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报道中保护自己心理健康的六个贴士

作者Arun Karki
Nov 3, 2017 发表在 记者安全

这是一项关于记者在报道危险或伤痛的事件时,如何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和心理健康,并同时保护其采访对象的安全和健康的上下部系列文章。这是第二部分。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前半部分,有关人身安全。

十二年以前,我没意识到我被尼泊尔内战和毛派叛乱影响得有多深。有一年时间,我不能自控地一遍遍凝视着那些在后期制作中的战后原始画面出神。六个月之后,我开始做战争中画面的噩梦。这样的情况在2015年我用了几个月时间报道关于四月尼泊尔大地震的大量新闻后又出现了。

Amantha PereraDart新闻与伤痛中心的亚太区协调员,她解释这种状态其实被称作“移情创伤”。当人们和伤痛受害者一起工作,或者新闻记者报道伤痛事件的时候就会触发。尽管很多症状都与人们熟知的创伤后精神失调很相似,但很多人并不了解移情创伤,也被称为“同情疲惫”存在。但是伤痛事件可能对于采访对象、受众以及记者产生类似的影响。

以下这些方法可能帮助记者建立心理防御,并学会如何更敏感地报道伤痛相关的事件。

1. 记住讲故事的重要性

当尼泊尔摄影记者Narendra Shrestha报道2017尼泊尔南部平原的洪水时,他拍了一个在自己所在村庄被洪水淹没后染上肺炎死于的八岁男孩。这些照片使得Shrestha非常不安,他犹豫踌躇是否要把它们公开发表。最终他觉得如果不讲这个故事他会很后悔。在他发表之后,这个故事在网络上被热传并很快被国际媒体转载。“我们的工作并不总是光鲜亮丽”,Shrestha说。“有些时候,我们总要面对可怕的情形”。

2. 如果一项报道任务变得压力过大,停下来休息或者交给其他人接手

Shrestha在长时间报道地震的时候感到压力过大。为了暂时离开地震幸存者那些使人心碎的故事,他接受了一个到海外的报道任务。“这似乎是一个使我忘却伤痛的办法,”他说。

3. 摄影摄像师要在采访中尊重他人隐私

当记者采访伤痛受害者的时候,摄影摄像师应该使得采访记者和受访对象之间能建立起一种互信的融洽。受害者有时可能并不想被摄影摄影镜头拍摄。为了使得采访记者建立受访者的信任并且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对话,摄影摄像师应该放下手中的照相机或摄像机,让对话进行,直到获得受访对象的允许再继续拍摄。

4. 对于伤痛事件避免制造惊悚

Perera强调记者不该被那个过时且并不准确的老话牵着鼻子走——哪里有流血,哪里就有新闻。耸动和恐怖效应不该成为判断新闻价值的标准。 

5. 在进行事实核查之前请不要发表报道

如果发表虚假或者不准确的数据和信息,尤其是那些关于死亡人数的,可能会自毁媒体公信力。“我们在进行新闻竞赛、争着第一个报道突发新闻的时候很少会去想,不准确地增加死亡人数会给事故受害家庭带来多大的痛苦,”驻加德满都的自由电视记者Dilip Thapa Magar说。

6. 分享你的经验

把你报道伤痛新闻的经验和感受和你的新闻编辑室中的同事分享;这能够帮助他人在未来更充分地报道类似的事件。“为了让记者们能更体恤他人地,更安全地进行伤痛报道,他们需要公开地讨论这些事情,并且确定他们的同事会在那里施以帮助,”Perera说。

图片来自Flickr via UN Migration Agency (I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