示新冠疫情对于脆弱社群的影响

作者Sherry Ricchiardi
Aug 31, 2020 发表在 COVID-19 Reporting
Outdated graph of COVID-19 cases

随着新冠疫情横扫全球,数据新闻在提供关于快速的发病和疯狂的传播的可靠信息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互动式地图在城市和社区中追踪病毒。图表展示了病毒如何侵袭和重创人体,发烧图表展示了病例和死亡。往大了说,这是公共服务新闻。

但是,数据在展现病毒对于边缘社群的影响方面做了些什么?

“给予无法发声者声音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美联社两届普利策奖得主Martha Mendoza说。“边缘化移民、无家可归者、被拘禁者和穷人需要在新冠肺炎报道中出现”。

在五月,《纽约时报》报道警示病毒会加剧社会与经济不平等,同时对于边缘社群带来更大影响。以下案例显示了数据如何帮助讲述新冠疫情对于脆弱群体影响的故事。

将生命融入数字之中

一组ProPublica的记者希望了解数字背后的人,并看看那对于这座城市的少数族群意味着什么,所以他们开始了对于数据的调查。在从县官员获取了芝加哥前100个新冠肺炎相关死亡者的名字之后,ProPublica记者利用Nexis搜索、社交媒体、讣告、葬礼、家人朋友以构建他们的数据库。

在全美五个城市工作,他们利用Zoom开会,使用谷歌文档协同报道,最终发表了特写报道,“新冠病毒先夺去黑人的生命,但原本不必这样”。这个项目的主要发现包括有:

  • 一个医学检查分析显示前100个记录受害者中的70个是黑人。100人中许多生活在隔离的社区,40%以上人的收入中位数低于每年25,000美元。
  • 前100名受害者中的大多数本就已有多种基础疾病。
  • 一些社区缺乏设施完善的医院或者医疗条件。
  • 贫困与缺乏医护条件是造成高死亡率的原因之一。

在调查的第二阶段,记者们搜索了那些认识死者的人。

“有了新冠疫情,我们听到了很多关于数字、统计和合并症。我们不得不提醒自己,每个数字背后都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对我们而言,确保我们将人性融入报道很重要,”ProPublica团队一位成员Duaa Eldeib说。 

根据疾控中心,截止2020年五月,将近23%的美国报告死者是非洲裔,尽管美国人口中仅有13%是黑人。 

互动关照疫情 

关于新冠疫情的信息洪流令人眼花缭乱。《卫报》的视觉化项目编辑Niko Kommenda想到了互动式新闻以使之更易理解。

“好的数据新闻是理解病毒和封城措施如何更广泛影响我们的生活、它们揭示了怎样的新的不平等以及我们在未来能学到什么教训的关键,”Kommenda说。

有了互动式工具,读者可以找到他们所在的人口学群体或者区域在大的数据库的位置,并确定疾病的影响。这些工具也能够帮助为复杂的数据提供观点和背景。

比如说,《卫报》的数据项目团队发现居住在贫困地区的伦敦人接触私人绿地的机会较少,并会被公园的关闭更严重地影响。项目团队之间的协作和视觉化揭示了英国地少数族裔有更高的死于新冠疫情的风险,引致关于获得医护条件和安全工作条件的不平等的更多问题。

Kommenda对于报道病毒的数据和视觉记者的建议是:“找到那些你能够给予添加背景并增大无法发声者的声音的故事”,Kommenda说。“这就是我们在《卫报》的人关注这场危机带来的社会不平等和环境影响”。

新冠疫情是所有人的领域

所有记者,从体育编辑到时尚写手,都成为了报道新冠疫情的团队成员。“对于数据新闻此刻是黄金时刻”,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数据专家和新闻学教授Steve Doig说。“报道所有领域的记者都可以有所贡献”。

如果你是一个报道专门领域的记者,现在将疫情加入你的报道工作中,Doig提供了一系列贴士:

  • 使用你的专业能力,观察新冠疫情的影响。在你寻常的报道领域之外有什么故事可以被注意?
  • 检视那些无声者和边缘者。他们被如何影响了?
  • 使你自己熟悉诸如约翰霍普金斯新冠病毒信源中心这样的数据源头,《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数据积累。
  • 找到进行普查新闻的从业者,开始发问。城市的哪些地方最多人被驱逐了?哪里确诊病例最多?普查记者是挖掘数据的有用源头。

作为她国际记者奈特奖学金的一部分,Fabiola Torres创建了Salud Con Lupa (放大镜下的卫生),一个数据驱动的新冠疫情报道数码平台。当策划新冠报道的时候,她建议记者从一系列问题开始:

  • 我要向我的观众解释的关于新冠疫情的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 关于疾病什么危如累卵?
  • 谁会从这场全球危机中获益?
  • 社会与经济副作用是什么?
  • 病毒是否创造了更多的贫困和不平等?

“我总是告诉记者们,我们的报道也需要提供希望。我们必须展示病毒的问题,但是也要说明,那不是世界末日。总是天天看到坏消息,公众会焦虑,并开始绝望”,Torres说。“我们必须找到平衡并寻找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