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一个项目

会员制能够营造与用户之间有意义的关系

作者Tanya Mariano
Jun 24 发表在 数字新闻
Membership puzzle

随着新闻机构资源减少却不得不挣扎生存,许多开始关注广告、订阅以及其他传统盈利方法之外的源头。

一个可能可以更好解决受众吸引难题同时延续可持续性的选择就是会员制模式。

但是这远远不是一个盈利模式那么简单;它更像是一个记者与支持者之间的社会契约,纽约大学会员制谜题项目研究总监Emily Goligoski表示。会员们不仅仅投入金钱,还有时间、精力和专业意见,而新闻机构需要对其支持者负责。

Splice Beta会议上就会员谜题项目和其研究的主要成果发言时,Goligoski表示,“我们相信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在我们能够将经营激励与用户使用激励相一致的时候才能取得最大的成长。” 

订阅是交换式的,会员制则构建关系

为了更好展示会员制究竟是什么,Goligoski将之与订阅相比较:“我们认为订阅是很实际交换式的 — 我向一家媒体付钱,他们就给我访问他们数码内容的权限和一份杂志。那权限就是我们的关系的核心,起始于此也终结于此……会员制,则依赖于彼此间的关系。”

这种关系有不同的形式。一些机构,比如希腊的内部故事,邀请读者参加采编会议,并鼓励他们参与报道过程。其他的有会员担任速记员,线索搜索员,音频编辑或者查错编辑。一些新闻媒体,比如哥伦比亚的La Silla Vacía,会公开发布他们的财务报告。所有这些都帮助营造了一种传统的、交换式的方法所无法达成的关系。

今天的读者们,更想要独特而有意义的故事,更青睐新闻机构做到透明、可信、公开,这样才能吸引他们。这也就是会员制对于一家新闻机构有益处的原因。

基础在于会员反馈

在东南亚,新叙事(New Naratif)是尝试会员制的新闻机构之一。

“从一开始,我们就是纯粹基于我们的会员的需求运作的,”创始人兼运营总监Thum Pingtjin表示。“我们倾听很多…所以我们的内容,我们的定位,公司的运营思路,我们做的事情,都是由会员反馈引发的。” 

正是这些反馈引领新叙事从数码形式向有声书和印刷版本进军。“我们意识到数码形式将很多人抛在了后面……视障的人,年长的不看手机或电脑的人 — 他们应该也有接触信息的渠道,” Thum说。

这个机构,Thum说是为了东南亚的民主与信息自由的运动,每六个月就会公布他们的财务状况并邀请会员参加会议和贡献真知灼见。作为回报,新叙事提供免费的会籍,或者延续现有会籍几个月乃至一年。

多样化的方法,但并非对人人可行

由于这是一种非常受众中心化、关注背景信息的方式,因此并不存在一种绝对正确的模式。会员制模式可能对于调查新闻机构运作良好,Goligoski说,但是对于生活方式和文化报道的媒体就并不合适。

相较于传统方式,这种模式运行起来也比较困难。“它要求机构更加开放,更多倾听,”Goligoski说。

“这不是一种对人人都可行的模式,但对于那些非常在乎人们在意什么和如何与之互动的新闻机构就很适合… 那些对于这种模式意味着什么的也是如此… 会非常合适,”她分享道。

对于新叙事而言,这个模式与他们的哲学很贴合。“我们赚钱很少,所以节俭经营……但是我们是价值驱动的新闻机构。我们作为一家会员制协会式经营,所以没有股份,我们永远不会卖掉它,也没人会因此发财。所有人都必须要认同这样的价值。否则,我们做它干什么?”